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被稱為最偉大的巫師,鄧布利多自然也是一個高超的攝神取念大師,但是他不會去入侵別人的大腦,也不會往別人的飲料中偷着放吐真劑。鄧布利多不屑於做這種沒品的事,他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觀察,去判定一個人有沒有對他說謊。這是過人的才智給他帶來的能力,也是歲月的恩賜。

0

麥格教授也知道這件事,兩年前的密談,鄧布利多就將自己的懷疑告訴了她。這兩年來,艾達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可疑之處,唯一勉強說的上可疑的地方,也就是她那有些不可思議的天賦了。

「教授,我聽說過那場爆炸,但是我自己對那場爆炸一點記憶都沒有。」艾達想了一會兒才說道。她似乎下了什麼決定,又繼續說道:「爆炸的那天,和我遭遇意外是同一天,魔力暴動救了我,但是我卻失去了之後的記憶。」

艾達還是決定儘可能實話實說,對於身上可能存在的不可控力量,她還是有些擔憂的,她不想未來的某天消失的不明不白。而且鄧布利多既然問了自己這件事,那麼鄧布利多一定是掌握了什麼,有了他的推測。

信任從來都是相互的,艾達暫時還需要鄧布利多的庇護,也需要他的信任,那麼艾達就要去保住這份信任。當年的事即使她不說,只要鄧布利多一直查下去,他總會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與其被發現,還不如今天主動說出來,還能留下一個好印象。

「我記得瑪麗夫人說過,你在十歲的時候脾氣收斂了許多,是不是就是這次意外之後的事情。」麥格教授問道,她想起了當初和瑪麗夫人的對話。

「是的,就是從那以後,就好像是一夜之間長大了一樣。」艾達說道,「人總是在經歷了些什麼之後才會長大。」哪些事能說,哪些事打死都不能說,她還是能夠分清的。

關於意外這件事艾達是可以說的,孤兒院裏的孩子很多都知道這件事,艾達總不能將他們全殺了吧?先不說艾達想不想去做,即使她想這麼做,她也要能夠辦到才行,她還不具備那麼大的能量。

至於艾達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以及她身懷系統,這兩件事是絕對不能說的,是艾達無論如何都要帶到棺材裏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還是那句話,她不想被一群瘋子研究。

艾達有沒有撒謊,鄧布利多一眼就能看的出來,在鄧布利多這,艾達就兩個字——青澀,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

在問出這件事之前,鄧布利多確實做了很多的調查,這一點艾達沒有猜錯。鄧布利多的調查和艾達剛剛的話也基本對的上,對於艾達記憶缺失這一點,鄧布利多也不意外。

「所以這場爆炸,有可能是艾達的魔力暴動意外造成的?」麥格教授不確定地問道,她所認識的艾達不是邪惡到骨子裏的人,而且她還遭遇了危險,所以麥格教授更偏向於是一場意外。

鄧布利多點點頭,他認同麥格教授的看法,他說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艾達遇到了足以危及生命的危險,在危急時刻魔力發生了暴動保護了她。但魔力暴動產生的能量太過強大,強大到讓艾達直接失去了意識,無法被控制的魔力意外地引發了那場爆炸。這也是為什麼艾達自身的記憶會出現缺失,因為她根本就沒有這段記憶。」

失去意識、無法被控制,這兩個詞艾達很不喜歡,這意味着危險隨時都在她身邊。如果事實也真如鄧布利多所想的那樣,即使當初那件事和現在的她沒有關係,但艾達仍然覺得自己像是一個雙手沾滿了血腥的劊子手。

「那我身邊的人豈不是很危險?」艾達問道,這是她最擔心的事情,她更害怕身邊的人會因為她而陷入危險之中。

「不必擔心,這種情況在未入學的小巫師身上時有發生,只不過他們無法炸掉半條街而已。」麥格教授輕輕拍著艾達的右手安慰道,「經過系統的學習,小巫師們就能掌握自身的魔力,這種情況也就不會再發生了。要不然,禁林早就被你炸掉了。」

麥格教授說的是艾達一年級被福利帶到禁林的事,那次艾達也是有生命危險的,要不是鄧布利多和她及時趕到,艾達可能就要享年十三歲了。

「沒錯,而且這只是我們的猜想,這件事是否和你有關係還無法確定,小巫師的魔力暴動幾乎不會有這麼大的威力。」鄧布利多接着說道,「要來只巧克力蛙壓壓驚嗎?」

「我曾經還有過另一種懷疑,就是默默然。」鄧布利多放下手中的巧克力蛙,站起身走到窗邊,背對着麥格和艾達說道。

默默然是魔法世界中存在的一種黑暗的魔法力量,它們通常發生在年幼的巫師身上。默默然形成於非常特殊的環境:與魔法使用有相關的創傷,內心憎惡自己的魔法並且有意識地嘗試抑制它。再加上年幼的巫師缺乏引導,無法駕馭和控制自己的力量,因此衍生出了這種黑暗的寄生物。

在古代,巫師沒有隱藏起來的時候,默然者更加常見。而隨着巫師保密措施的完善,默默然已經幾乎見不到了。

艾達年幼的經歷確實符合默默然產生的條件,艾達兩次被棄養都是因為魔法,原身在孤兒院期間也一直痛恨並壓抑著自己的力量。

「這不可能,艾達已經十四歲了,她的天賦確實足夠強大,但是她使用魔法的方式卻和默然者截然不同!」

通常的情況下,默然者的生命幾乎不會活到十歲,只有擁有強大天賦的、具有巨大潛力的小巫師才有可能活的更長,但這種情況比默默然還要罕見。

鄧布利多望着漆黑的夜空,緩緩說道:「是啊,艾達已經十四歲了,而且我從來沒有在她的身上感受到那股邪惡的力量。」他的語氣帶着幾分落寞,似乎想起了某位故人。

鄧布利多仍舊痴痴地望着窗外,麥格教授和艾達都沒有出言安慰,給他一個私人的空間才是最合適的安慰方式。

雖然鄧布利多猜來猜去,猜了個寂寞,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艾達覺得自己多少已經接近些事實的真相了!

原身真的很有可能就是默默然,所以她才能一下子炸掉了半條街。鄧布利多沒能從艾達身上感受到這種力量,那是因為原身已經死在了十歲那年,寄生的默默然自然也隨之消散了。

雖然還缺少證據支持艾達的這種想法,但是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對她不重要,她只要知道自己身上並不存在自己無法控制的力量就好。艾達無需再擔心這種力量了,也不用怕自己會給身邊的人帶來危險,她整個人反而輕鬆了不少。

看了好一會兒窗外的鄧布利多轉過身來,對着麥格教授和艾達說道:「雖然還沒有完全弄清楚,但我想我們離事情的真相已經越來越近了。時間不早了,我也該離開了。」

說完話鄧布利多撤去了他佈下的魔法,病房裏的聲音再度出現在艾達耳邊。鄧布利多在臨出病房前,又對艾達說了一句話,他說:「有機會的話,我想我應該帶你去見見我的一位老朋友……」

7017k接下來小一個月的時間裏,夏天靈沒在做什麼額外其他的事。

除了跟柳二龍商量了一些藍霸學院併入武魂學院之後的細則,以及督促一下武魂殿文化周邊的銷售之外,其餘時間都在單純的修鍊中度過。

在元神的調動下,魂力的總量在飛速增加。

但他高於普通魂師數倍的魂力質量也讓他的進階也變

《斗羅之命運修改系統》第二百八十二章天天摸魚,天斗能不完蛋嘛 走廊上陸銘靠在牆上,微垂著頭,因為喝了酒腦子有點暈,卻不住地回想剛才,李安安毫不猶豫踢自己一腳的畫面。心裏難受之前的安安溫柔乖巧現在怎麼突然變成了這副模樣?

難道時間真的能改變一切?

「陸銘,你怎麼靠在這裏,是不是喝醉了?剛才我就說了少喝點,你不聽,公司的事情會慢慢解決,現在陸伯父和陸伯母不是已經和褚家那邊在接觸嗎?相信很快就會化解兩邊的矛盾,以後公司會繼續合作,慢慢走入正軌」

李心怡溫柔地勸說,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剛公佈和陸銘準備結婚的事,褚氏集團就斷絕和陸氏集團所有合作,現在媒體到處八卦,說她八字和陸銘不和相剋,氣得她狠狠地收拾那些無良的公眾號,但還是被有心人傳到了陸伯父陸伯母耳朵,這兩天陸伯母還婉轉地問起她的生辰八字,說要選一個好日子讓兩人結婚。

其實就是擔心她克陸銘,為了這件事情她氣了好幾天。好在她媽買通算命先生,她才順利度過這關。

但這件事情真的讓她驚出了一身冷汗。

「安安」

陸銘突然無意識喊了一聲。

李心怡猛地抓住手上的名牌包包,差點把自己剛做的指甲掐斷。

「陸銘,你剛才喊我什麼?都過去這麼多年,你心裏還想李安安嗎?明明我們才是青梅竹馬,李安安只是我們家的養女,是後來者,你怎麼能對她的感情超越我呢?我們都要結婚了。你怎麼能這麼傷害我?」

李心怡眼淚落下來,身體顫抖,彷彿受到劇烈的刺激。

一副要暈厥的樣子。

陸銘頓時酒就清醒了,驚慌無措「不是,我最愛的人始終是你」

「可你剛才為什麼喊李安安的名字,如果你心裏沒有她就不會喊」李心怡抓住這點不放。

「沒有,只是突然想到5年前發生了那樣的事,心裏難過,畢竟她也跟我們一起生活了那麼久」

最終陸銘還是沒有把薇薇安可能是李安安的事告訴李欣怡,怕她傷心,在沒有證據前他不會告訴她。

「真的嗎?你沒有騙我,你從來沒有愛過李安安」

陸銘猶豫了一下點頭

「當然我怎麼可能騙你,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是你,你那麼美好善良是我永遠也不想傷害的人」

李心怡動情和陸銘抱在一起。

「是,她永遠在我們心裏,如果有下輩子,我還要和她做姐妹,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送到她手裏,讓她幸福一輩子」

「心怡,你太善良了」

而安安卻讓人失望。

李心怡靠在陸銘的懷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冷笑,李安安去見鬼吧,她永遠也不可能幸福。

餐廳外李安安先上了褚逸辰的跑車,而褚逸辰好像落下了一點東西回去取。

她坐在跑車裏打量著車內的環境,每一處都時尚高端。如果君君在車裏一定高興跳起來,這孩子就是喜歡跑車,不然也不會故意畫這輛車子。

。零點中文網] 「走,我帶你們去升級!」

江龍馱著童童,受傷牽着可兒,興緻勃勃得向面前的大山裏走去。

一路之上,碰見的喪屍逐漸變得多了起來。

江龍來者不拒,但凡見到的喪屍都被他直接收下了。

「看來,即便是芒關大獲全勝,但仍然有着不少喪屍突破進來了。」

江龍想。

他從緋紅那裏了解了不少關口,也知道了這些關口的作用。

最根本的作用就是用來阻攔那些喪屍和異獸。

但每一次的獸潮和屍潮,都會有大量的低級喪屍衝過來,因為前面的關口重點都在攔截大傢伙,沒人管這些低階的。

所以,像東寧基地市等這些位於人類大後方的地區,碰見這些屍潮,也是有能力進行抵抗的。

視野之內的大山,江龍很快就到了。

這座山果然很大。

江龍從地圖上定位出來的通道就在這座山上的一座山洞之中,但是具體位置,還需要他好好找上一找。

於是,江龍把手中新得到的那十幾隻低級喪屍全都派出去尋找洞口了。

這些喪屍雖然級別不高,但是做起找東西這事還是很在行的。

得到了江龍的命令,它們很快就在大山之中尋找起來。

江龍想起緋紅之前給他講到的一些關於基因的信息。

進化者的進化,歸根結底就是基因的進化。

但是在成為王級之前,其實還不算是真正的基因進化。

緋紅說,人體的基因有十把基因鎖。

之所以用鎖來形容,只是為了更方便解讀罷了。

而在身體之中的十把基因鎖並不是鎖住了十個地方,而是層層疊加,意思就是疊加了十層。

覺醒者的覺醒,就是位於最上面的那一把基因鎖出現了漏洞,這也是最初等級的異能的流出。

在成為進化者之後,第一層基因鎖的漏洞會變得更大,隨着等級的提升,隨之而擴大。

等到了十階之後,第一層的基因鎖上就會密密麻麻佈滿漏洞,這些漏洞交錯在一起,使基因鎖出現裂縫,從而變得十分好掙脫,只需要輕輕一碰,基因鎖就會碎裂開來。

從這時開始,才是王級之路。

而後面的就把基因鎖,每開啟一把鎖,就意味着王級之路上更進一步,也是一次實力的飛躍,直到所有基因鎖全部打開掙脫,徹底消息在身體之中。

這時候,也就擁有了全部。

只是,這個全部究竟是什麼,緋紅並沒有說。

「這就找到了!還挺快!」

只是過去了半個小時,江龍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因為,通往地下的正確通道的洞口,已經找到了。

果然還是喪屍多有好處,廣泛撒網,重點捕撈,十幾隻喪屍全部派出去,瞎胡找,也總有一隻能碰上個「死耗子」給叼回來不是嗎!

確實如此,因為這隻喪屍就是機緣巧合掉進了這個洞口,從而傳遞迴來了信息。

山路並不好走,江龍把童童和可兒都收回到了空間之中,隨後就把已經八階的一號放了出來,讓一號拎着一把長刀走在前面開路,就這樣一路走到了那個洞口。

由於樹林很是茂密,把洞口嚴嚴實實遮住了,顯得裏面更是漆黑了。

「幸好之前開出來了一個夜視眼鏡,正好能派上用場。」

江龍把夜視眼鏡從儲物空間中拿了出來,戴了起來。一瞬間,山洞之中的一切就立刻看得一清二楚了。

由於缺乏光線,自然比不上在光線充足的的時候看東西了。

那隻喪屍已經找到了被大石頭擋在後面的地下甬道。只是,這隻喪屍並不能搬得動這塊大石頭,所以一直在前面徘徊。

這時候,一號就是最好的苦力!

江龍把一號派了過去,大石頭被他輕鬆搬開,露出了後面狹窄逼仄,看起來一個人走都很難過的通道。

「這雖然太窄了點,但好在知道正確道路,能不用無休止得鑽還不知道鑽到什麼時候。」

為了地底下那一群又一群的喪屍和端坐在金字塔上方的喪屍女王,江龍決定忍一忍。

於是,他把手下的那些低級喪屍全部都叫了回來,收回到合成空間之後,變成了一隻10級男喪屍。

他指派這隻10級喪屍率先走進通道之中,在前面開路。

江龍把一號收回之後,也隨後鑽了進去。

通道雖然看起來很窄,但是真正鑽進去,並沒有什麼逼仄的感覺,剛進去江龍就發現了周圍的洞壁有着明顯的人工痕迹。

江龍又向裏面走了一會,小路變得可以兩個成年人並排行走了。

這條小路,應該估計是三百年前進入地下的人類,在原有天然形成的通道基礎上進行加工開鑿的,所以比看起來的更寬更高。

由於通道長時間不怎麼有空氣的流動,所以裏面並不好問,潮濕的泥土味很濃,還有着青苔獨有的氣息。

江龍繼續向前走。

就這樣又走了三個小時,依舊沒有來到底部。

「我至少走了有十公里了,如果要算垂直距離的話,我現在所處的位置應該是地下兩公里左右。」

江龍想。

他最先派出去探路的那一隻一階喪屍由於迷路的時間很長,所以沒什麼參考價值。而那隻二階喪屍卻是實打實走了三天還要多的時間,雖然其中一部分時間也是用來迷路了。

小路比江龍想像中的要好走一些,而且從這些人工開鑿的痕迹來看,應該是正確的也會是最安全、最快通向地下的路了吧。

那就算把二階喪屍的時間減半,江龍也要向前走至少十幾個小時才能夠到達。

於是,江龍讓10級男喪屍加快了腳程。

youmurensheng

睡夢中的葉清苒看著漸行漸遠的墨凌霄,想要大聲的呼叫卻發現沒有人能夠聽到她的聲音,只能快步的奔走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手指已經觸碰到墨凌霄的手臂,卻在一瞬間清醒了過來,猛地坐直了身子。

Previous article

張阿姨道:「這件事,我會跟老校長探討一下,徵求一下他的意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