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穆農城耷拉着的眼皮子,努力往上撐起來,「葉凜的事,爺爺很抱歉……」

0

穆劍靈聞言,驀地攥了攥手心。

沉默。

……

整個空間內,瀰漫着的是漫天的、彷彿沒有盡頭的沉默。

這是穆農城第多少次在穆劍靈的面前,提及葉凜這兩個字呢?穆劍靈不記得了,但,這確實是他第一次親口說出抱歉兩字,然而……

穆劍靈眉心緊皺,冷笑道:「你對不起的是葉凜,不是我!抱歉兩個字,留着你以後自己親自對他說吧。」

轟——

這句話,彷彿一記驚雷,敲擊在穆農城的心尖,穆農城指尖一抖:「劍靈!」

穆劍靈抬手,打斷他,道:「休要在我面前提他,你我立場不同,也沒有任何的可以交流的話題,結束吧!」

說完!

穆劍靈果決的掛斷電話。

咔嚓~

穆農城望着掛斷的電話,枯槁、無神的眸子,怔怔地望着頭頂雪白的天花板,這是一間研究室的實驗房,也是一間病房,穆農城這輩子在這裏已經呆了很長,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時間久的他都快要忘記具體的時間了……

第一次,穆農城對這裏生出了一絲絲的厭惡之色。

旁邊,有助理機械人輕聲道:「院長,請問您現在需要幫助嗎?」

穆農城擺擺手,道:「不用,18號,你下去吧。」

助理機械人:「是。我一直都在,院長您隨時呼喚我。」

空間里重新恢復安靜,穆農城坐在輪椅上,背靠着椅背,腦袋耷拉着……

1秒。

2秒。

3秒。

……

他一動不動,彷彿如雕塑一般,就連呼吸的起伏也微弱的看不見,整間實驗房,除了一排排的機器、設備、器材……再無活着的生物。

……

另一邊。

穆劍靈掛斷電話后,眉心依舊緊緊皺着,她繞着房間不停的踱步:

1步。

2步。

3步。

……

沉重的腳步聲,從極為規律,逐漸變得凌亂起來……

穆劍靈猛地伸出拳頭,一拳砸了出去!

砰——

霎時間,茶几碎裂成兩半!

滴答~

滴答~

滴答~

……

有鮮紅的血,從穆劍靈的手腕上滴落下來,很快,空氣里飄散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打開房屋清潔系統,穆劍靈滿臉漠然道:「全部清理乾淨。」

很快,家務系統就將一地的狼藉打掃乾淨,系統還發出貼心的提示:「主人,檢測到您受了一點輕傷,需要給您進行包紮嗎?」

穆劍靈擺手,道:「不必。」

家務系統:「好的。」

接着。

穆劍靈道:「打開電視劇頻道,播放《女王我最大》。」

家務系統:「馬上為您播放。」

1秒不到,全息屏幕再次開啟,重新坐下來的穆劍靈,抬起眸子,盯着電視劇里的女主葉露——

葉露飾演的女主,抬腳,邁入禮堂之後,撞見的就是男主與小三一起攜手走向觀眾,接受親戚朋友……的祝福的時候,葉露忽然笑了。

她有一雙漂亮的眸子,笑起來時尤其的好看……

屏幕外,穆劍靈也笑了。

在穆劍靈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她盯着葉露的那雙眼睛,那雙熟悉的,與記憶力相似的眼睛……露出了一個淺淺的,與往日的冷然不同的笑容,是帶着溫度的,暖暖的……

劇情還在繼續。

女主手撕渣男,拳打渣女,一個人掀翻了整個婚禮現場,然後,丟下一句話:「這個男的,我不要了,送給你,祝你們幸福。」

接着。

瀟灑離去。

……

劇情還在繼續,原本每一次看葉露但是,穆劍靈霍地站起來,她的動作非常的突兀,乃至於沙發旁邊的矮凳,也被忽然掀翻了,在她起身之際,無意間帶起的勁風,將茶几上插著一束波斯菊的玻璃花瓶,也給掀翻在地。

咔嚓~

砰!

花瓶轉瞬間摔的四分五裂。

穆劍靈沒有管這些,她有點焦慮的走動了幾步,緊接着,似乎下定了決心,撥通了季柚的聯絡號。

這個時間點,季柚剛從自費訓練室出來,她做了一組體能訓練,整個人累得抬抬手指的力氣也快沒有了,她沒有一點形象的癱軟在地板上,大大的眼睛瞪着天花板……

地板上,小金龍抱着一根牛肉乾,啃的十分開心,一邊啃,一邊嘲諷季柚:「女人,你就這麼點能耐?才幾分鐘,你就不行了?」

「不行?」

「機甲!我警告你,永遠也不能對你的主人說這兩個字,否則你會後悔給自己裝了發聲系統。」季柚咬了咬牙,正想一躍而起給那個吃自己的喝自己的還嫌棄自己的小機甲一點好看,忽然就聽見了自己的聯絡號在響。季柚接起電話之前,一巴掌朝着小金龍拍了過去!

嗖——

勁風閃過,小金龍沒躲閃,反而急急忙忙把手裏的牛肉乾給護住,但!

太快了!

季柚的手,就跟做賊的似的,防不勝防,眨眼間的功夫,牛肉乾就不翼而飛。

小金龍:「……不!我……我的牛肉乾……」

將牛肉乾塞進嘴裏,砸吧幾下,裹上口水,季柚接起電話,笑眯眯道:「老師……您找我呀?這大晚上的,給我送糖丸不太好吧?」

穆劍靈:「……」

穆劍靈微不可見的呼出一口氣,冷聲道:「我問你一個問題。」

季柚趕緊收起嬉皮笑臉,正色道:「老師,您請問。」

穆劍靈道:「如果有人千方百計想要抓住你,你要怎麼辦?」

「……」季柚張張嘴:「跑?」

穆劍靈斜她:「對方人脈甚廣,只要你還活在人類世界,還在八大星系,都逃不出他的眼線之外,你能跑多快?」

「……」季柚心尖一顫,略有些猶豫:「那……我想辦法躲起來?」

穆劍靈對這個回答,顯然不屑於顧。

然後。

穆劍靈再道:「那如果我說,有人一定要你的命,你要怎麼辦?」

季柚一驚:「哈???」

季柚幾乎是一跳而起:「這樣了還怎麼辦?當然是殺過去!老子的命,是老子自己的,誰要是敢來,我殺他個片甲不留!」 趙勇感覺到了她的不開心,忙追出去。

「文樺媳婦,謝謝你,真是謝謝你了,我這裡有二兩銀子,要不你先拿著,不夠的,我再湊。」

倒是一個實誠的人。

宮玉瞥了瞥他手裡的銀子,「你媳婦的身體還得要花不少錢才能調理過來,你這點錢就先留著給她調理吧!我這裡不急。」

看宮玉如此善解人意,趙勇心中又是感激。

夏文樺打了一個哈欠,「好了沒有?困死我了,能走了嗎?」

再磨蹭下去都半夜了。

他倒是什麼忙都幫不上,可自家媳婦在人家呆著,他人不在,傳出去也不好聽。

趙勇如此麻煩幾人,都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表達出自己心中萬分之一的感激了。

月色下,他眼中都泛著淚光。

夏文樺與他的交情不錯,安撫他幾句,便與宮玉和夏文桃走人。

「二嫂,你真厲害,什麼都懂……」

一路上,夏文桃都在興奮地誇讚宮玉。

見識了宮玉的能力,她對宮玉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倒是有許多疑惑,可是夏文樺在旁邊,她也不好意思問出來。

三人不多時回到家裡,看周氏的屋裡還點著油燈,夏文桃就蹦蹦跳跳地跑過去,「娘還在等著我睡覺呢!我先去了。」

都這時候了,她可沒那麼講究的去洗漱。

宮玉挺累的,進屋去,把藥箱往衣柜上一放,也是想睡覺。

夏文樺去廚房洗了一個腳,回屋時,就見宮玉正在脫衣服。

今晚沒先上床去,他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

屋內漆黑,宮玉察覺到他杵在自己的背後不動,解釋道:「我衣服上有血腥味,所以我才想要脫掉。」

「哦!」夏文樺不自然地應。

宮玉脫了后,穿著裡衣盤腿坐到床尾,「你睡吧!不用管我。」

「你不睡?」夏文樺驚奇地問。

「嗯?」宮玉聽他聲音有異,還挺奇怪的。

夏文樺忙解釋道:「我是說你昨晚沒睡,今晚再不睡的話,會撐不住的。」

「還好。」宮玉的情緒淡淡的。

知道夏文樺對自己沒有感情,她現在睡覺都想盡量地與夏文樺保持距離了。

「要不你睡吧!我坐著就行。」

「你明天沒事嗎?」

聽宮玉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夏文樺愣了愣才回答道:「今天去府衙辦了手續后,我跟趙小舟談起建房子的事,他說他舅舅高仁義經常給人包工建房,所以他明天領我去平柳村找他舅舅問問看他舅舅是否有空。」

「高仁義?」宮玉凝神想了想,便想起來了,上一世給她建房的就是高仁義。

高仁義做事實在,把房子包給他倒是能夠放心。

只是,此時的高仁義脖子下應該吊著一大坨肉瘤吧!

宮玉道:「他如果拒絕了,也想辦法請他到家裡來。」

「為何?」夏文樺對宮玉說的話總是有許多疑惑。

宮玉莫測高深地一笑,「我如果告訴你,我活了兩世了,好些事兒都是知道的,你信嗎?」

youmurensheng

秦風重重抱拳,對艾力達一家人充滿了感激。

Previous article

男人膝下有黃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