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睡夢中的葉清苒看著漸行漸遠的墨凌霄,想要大聲的呼叫卻發現沒有人能夠聽到她的聲音,只能快步的奔走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手指已經觸碰到墨凌霄的手臂,卻在一瞬間清醒了過來,猛地坐直了身子。

0

「做噩夢了?」一旁一直等待著的墨凌霄關切的開口詢問了起來,葉清苒臉上的表情有些詫異,但下一秒轉眼看到墨凌霄疲倦的神情,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用力的捶打著墨凌霄的胸口說了起來:「我以為你不要我了,為什麼要騙我公司出事了?」

沒有想到會是眼前的這種情性,墨凌霄有些慌亂的將一直拿在手裡的文件扔在了一旁,再一次將葉清苒抱進了懷裡,手掌不斷的撫摸著葉清苒的後背說了起來:「我永遠不會離開你的。」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了,葉清苒的情緒也變得安靜了下來,有些依依不捨的離開墨凌霄的懷抱,餘光注意到被扔在地上的文件開口詢問了起來:「那是什麼?」

墨凌霄一副瞭然的樣子,微微欠身拿到了手裡,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直挺挺的遞到了葉清苒的面前:「你自己看吧。」

葉清苒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但大大腦趨勢著她接了過來,標題上的文字就讓她產生了一絲的詫異,忍不住開口說了起來:「股份轉讓協議?」有些明白了過去,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翻看了起來,兩個人得名字是那樣的顯眼。

視線轉向墨凌霄堅定等待眼神,語氣里有些顫抖的感覺:「這是什麼意思?」深夜之中,墨凌霄有些想到了葉清苒會有這樣的反應,變得認真的說了起來:「這是我給你的保障,如果我真的出事了…」話還沒有說完,葉清苒就猛地抬起手臂堵住了墨凌霄的嘴巴。

。 高峰並沒有察覺到兩女的心思變化,事後只是簡單安慰了一下兩女,等吃完飯後陪了黎嫦一會,就徑直回到了慶林酒廠。

畢竟既然已經得知崔鶴和林德許已經準備動手,那麼他自然也得提前做好準備。

當天晚上。

高峰迴來后就直接找到了在廠里值班的王軍,讓他替自己去找文波。

王軍雖然疑惑,為什麼高峰大晚上的要找文波,但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詢問,就直接騎着自行車離開了酒廠。

很顯然。

他心中很清楚,既然高峰這麼說,那麼自然就肯定有他的用意。

等王軍離開后,王軍才不由感慨,這個年代還真是不方便。

日後僅僅一個電話就能搞定的事,如今這個年代卻還得專門安排人去做,跑斷腿不說,還特別的浪費時間。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這年代安裝固定電話的費用,一般人都承受不起,哪怕是他這種辦企業的人,也只是為了聯絡合作方便,這才咬牙在酒廠和酣縣的門店各自安裝了一部。

至於移動手機什麼的就更不用說了,雖說如今也已經推出了大哥大系列,但別說高峰這種人物了,就算是夏清、黎嫦這種人物都用不起,隨身撐死也就帶個BB機。

唯有那種真正的大佬,才能用得起手機這種東西,高峰那就更不要想了。

哎!

無奈的嘆息一聲,高峰也就懶得在思考這種事。

畢竟這屬於時代的局限性,他對此也沒有什麼辦法,想真正用起手機這種東西,最起碼也得在等四五年,等真正進入1995年以後,至於現在的話,若是慶林酒廠接下來發展不錯的話,他倒是可以考慮給主要人員每人配備一個BB機。

現在趁著文波沒來,高峰反而就這麼一邊抽著煙,一邊靜靜的思考。

面對接下來的這種局面,別看他之前在黎嫦和夏清的面前鎮定自若,但實際上那基本全都屬於裝的。

他心裏實際上也沒譜。

只不過在自家女朋友和夏清面前,他不願意暴露自己不行罷了。

畢竟若這麼點小事,都需要黎嫦替自己出手的話,那自己還有什麼資格去追求黎嫦?

軟飯這種東西,高峰可沒有想過去吃。

時間慢慢流逝,大概半個小時左右,文波才急匆匆的趕到高峰辦公室。

他的臉色也十分嚴肅,連忙開口詢問:「峰哥什麼情況,是出什麼急事了嗎?」

此時的他眉心緊促,眼神中帶着一縷縷精芒。

文波心中很清楚,若沒有特殊急事的話,高峰不可能這麼着急的將他叫過來。

既然現在他這麼做了,那自然代表肯定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而高峰在看到文波后,倒是也沒有猶豫,直接開口:「根據可靠情報,崔鶴已經和林德許聯合起來了,他們的最終目標就是咱們酒廠。」

「對方已經動起來了,咱們也不能被動等著挨刀。」

「具體怎麼做,你現在有方案沒有?」

嘶!

聽到這句話,文波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雖說他心中也很清楚,崔鶴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但卻沒想到他的動作竟然會這麼快。

前腳陳彪剛被抓緊去,他這後腳就又準備好新的招數了。

不得不說留給他們的時間還真不多,只不過因為高峰比較精明,早就判斷出崔鶴不會放過慶林酒廠,所以他們還算是稍微有點準備,現在雖說着急但卻也不會太過忙慌。

但對方畢竟是個大市裏邊的大老闆,所以文波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怎麼做合適。

畢竟他雖說和陳彪一起混過社會,心中清楚安靠耍賴糾纏,對一般人還算有效果,但對於像崔鶴這個級別的大佬而言,卻簡直就是個笑話。

所以一時間,他還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沉吟片刻,文波搖頭。

哎!

嘆息一聲后,文波才開口說道:「這件事我還真沒什麼好的處理方案,還是峰哥你先開口說一下吧。」

伴隨着文波的開口,高峰倒是也沒有廢話。

稍微醞釀了一下情緒,高峰就緩緩開口:「暫時先別管崔鶴了,按照我的想法,咱們還是先將林德許這個混賬滅掉吧。」

「咱們這段時間,也算收集了一些林德許的黑料,將這些東西全都散播出去吧,最好在順便誇張一些,讓人提起林德許就恨不得咬牙切齒。」

「溫水煮青蛙,慢慢朝林德許往死里整。」

「不過切記千萬別一棍子打死,只要讓他那酒廠半死不活、記得別真一下子就將林德許搞破產。」

文波聞言一臉疑惑。

他還真算是有點搞不明白,高峰這麼安排到底有什麼深意?

像林德許這種混蛋,直接一下子敲死也就算了,搞這麼複雜有什麼用?

文波還算知恥下問,既然不懂那就不會裝懂。

「峰哥,能說說原因嗎?」文波疑惑開口。

對此高峰笑了笑:「若一下子將林德許打死,那崔鶴並不會損失什麼,等他在找到替罪羊,咱們依舊還得面臨各種危機。」

「只要千日抓賊,哪有千日防賊的緣故?」

「還不如直接別弄死林德許,反而讓崔鶴有一種林德許快成功,但就差最後一哆嗦的假象,這樣才能真正讓崔鶴徹底狠下心,不論是給林德許投錢,還是其它方面的幫助。」

「只要崔鶴動了,那麼咱們就能趁這個機會,直接想辦法將崔鶴拉下水。」

「崔鶴這種隱藏在暗處的太噁心了,所以就算找不到缺點,也得想辦法給他製造出一個缺點來。」

「毒蛇隱藏起來才可怕,真正暴露出來反而沒什麼,一棍子打死也就是了。」

嘶!

聽完高峰的解釋,文波臉色微變。

他的確沒有想到自家老闆的腦袋就是好使,根本不管崔鶴的真正想法,反正用一切方法,先把你給拉下水在說。

這手段厲害,文波喜歡。

也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文波連忙點頭,隨後笑道:「好的峰哥,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今天晚上我整理下行動方案,明天就正式對林德許動手!」「天黑請閉眼。」

大家齊刷刷地跟著黎甜柒的指令閉上眼睛。

「狼人請睜眼。」

黎甜柒好奇地掃著眾人,想看看誰是狼人。

庄堯睜開了眼睛。

「狼人請選擇你今晚要殺的對象。」

庄堯指了指陸戰奕。

「好,狼人請閉眼。」

庄堯閉上了眼睛。

《軟萌團寵她又作妖了》第一百五十四章爭辯 鄭姿走過來注意到遠處的黑煙,她站在庄塵的身旁側著頭滿臉疑惑地看著他。

「按道理來說,現在的人類都被上面的人集中在安全區,怎麼會在如此偏僻的地方有濃煙出現?」

聽到鄭姿的疑惑,庄塵的心中自然是明白的。

「末世之中有如此多的事情發生,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對於這個……」

庄塵在心中低低的呢喃著,有著猶豫的看著眼前的黑煙。

他站在原地躊躇著,不知是否該前去查看?

「既然我們遇見了也是一個緣分,不如我們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庄塵沒有開口說離開這裡,鄭姿雀躍的對他說著。

庄塵看著她的臉上閃耀著一抹希冀,最終還是打消心中的糾結。

他把面前的老爺車收進隨身空間,帶著鄭姿踏著步子往遠處走去。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一定要躲在我的身後,保護好自己。」

「嗯。」

庄塵擔憂的看著她往前面走,不由得加快了步子走到她的身邊,凝重的對她囑咐著。

鄭姿的臉上有著一愣,心中有著一股暖流竄著。

她低垂著腦袋,溫柔的應著庄塵的話語。

他們兩個很快就來到了,距離工廠三百米的荒廢屋子。

庄塵跟鄭姿躲在被損壞的牆壁後面,悄悄的探出腦袋看著遠處的情況。

遠處是一個廢棄的倉庫,他的面積足足有五六百平米。

還有著不少車輛來回進出工廠,牆壁的表面寫著是亂七八糟的油漆。

甚至工廠暴露在空氣中的建築,有著明顯的被腐蝕的跡象。

從煙囪冒出的黑霧,似乎因為裡面的火勢不斷加大。

而黑煙也在大肆的飄在半空中,周邊的環境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由於四周並沒有老百姓的居住,所以他們的行為有著大大的猖獗。

天空上方是黑壓壓的雲層,氣氛沉重的壓在人的心頭像是喘不過氣般。

「眼看這個架勢應該是要下場大雨。」

庄塵抬頭看向天空,他低聲的猜測道。

「啪啪……」

他話音剛落沒一會兒,天空上面就落下豆大的雨滴。

大顆大顆的雨落在房頂上,響起的聲音猶如打架子鼓一般。

眼看這個破敗的房頂居然漏水。

他們兩個人叫苦不迭的,在房間裡面尋找著鍋碗瓢盆,放在下面接著。

為了避免將身上的衣服打濕,只能兩個人縮在角落裡面。

鄭姿感覺到庄塵身上溫暖的氣息,她的臉色不自覺的羞紅起來。

鼓足勇氣看著他的側臉與刀削般的下頜,不由得春心萌動起來。

在他將頭轉過來之時,鄭姿迅速的低垂著腦袋,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這應該是他們污染環境后製造出來的酸雨,所以才擁有腐蝕的作用。」

「啊……是吧。」

鄭姿心不在焉的回答著他的話語,然後順著庄塵的目光看向遠處的鐵盆。

在它的表面已經出現一點點被腐蝕的跡象。

眼前的這個大雨瀰漫著一股奇怪的味道,不像是正常的雨水。

「這件事情我不得不插手,如果再任由他們這樣污染環境,那將會給末世帶來更大的困擾。」

庄塵不斷的環視著四周的擺設,看著它們身上產生出的細節。

他拽緊自己的拳頭誓要將這群人給除掉。

youmurensheng

老者是村中的村長,他見比比東三人衣着華貴,不像普通人家,為何要到這偏遠山村覺醒武魂,實在有些不解,但也不在乎太多,畢竟先前介紹那人給了他十個金魂幣,他開心了好幾天,自然不會去在打聽個中的緣由。

Previous article

被稱為最偉大的巫師,鄧布利多自然也是一個高超的攝神取念大師,但是他不會去入侵別人的大腦,也不會往別人的飲料中偷着放吐真劑。鄧布利多不屑於做這種沒品的事,他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觀察,去判定一個人有沒有對他說謊。這是過人的才智給他帶來的能力,也是歲月的恩賜。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