未分類

薄言昔皺眉,想要阻止賀震南繼續說下去。

唐沐晴的面色,倒是沒有因為賀震南說的幾句話,就變得特別的難看。 只是所有所思的,想着賀震南說的那些話。 唇角微微上揚,看着賀震南問道:「可是……既然圈子裏對我的評價這麼差勁,我以為,不論如何你也應該和 […]
未分類

那麼,現在他贏了,為什麼要放過黃玉海。

黃玉海的身軀彷彿都快要被火點燃,怒光閃動,聲音宛若在牙縫裡抽出來,寒氣凌冽,「我的一跪,你,承受得起嗎?」 楚塵目光溫和,平靜回答,「你倒是跪啊。」 張豪憤怒地沖前一步,被黃玉海攔下。 黃玉海與楚塵的 […]
未分類

顏焱昏昏沉沉地應了下來。

直到忽然耳邊聽到熟悉的聲音。 「小姐可是要回了?」 是常桉宰。 顏焱努力睜開眼,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點點頭,「是的,您辛苦了。」 常桉宰站在一側階梯上,手中拿着兩把傘,沒有打開,只是看着顏焱面色平靜, […]
未分類

「皇上睡下了?」

葉子騫沉沉地坐到椅子上,滿臉疲憊地說:「皇上太能逛了,我的腿都快斷了,他才說要回來。大概他也輕了,回來的時候坐的馬車。」 。 夜北梟摟緊了江南曦,眼眸灼灼而又期待地望著她:「曦曦,你可以有一點愛我?」 […]
未分類

「你除啊!」

「我就除!現在就除給你看!」 隔壁那個小姐姐彷彿已經笑夠了,這會轉過頭開,用手撐著腦袋,偷偷地看向這邊。 只見胖丫頭把外套一脫,露出了下面的無袖背心,白色的,就是領導穿的那種款式。 又是一陣艱難的憋笑 […]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