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者是村中的村長,他見比比東三人衣着華貴,不像普通人家,為何要到這偏遠山村覺醒武魂,實在有些不解,但也不在乎太多,畢竟先前介紹那人給了他十個金魂幣,他開心了好幾天,自然不會去在打聽個中的緣由。

0

村長聽得比比東之言,恍然道:「原來是東莉女士,我知道此事,就是這個孩子要覺醒武魂嗎?」

說着指了指唐元。

比比東點頭道:「是的。」

「真是個可愛的孩子,隨我進來吧。」村長道。

唐元看了比比東一眼。

比比東微笑道:「去吧,媽媽在門外等你。」

唐元點了點頭,隨村長一道進了武魂殿之中。

在武魂殿中坐了一會兒,那幾個小孩兒也不再看他,他也不好意思上前打招呼,只得自己坐在椅子上,打量著四周。

未過多時,武魂殿的魂師已經到來,此人剛一走進武魂殿,唐元的目光就被他所吸引,細細地打量着他。

這名魂師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模樣,嘴唇邊蓄了八字鬍,看起啦頗有威嚴,一身白色勁裝,背後是黑色披風,胸前正中心的地方,有一個拳頭大小的「魂」字,這是武魂殿直屬人員的標準裝扮。

魂師的眼中露出淡淡的驕傲,目光掃了四周一眼,似乎見怪不怪,每年這個時候,他都會到黑石村來,為村裏的孩子覺醒武魂,對村裏的孩子,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但當他目光掃到唐元的時候,不可察覺地停頓了一下。

村長與魂師打了聲招呼,魂師不咸不淡地點了點頭,然後打開自己的包裹,從中取出兩種東西,一種是六顆烏黑的圓形石頭,另外一種則是一個閃亮的藍色水晶球。

一切準備結束之後,那名魂師站在前方,淡淡地道:「我叫格羅涅,二十四級戰魂大師,是你們的領路人,今天,將由我來對你們進行武魂覺醒,接下來,排好隊伍,逐一上前進行儀式,記住,一會兒無論發生什麼,千萬不要害怕。」

孩子們聽格羅涅這般說,於是自覺地排好長隊,唐元也排在了隊伍的最後面。

格羅涅將六顆黑色的圓形石頭擺出六角形放在地上,示意第一個孩子站在其中,那個孩子緊張地走上前去。

格羅涅又道:「不用害怕,閉上眼睛仔細感受。」

此話說完,格羅涅攤開右手,周身亮起金色的光芒,在他的右掌心中,一柄騎士劍浮現而出,那柄騎士劍十分普通,就像鐵匠鋪里普通的長劍,通體銀白,劍柄上還有幾道花紋,隨後,兩圈光環從他的腳底下亮起,不斷旋轉,自腳下到頭頂徘徊著,其中一個是白色,另外一個是黃色,十分耀眼。

站在黑色石頭六角之中的孩子,見到格羅涅的武魂和神奇的變化,瞪大雙眼,張大嘴巴,一臉驚奇的表情。

唐元見到這一幕倒沒有太多的感覺,畢竟平日裏在死靈山莊的人經常在修鍊的時候展露自己的武魂,召喚武魂這一幕,唐元見得不少,而且個個都比這個騎士劍武魂要強大的多。

格羅涅繼續道:「這是我的武魂,騎士劍,以後如果你們有機會成為一名魂師,也會與我有着一樣的能力。」

此話說完,孩子們紛紛露出期待的神情,就好像他們已經成為了魂師一樣。

只見格羅涅雙手迅速派出,六道淡淡的金芒注入到地面上那六顆黑色石頭之中,一時間,金芒大放,那六塊石頭中,忽然釋放出一層金蒙蒙的光華,形成一個淡金色的光照,將那個站在六角形中的孩子籠罩在內。

方才還一臉驚訝的孩子,此時神情漸漸平復,有些獃滯地站在那裏。

一個個金色光點從地面上的黑色石頭裏飄出,就好像漫天的螢火蟲,只見這些金色光點緩緩融入這個孩子身體之中。

忽然,這個孩子的身體開始輕微地顫抖著,似乎憋著一股力量要釋放而出。

「伸出右手。」格羅涅這時說道。

那孩子下意識地攤開右手,一時之間,所有的金色光點噴涌而出,那孩子身軀一震,一棵淡藍色的小草便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緩緩飄搖擺動着。

那孩子看着格羅涅,有些不知所措。

格羅涅認識這種小草,叫做藍銀草,大路上隨處可見,於是嘆了口氣,道:「是藍銀草,一種植物系器武魂,除了生命力較為頑強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作用,是廢武魂的標準形態。」

「大、大師,那我還能成為魂師嗎?」那孩子聽到此話,十分失落,怯怯問道。

格羅涅搖了搖頭,道:「基本不可能了,無論怎樣,還是來測測魂力吧。」

那孩子聽到他基本已經沒有希望成為魂師了,鼻子一酸,差點就哭了出來。

格羅涅也不安慰他,這樣的場景他看得太多了,似乎每個人生來都已經註定了自己的成就,就像格羅涅自己,已經人到中年,魂力還只是二十四級,只怕終生也到不了魂尊的級別。

將手中的藍色水晶球放在那孩子面前,格羅涅又道:「將武魂用意念收回體內,下次召喚武魂的時候也用意念召喚出來,然後將右手放在上面。

那孩子試了許久,才將藍銀草收回體內,又依照格羅涅所說,將自己的右手放在水晶球上。

片刻之後,水晶球並沒有什麼變化,格羅涅嘆道:「果然如此,沒有魂力,你不能成為魂師。」

那孩子低下頭,十分失望,嘟著小嘴,很不情願地走到了一旁。

接下來又有五個孩子依次上前進行武魂覺醒,他們的武魂有的是農具,有的是一顆黑色的石頭,有的也是藍銀草。

五個孩子之中,只有一個孩子擁有魂力,一個覺醒了木棍武魂的小男孩,是先天一級魂力,雖然魂力較低,成就不會很高,也許連二十級都不一定能達到,但是令人欣慰的是,他有了成為魂師的資格。

不出意料,格羅涅邀請這個木棍男孩加入武魂殿,男孩驚喜過望,當場就同意了。

而其他四位孩子,很顯然,都沒有魂力,他們已經失去了成為魂師的可能。 大地,死氣騰騰,滿目荒涼,千萬里,一片煉獄之景。

這尊魔神頂天立地,透出掃蕩千秋的無雙霸氣,其眸光平靜,彷彿所有的一切,在他眼中也不過是浮雲。

此刻,他已經看向幽冥皇朝的浩瀚疆域。

雖說神羽皇朝的半壁江山都成為了他的養分,可他氣血並未真的恢復,其戰力,大致恢復到巔峰三成左右。

忽然間,他腦海中像是想起了一些久遠的往事,一些斷斷續續的時光碎片浮現,一眨眼又消失不見。

微微搖頭,方圓萬里內便是天雷滾滾降臨人間的恐怖異象。

「我到底是誰!」活死人怒吼道。

隱蔽所到之處,虛空悍然崩碎,遠方的山脈接二連三的崩塌,場面極其駭人。

只是一聲怒吼,便可震碎神霄強者。

怒吼過後,活死人又恢復至渾渾噩噩的狀態,眸子里,只有吃人的慾望。

嗖…

一陣勁風襲來,吹起了活死人的長發。

傅源來了,再一次看到這人,傅源心裡沒有絲毫的恐懼,他知道,今日大概率會是自己的死期,不過無悔!

活死人也看見了傅源,咧嘴一笑,獠牙森森。

探出手,便抓向了傅源,當即,傅源身後的虛空一片扭曲。

也就在此刻,傅源雙手握住十荒劍,凝神靜氣,一劍豎劈而去。

十二塊界骨之威,伴隨著無窮的天荒劍光一同綻放開來。

轟隆隆!

剎那間天崩地裂,乾坤倒轉。

無匹劍光滌盪世間萬靈,摧毀法則秩序,重新開天闢地!

活死人見狀,頓時透出驚恐神色,一拳轟擊而去,熾烈的拳光破碎天幕,若一輪大日爆裂開來,灑落億萬聖輝。

這一拳畢其功於一役!

滋滋滋……

兩股截然不同的殺力正在相互糾纏激蕩,瀰漫出的肅殺之氣,橫掃方圓數十萬里,一時間,無數城邦要塞,在第一時間崩碎解體。

就連大海盡頭的天空,都儼然成了一副火焰畫卷。

陰陽二氣流淌,衝擊無盡歲月,企圖再塑乾坤。

這還不算完,一股純粹的殺力衝擊向宇宙盡頭,剎那之間,破開一道巨大的缺口,滲出無限星光風暴,衝擊整個大宇宙。

繼而,億萬道璀璨霞光從那道缺口出灑落向無量天地。

戰場上,傅源一劍過後,便沒了第二劍。

活死人一拳過後,也沒了第二拳。

方圓萬里,一片肅殺寂靜,寸草不生。

咔嚓……

活死人仍舊保持出拳姿態,其袖口位置忽然斷裂開來,繼而,一陣清風吹拂而過,這尊活死人灰飛煙滅。

半空中,傅源大口喘息,原本就有元氣之傷,這一劍過後,傅源更是傷上加傷,金宮之地,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口。

索性,十荒劍依舊完好如初,宛若什麼都不曾發生過。

看見這活死人灰飛煙滅后,傅源也是真的吐出一口暢然之氣。

然而異變再一次發生了。

傅源剛剛降臨落地,剛準備調整自身狀態,眼前的虛空再度崩裂開來。

仲景天來了。

傅源大吃一驚道:「你不是在養傷嗎?」

仲景天見此情景,忍不住的猙獰咆哮道:「本以為你必死無疑,沒想到你真的實現了此等壯舉,我神羽皇朝多謝你了!」

「你金宮破碎,我也懶得對你出手,往後你自生自滅,不過這柄凌駕於鳳翅鎦金鎲之上的聖劍,我就笑納了。」

方才那一刻,遠在泰昊之山邊緣之地的仲景天猛然間覺得有戲,這龍族青年的計劃真的要成功,至少此時此刻,仲景天已經感覺到從上界火雲州傳來特有的大道氣息。

接下來毫無疑問,許多停留在神極巔峰的人,將會輕鬆步入神霄境界。

如仲景天這樣的神霄強者,極有可能會突破桎梏,更上一層樓。

不得不說,傅源這一劍,真的是開天闢地,打開新的勢力格局。

仲景天手中還有大量元血精石,這筆賬無論怎麼算,仲景天都是穩賺不賠的那人。

他看著傅源,笑意更濃,眼前的青年,變相替他實現了多年的宏願。

按照原來的計劃,融合大量界骨,升華無量天地,與火雲州對接,將會是一件極其繁瑣的事情,在此過程中,也將大概率死傷無數,獻祭掉無量天地至少一半的生靈。

可眼下,傅源只是一劍,就略去了這麼多麻煩。

可惜的是老祖也這麼死了,不過也所謂了,許多路,仲景天自己去走就是,無論偶然還是必然,總之局勢對他有利。

仲景天探出手,瞬間將十荒劍拿捏在手中。

再度狂笑道:「小兄弟,多謝你了,若往後我可登臨絕巔,我必會讓你名垂青史!」

「我不出手殺你,接下來你自生自滅。」

「其實不怕告訴你,當我看見你的劍后,我就知道你的計劃大概率會成功的。」

傅源心中五味雜陳,眼神充血,恨不得幾拳打死這個狗東西,先是設套,在半路摘桃子,太氣人了!

而且,傅源敏銳的察覺到,距離此地大致三千里地,有一路兵馬正朝著這裡趕來,氣息有些類似於昔日仲魁。

橫豎,傅源都是一死了之。

噗!

五臟六腑一陣狂亂,傅源吐出大量血水。

仲景天再度得意一笑道:「多謝小兄弟了!」

傅源匍匐在地,十荒劍被就此奪走,令他心中恨欲狂。

不同以往,仲景天大概率也是一個體質特殊的主兒,極有可能真的駕馭十荒劍。

那一路兵馬越來越近了。

傅源七竅溢血,調動全部神力,這一次橫渡虛空過後,傅源也不知道自己將會身在何方,總之,就這麼去了……

。 到了靈竅境,熊起掌控雷之靈力已經可以內視。

只見此時,它原本好不容易開闢出的靈竅竟然融為了一體!

『三竅融為一竅?這是怎麼回事?!』

不論是血脈記憶傳承,還是從人類那裡獲得的修鍊知識,都沒有類似事例記載,讓熊起對靈竅的變化頗為驚慌。

因為按它所知修鍊理論,靈竅境每增加一個靈竅,便算是突破一個小境界。

而今它三竅融為一竅,豈不是境界上倒退成了靈竅一階?!

但很快熊起便發現,事情並不像它想的那般糟糕。

三竅雖然融為一竅,可容納的雷之靈力總量卻沒有絲毫減少。

另外,這雷之靈力並沒有填滿融合為一的大靈竅,還空出了約等於一個靈竅的空間。

『也就是說,等我再次將這個大靈竅的雷之靈力修滿,掌控的雷之靈力實際與靈竅四階差不多?』

想到這裡,熊起心中驚慌頓時化作歡喜。

「熊大人?」

一旁花鎣的聲音讓熊起回過神來。

因為熊起是熊,所以方才熊起的神情變化花鎣根本辨認不出來,只以為熊起在發獃。

youmurensheng

畢竟這件事情太大,除了王翦之外,其他人的命格根本扛不住。

Previous article

睡夢中的葉清苒看著漸行漸遠的墨凌霄,想要大聲的呼叫卻發現沒有人能夠聽到她的聲音,只能快步的奔走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手指已經觸碰到墨凌霄的手臂,卻在一瞬間清醒了過來,猛地坐直了身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