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索菲婭明白,父親讓她過去詢問大都督,是表示對華夏大都督的尊重跟禮貌。 東方鈺帶着東方錦離開,留下獨孤鶩和鳳白泠夫妻倆。

0

「早知如此,就不答應龍婆救他了。」

鳳白泠嘀咕道。

東方鈺和獨孤鶩翻臉,獨孤鶩在朝中以後的日子更加艱難了。

作為獨孤鶩眼下的王妃,她的日子也好不到哪裏去。

東方鈺就是個白眼狼。

獨孤鶩若有所思著,看向鳳白泠。

「方才第一碗水,你動了手腳?」

他很了解鳳白泠,若不是她動了手腳,她不會那麼殷勤幫忙滴血認親。

「我動沒動手腳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查清楚,誰要害你。」

鳳白泠搶過獨孤鶩那封信,東方鈺看到那封信就惱火,倒是沒把它拿走。

鳳白泠看了一眼,眸光微閃。

「你認識信上的筆跡?」

獨孤鶩看出鳳白泠神情不對。

信上的筆跡,獨孤鶩可以斷定,不是他認識的人所寫。

「這筆跡,我的確見過,我娘前些日子收到了一封信,就是這人寫的。那是南麝巫家的後人,你什麼時候,得罪巫家的人了?」

鳳白泠已經把那封信給了李慕北,那位自稱是李慕北的未婚妻的女子的筆跡,和這上面一樣。

「我不認識巫家的人。」

獨孤鶩搖頭。

「你若是不認識,對方為何連你和納蘭湮兒的事都那麼清楚?該不會,除了納蘭湮兒之外,你還招惹過巫家的女人?」

鳳白泠撇撇嘴,有些吃味。

「你吃醋了?」

獨孤鶩異眸一閃,從鳳白泠的話語里,他似乎嗅到了些什麼。

「誰吃醋了,我是怕你連累我們,一個納蘭湮兒已經夠讓人費神的了,再來一個巫家。」

鳳白泠不禁頭疼。

東方鈺醒來,納蘭湮兒該安分一些了。

鳳白泠暗道。

「情蠱的事還沒完,萬一巫家的人再動手……」

「她們已經動手了。」

獨孤鶩皺了皺眉,又一聲驚雷,在天空炸開。

震耳欲聾,暴雨如注。

鳳白泠忽覺一陣心驚肉跳。

「有刺客!」

府外,有驚叫聲傳來。

數道黑影,從高牆外躍入。

「你去看着小鯉,別出來。」

獨孤鶩面色冷凝,輪椅一動。

「你要去做什麼?」

「小錦還在花廳。」

獨孤鶩今日一直心緒不寧,隱隱覺得有事發生。

如今看來,是因為今晚的緣故。

對方分明是有備而來。

第一步,先是那封信到了東方鈺的手中,讓東方鈺逼宮獨孤鶩,若是滴血認親,證明東方錦真是獨孤鶩的兒子,今晚獨孤鶩很可能就沒法子走出太子府。

奈何這一步,出了差錯。

對方還準備了第二步,那些刺客殺入太子府。

今晚,幾個皇子都在太子府飲宴。

刺客要殺誰?

最有可能的是大病初癒東方鈺,若是東方鈺和其他皇子有個閃失,那不在席間的獨孤鶩加上那封信,必定成了重要嫌疑對象。

「你小心點。」

鳳白泠看着獨孤鶩離去,叮囑了一句。

獨孤鶩眼眸一深,心中生出異樣之感。

她是在關心他?

這麼多年,身旁,從未有人真正關心他。

「你也小心,若是有意外,你帶小鯉和小錦離開,不要再回楚都。我在其他地方還有一些房產和生意,陸音會交給你們。」

獨孤鶩說罷,輪椅拐過迴廊。

他說的是你們,鳳白泠有些意外。

這個男人……難不成,早就安排好了身後事?

天空電閃雷鳴,鳳白泠抬頭看向天空,心中又是一驚。

今天的雨大的有些不可思議。

那雨水,彷彿給那些草木注入了一種強大的力量。

不僅如此,太子府里的陰森森的。

悉悉索索,樹木草叢間,無數的黑影如蛇影,亂躥。

那些植物……鳳白泠留意到迴廊兩邊,草木在瘋狂的滋生,草木眼看就要將迴廊淹沒。

木之聖印。

鳳白泠心頭一緊。

她快步跑回廂房。

房門被大量的爬藤爬滿了,門根本進不去。

「小鯉?」

鳳白泠暗暗心驚,嘭——

房門一聲巨響,裏面躥出個人影來。

獨孤小錦背着鳳小鯉跑了出來,身上的罡氣這才散去。

「小錦,你怎麼會在這裏?」

鳳白泠又驚又喜。

「母妃,我看你和父皇都不在,東方錦和他父王也不見了蹤影,就來找你們了。」

小錦心中牽掛着小鯉和母妃,就尋了過來,他和小鯉似心有靈犀,沒有人引路,竟也讓他找到了。

「你父王去找你了。外頭有些古怪,我們得先離開這裏。」

鳳白泠驚覺,太子府不宜久留,她打開急救箱,從裏面翻出幾瓶葯。

也就說話的功夫,周圍的植物又瘋長了個一圈。

「母妃,我送你們先出去,我們去找風早叔叔他們。」

獨孤小錦不放心父王,父王腿還未恢復。

母子三人剛到了牆邊,太子府的牆上,嗖嗖嗖,數道黑影襲來。

嗤嗤嗤——

數道水箭射出,將那幾道黑影斬落。

「母妃?」

獨孤小錦愕然。

那水箭,是母妃放出來的。

鳳白泠眨了眨眼睛。

「不只是你,母妃也是有看家本事的。」

清除了牆上的藤條,獨孤小錦背着鳳小鯉上了牆。

「母妃,你也上來。」

獨孤小錦剛說完。

「危險,爹爹快跑。」

獨孤小錦背上,還未醒來的小鯉發出了無意識的哭聲,她嘴裏呢喃著,斷斷續續。

鳳白泠心頭一驚。

「小鯉那個缽呢?」

「留在廂房裏了。」

獨孤小錦當時走的倉促,沒來及帶上那口缽。

「你先帶小鯉回郡主府。去找李慕北,你若是不知道他在哪,就去找公主外婆,把府里發生的事,告訴他。」

鳳白泠鄭重其事叮囑道。

「母妃,你呢?」

youmurensheng

小藝緊緊抓着小望,拉直他,看着小望,壓抑的吼道:「小望,那不是媽媽,媽媽死了!再也不會出現了!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只有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了!媽媽!死了……嗚嗚嗚……」

Previous article

「站住!把話說清楚了再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