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時候,大廳外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說得好!我就知道網上那些不要臉的事兒不是你這小妮子能做得出來的。」

0

隨着話音響起,身形挺拔步履如風的老者邁了進來。

身後跟着的褚宅傭人,緊張彙報道:「夫人,這人不等通報就自己進來了,非說是來跟秦小姐討債的!」 「將士們,我們有三十萬之眾,我們訓練有素,我們裝備精良,我們戰無不勝。」

知道自己無路可退的炎天正只能硬著頭皮出聲振奮軍音。

「吼,吼,吼!」

「我們戰無不勝,戰無不勝。」

炎天正憑藉其多年在軍中積攢的威望,暫時將大炎重甲將士畏戰的心裡給壓了下去,使他們恢復至了平常狀態。

三十萬名身披重型盔甲,持精鐵重盾或者長戈的大炎精甲,所列之軍陣異常龐大巍峨。

位於其軍陣最前方的是由一萬五千名手持精鐵盾牌的大炎軍士組成的鋼鐵城牆,其後則是手持長戈的大炎戰士。

半盞茶功夫過後,兩萬九千多名雙眼冰冷,戰甲染血的虎賁重騎兵帶著鋪天蓋地的殺起出現在了大炎精甲的戰陣之前。

一場殺戮馬上又要一觸即發了。

白馬銀槍,面容尚有些稚嫩的黃天祥依舊縱馬于軍陣之前。

「你我兩家皆屬人族,現天族已然死絕,我們兩家沒必要爭個魚死網破吧?」

「現在罷兵言和可好?」

炎天正的狂傲是用於那些不如他的人的。

其在那些比他強橫的人面前時,他也會服軟謙虛。

就比如現在。

「呵!」

黃天祥冷冷一笑,而後以手中銀槍指著大地,道:「你看一看你的腳下?」

「嗯?」

炎天正滿臉困惑,但還是暼了一眼腳下。

他的腳下是堅實的大地,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不知道嗎?」

「我告訴你,你所在的地方是我大漢的國土。」

「自你們進入我大漢國土的那一刻開始,你們就只剩兩個選擇了,其一,頑抗到底,其二,跪地乞降。」

黃天祥昂著頭倨傲出聲。

「你們漢國是不是有點欺人太甚了?」

「難道你們覺得我身後的三十萬精甲是泥捏的嗎?」

炎天正的面容陰沉無比,一雙暗紅色的眼睛更是幾欲要噴出火來。

「就是欺你又如何?」

「你身後的那些廢物點心,在我眼裡真就和木雕泥塑差不多。」

永寧星之上所有的人族軍隊(除開本國),在黃天祥眼裡都和廢物差不了多少。

陳國如此,周國如此,這大炎也不會例外的。

「你……你。」

「黃口豎子,狂妄!」

炎天正那暗紅色面容此刻已經有些發黑了。

「廢話少說,要麼打,要麼降。」

黃天祥的耐心已經差不多耗盡了,他已經沒有興趣再陪炎天正扯皮了。

「老夫倒要領教領教你們漢國的鐵騎!」

投降?

炎天正想都沒有想過。

好歹他現在手頭上還有三十萬大炎精甲,他不相信憑這三十萬之眾會被漢國鐵騎輕易擊敗。

「老傢伙,你做了個愚蠢的決定。」

黃天祥搖了搖頭,其面容之上的神情逐漸冰冷肅殺,道:「眾將士,隨我衝殺敵軍!」

「吼,吼,吼!」

聞令過後,所有的虎賁重甲騎兵皆仰天咆哮,其勢宛若江河決口,山嶽崩塌。

隨後,他們皆持著重型帶刺的骨朵縱馬向前方敵軍軍陣猛衝而去。

「踏,踏,踏!」

密集的馬蹄轟鳴之聲宛若一曲波瀾壯闊的戰爭交響樂。

衝鋒途中的虎賁重騎兵,雙眼冰冷而又嗜血,周身煞氣盤旋呼嘯。

直面虎賁鐵騎集群衝鋒的大炎精甲們,個個身形狂顫,面容之上布滿了驚懼和畏縮。

在他們的眼裡,前方衝鋒的不在是虎賁重騎兵了,而是一座正向他們洶洶而來的狂濤駭浪。

少頃,由二萬九千多名虎賁重甲騎兵組成的滔天巨浪重重的拍擊到了大炎精甲所組成的戰陣之上。

「嘭,嘭,嘭!」

結果一如既往,位於大炎軍陣最前方的持盾軍士被虎賁鐵騎衝鋒之時所攜帶的巨大衝擊之力給生生撞的倒飛出去了。

大炎精甲的裝備很不錯,用於防禦重甲騎兵的戰法也對,但他們的人太次了,根本就扛不住虎賁鐵騎的衝鋒。

盾牆被突破過後的大炎軍陣,就宛若是被混混那板磚給掀了前臉(開瓢的意思)。

「死,給我死!」

突入大炎精甲軍陣之內的虎賁重騎兵們,一邊牟足了勁掄動手中骨朵狠砸周遭驚恐萬狀的大炎精甲,一邊駕馭座下烈馬向前繼續衝鋒。

「噗嗤,噗嗤,噗嗤!」

殺戮異常的殘忍血腥,被骨朵砸中的大炎軍士,其軀體會與瞬間分崩離析,鮮血亂竄。

他們的龐大軍陣在虎賁重騎眼裡就宛若是一頭肥碩笨重的豬玀。

「不降就死!」

永遠衝鋒在最前方的黃天祥,右手銀槍,左手銀鐧。

其槍出如猛龍過江,直殺的周遭大炎軍士心膽俱裂,伏屍甚多。

其鐧下如猛虎下山,中者軀體立刻是四分五裂,分崩離析。

位於其周遭的數千名大炎精甲,無有其一合之敵。

「啊,啊,啊!」

就在他所在位置的不遠處,大炎軍士的慘叫聲連綿不絕,分外凄厲。

那是巨靈神廝殺的地方。

比起黃天祥,巨靈神才是最完美的殺戮機器。

宛若巨人一般的軀體,門板似的板斧,揮手間數十萬斤巨力。

「轟,轟,轟!」

巨靈神的板斧每次落下都能讓數百大炎精甲當場去世,血肉無存,大地龜裂。

時間在廝殺中快速流逝。

一個時辰過後,由三十萬名大炎精甲組成的龐大的戰陣被虎賁重騎兵打穿了,但大炎精甲並沒有第一時間崩潰,而是還在咬牙死撐著。

對此,二萬八千多名虎賁重甲騎兵掉頭重新殺入敵陣。

虎賁重騎兵的耐力很強,他們能在一場戰爭中對敵人進行數次,數十次的衝殺,直至敵人崩潰為止。

第二次殺入敵陣的虎賁重騎兵就猶如一把熱刀在切乳酪一般順滑,輕鬆。

「噗嗤,噗嗤,噗嗤!」

為數眾多的大炎軍士屍體鋪滿了他們衝鋒的道路,那沉悶的血肉開裂聲是他們衝鋒之時最好的伴奏。

戰鬥結束在一個半時辰后,大炎精甲在承受了虎賁重騎兵三次衝擊過後,便再也支撐不住崩潰了。

大炎鎮南將軍炎天正戰死於陣中,其也算是全了將軍的名節。 「何來的一日三餐?這日子何嘗不是飢一頓,飽一頓。」老人自嘲的笑了笑,「有時候餓急了,那城南的石頭拿過來,我也會吃一點,還有菩薩廟的黃土,只要餓了,晚上偷偷抓起一把,即使知道那是土,但可以自己騙自己一次,只要能飽,就好,就好……」

菩薩土,樹葉,樹皮,城南的石頭,就連那豬狗都不屑一顧的食物,他也會趁著人少的時候偷偷撿著,就著那周圍流淌著的骯髒湯汁,周圍的蒼蠅和蚊蟲叮咬著他的身體,但食物帶來的愉悅感,是那些疼痛所不及的。

「這……那最近您還記得吃了些什麼嗎?」月蘇沁眼底的心疼似乎再也遮掩不住,她不明白,明明有好的君主,雖然暴虐,脾氣不怎麼正常,但流民的顛沛流離,是她所始料不及的。

「最近……城南的石頭,書皮,城南的樹木也長了新的樹皮,哦,對!昨天有一家酒館剩下的飯菜!雖然撒了一地,但我還是吃飽了。」老人回憶起來還羞澀的笑了笑,空出的右手輕輕撫摸著肚子。

「這……」周圍看熱鬧的人自然不敢相信,城南的石頭又怎會『養活』一個人,而且還是年紀這麼大的古稀老人。

殊不知,有些人嬌縱繁華奢侈的背後,就有一些只能吃著每天倒在地上的剩菜剩飯,就連那糟粕,也會有一群跟這位古稀老人一樣打扮的男女老少所爭搶。

「您……全吃下去啦?!那味道……」月蘇沁似乎哽咽著說出來這句話,眼底的濕潤慢慢掩蓋不住,月蘇沁輕輕擦著臉頰,拚命吸著鼻子,生怕自己的模樣被老人看見。

「吃嘍,吃得乾乾淨淨……姑娘,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說……這,似乎身上所有零件都散了,老咯,老咯……不中用啦了。」老人笑著,眼角有些許淚珠聚集在眼窩。

「那您最疼痛最忍的地方在哪裡?哪裡最疼,最不舒服呢?」月蘇沁微微動容的神情,似乎已經不能支撐她繼續詢問下去。

月蘇沁伸出衣袖,輕輕抹了抹眼淚,再抬頭的時候,月蘇沁滿臉帶著笑意,至少,那笑意帶著溫暖而不生硬。

「腿很疼,年輕的時候喜歡在橋洞下面住下,久而久之,這雙腿慢慢開始走不了路,最近這幾年,待在一個破廟裡,那個菩薩明明很好,寺廟卻很破舊,可惜,可惜……」老人神色帶著些許惋惜。那似乎不再是一個寺廟,而是這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不用給銀子,也不用受盡別人白眼的地方。

「腿……」月蘇沁慢慢蹲下,深呼吸了幾次,顫抖著手緩緩把老人的衣物弄起來,看著老人那腿上污泥都遮掩不住的傷疤,月蘇沁顫抖著手輕輕撫摸著附近稍微完好的地方。

「這兒疼么?這塊兒疼么?其他地方有沒有特別難受的地方?」

「這些都是以前落下的了,早就結痂,不疼了。就是……唉,這大腿附近,很疼,似乎陰雨天就會更疼,疼痛似乎就這麼持續了好久,久到我已經忘記。」老人微微抬腿,給月蘇沁看他腿上的傷疤。

傷疤部位帶著污泥,老人輕輕撫摸著傷疤,動作輕柔,似乎在撫摸一個個過去的記憶。

「陰雨天疼……」自然是受寒,有些地方不知道化膿,結痂了多少次,就連那傷口的範圍都已經擴散,周圍的皮膚上的白色痕迹,自然是那化膿結痂后留下的。

「那其他地方疼么?」月蘇沁輕輕按壓著老人周圍的皮膚,老人的雙腿似乎有些許水腫,一按就是一個大坑,很久很久,那個大坑才能自己緩緩變回去。

自然不會是一條腿水腫,帶著懷疑,月蘇沁把另一條腿也裸露了出來,果不其然,另一條腿按壓了以後,也是一塊塊的小水坑,很久很久都不能變回去。

「胸口經常很疼,就像,就像什麼東西電電擊的一樣,很疼很疼,有的時候好好的,似乎這塊兒,還是一塊好肉。」老人語氣似乎帶著些許輕鬆,但他始終是不輕鬆的,興許是時間帶來的病痛折磨,他已經不期待自己可以恢復了。

「這塊疼么?」月蘇沁站了起來,微微俯身,把右手輕輕按壓在老人的胸腔處,感受著手心裡來自老人的心跳聲,不急不緩,雖然這樣,但月蘇沁似乎覺得,心臟不一定還是完好的,居住橋洞底下,吃著菩薩土,樹葉,城南的石頭,剩菜剩飯,心臟受累,會造成多個地方損傷,血液循環不暢通。

「哎喲……哎喲!」老人痛苦的皺著眉,老人又伸手捂著胸口,似乎胸口有什麼東西堵塞著。

「老人家,您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么?」月蘇沁輕輕扣壓著那名老人的肺部,很明顯沒有肺部雜音,叩擊出來的聲音也沒有其他的異常,起碼,肺部還是好的。

月蘇沁突然鬆了一口氣,城南和城北,到處都是流民,有的是兒童,有的是年歲已高的老人,月蘇沁終究不忍心,但畢竟她一個人只能治療一個人,再怎麼樣,月蘇沁終究還是只能選擇一名救助。

「這……牙齒脫落,牙齦似乎有些腫了,哎喲,還有這手和腿腳,唉!越老越不方便咯……」那名老人微微張嘴,讓月蘇沁盡量看見他那早已爛掉,甚至還剩下一半一半的牙齒。牙齒自然隨著年齡的變化脫落,而老人的口腔畢竟包含過城南的石頭,菩薩土,樹葉和樹皮,口腔甚至有些許的潰爛。

月蘇沁探著頭,看著那名老人口腔里的樣子,牙齒有好幾顆都是只剩下了一半,甚至有些已經脫落,月蘇沁向周圍借了根筷子,輕輕拿筷子搗一搗,牙齒自然跟著筷子走動著。

口腔的問題已經很嚴重了,甚至有些許已經發炎潰爛,看著老人身上的皮膚,自然也是沒有一處完好的,老人笑容帶著些許心酸,自然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怎麼樣,但身體的疲憊不堪和金錢的折磨,終究讓他沒有勇氣踏入醫館半步。

「嗯……」月蘇沁輕輕撫摸著那一道道瘡疤,有的屬於凍傷,有的屬於蚊蟲叮咬抓撓后留下的痕迹,聽著老人的聲音,帶著些許喘息,肺部沒有其他雜音,那隻能是其他地方誘引了肺部,從而造成肺部受累,從而呼吸急促。

月蘇沁走到老人身後,讓老人微微低頭,看著老人後脖子上的富貴包,輕輕用手撥動著,老人似乎有些疼痛難忍,不禁疼的發出聲音。

頸椎已經有了些許偏轉,腰椎估計也有些毛病,恐怕不止腰椎間盤突出這麼簡單,腰椎間盤突出受累膝蓋,老人的腿明顯已經走不動路,自然是膝蓋附近或腰肌勞損導致,再加上橋洞底下屬於陰涼,如果一年四季都睡在下面,或者只有一個涼席,自然是腰椎受到的傷害最大。

「沁沁……要不算了吧……人老了,沒有辦法的……」斯安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月蘇沁,慢慢皺眉。

斯安以為月蘇沁並不會治療,雙手慢慢握緊,心底默默為她打氣,即使他也沒有見識過月蘇沁的醫術,但從剛開始看來,自然是不差分毫的。

月蘇沁自然聽到了斯安的呼喊她名字的聲音,回以斯安一個眼神,斯安似乎有些許的安心,她對著他自信一笑,雖然只是輕輕一笑,但斯安心底的不安慢慢被一點點瓦解。

他不就應該無條件的信任她的么?真的是,這可跟以前記憶里的那個人不太像,那個人無論自己做什麼,都會無條件的支持自己……

「老人家,您的雙膝哪個位置最疼?這兒?還是……這兒?」月蘇沁俯下身子,緩緩按壓著那名老人的膝蓋,一點點試探著。

手先放在膝蓋,這是先檢查膝蓋是否有受損的部位,月蘇沁輕輕摸了摸,並沒有什麼凸出或者凹陷,自然膝蓋沒有什麼問題,膝蓋裡面的問題自然她也檢查不出來。

月蘇沁輕輕把手按壓在右側膝蓋上面,老人瞬間吃痛,微微低頭,想要把腿拿開,卻還是沒有這麼做。

只是默默忍受著疼痛,月蘇沁抬頭,自然看見老人額頭上細密的汗珠,月蘇沁自然明白,這兒是疼痛點,又或者說,這兒附近,甚至其他地方都有疼痛點。「

嘶……這兒,這兒好疼……」老人低頭想要阻止月蘇沁的手,想了片刻,終究還是沒有把月蘇沁的手拿開,而是雙手緊緊握著椅子周身,承受著這痛感。

youmurensheng

家宴這種東西,吃的就是一個氛圍,而很顯然,白家的家宴完全沒有氛圍這種說法,有的只是冰冷,冰冷,還是冰冷。

Previous article

從這件事後,繆父就將浮廣真人當做知己好友,更當做救命恩人,時常都會來看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