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否則,就沒有人會幫她。

到時候,不僅她女王的寶座要被阿爾奇奪走,甚至,就連她的身體,也會被阿爾奇佔有。 維多利亞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維多利亞幾乎沒有猶豫,就點頭說道:「獄神,我同意你們使用大櫻帝國的軍事設施。」 […]
未分類

嘿嘿,有床就是草頭王!

「竹姐,來嘍!」張凡抱起她,大步走進裡間。 小屋不大,卻是收拾得很整潔。 茶几上,放著相框里,卻是孔茵的玉照。 「這是孔茵剛布置好的卧室。」周韻竹道,「她晚上在這睡!」 張凡一笑,也不說話,輕輕地把她 […]
未分類

蕭珩瞄了一眼奉上的拜帖,「你要去嗎?」

蕭玥想了想問:「堂哥你有空嗎?鄭夫人對我挺好的,我在平郡的時候,她每年都會給我送好些漂亮的衣服首飾。」蕭玥對鄭夫人印象很好。 那年輕男子說自己是龐節度使小舅子的時候,蕭玥第一反應就是這人絕對不是鄭家人 […]
未分類

「冷靜點、冷靜點、冷靜點……」

對著五個膽小的羔羊,連抽了幾十個大耳光。 看著風無常凶神惡煞、手忙腳亂的樣子,那名女老師不敢直視他,擔心他一時興起將她也當場幹掉。 五分鐘之後,世界終於清靜了。 黃小龜捂著臉表示很無辜,自己都沒喊了… […]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