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這件事情太大,除了王翦之外,其他人的命格根本扛不住。

0

望著喜離開,王翦轉頭朝著子都,道:「子都,將公羊郡守以及白寒衣找來,讓他們立即前來官驛之中。」

「諾。」

王翦出手了。

很顯然,這一次王翦已經決定收尾。

經過與喜的一番談話,他對於心中的想法更加的堅定,他心裡清楚,既然來了,就不能辜負自己,辜負了初心。

「公羊群,白寒衣見過武成候!」

這一刻的兩個人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他們自然是清楚大秦軍事法庭,已經將涉案罪犯徹底查清楚了,只不過在等眼前這位的決定。

而此刻,大清早他們被王翦召見,十有八九便是王翦心中有了決定。

這件事關係到了他們,在這個時候,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兩位不必多禮!」

一揮手,王翦示意兩人落座,然後語氣幽幽,道:「老夫有幾件事需要兩位的協助,不知兩位可否?」

「請武成候吩咐,我等絕不推辭!」

公羊群與白寒衣對視一眼,連忙做出了表態,他們都清楚,這不過是王翦的涵養罷了,就算是不通知他們,同樣可以下令整個郡守府官署。

一念至此,公羊群對著王翦肅然一躬,心知肚明,道:「敢問武成候,可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么?」

。《[綜]超級影后》221chapter 咚!!!

強大的半神聖武士漢內斯被隨意丟棄在地上,那幾乎從腰桿部位折斷扭曲成一段的身軀,意味着對方即便身為半神,體質強悍生命力頑強,在這樣的傷勢重創下,也基本沒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那一顆軟嗒嗒吊在脖子上的腦袋上,漢內斯的一雙虎目至死都沒有閉上,怒視着前方拿到彷彿不可戰勝的橘紅色肌膚的魔鬼大公。

另一邊,手持聖物春之心的大祭司亞耶奮力壓榨着他所遇不多的法力、精神力,將一道道神術或是加持在自己身上,或是化作大威力的法術,轟向眼前的對手。

只可惜,他們所面對的,是一位足可匹敵神祗的魔鬼大公,兩位半神帶着三百多神殿祭司、聖武士們奮戰兩三個魔法時,卻只不過是讓摩洛克身上多了些傷勢,耗費些深淵之力而已。

彷彿一團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讓站立着一片廢墟中、橘紅色肌膚的摩洛克看起來格外的兇悍與強大,周圍牆壁間、廢墟中,到處都是血水、肉沫的痕迹,那些都是曾經的春之神殿英勇無畏、忠誠無比的祭祀、聖武士。

噼!!!

咚!!

無視了亞耶身上那幾道5-6階神術的法術護盾,摩洛克那一條花費了無數珍貴資源打造的半神器『撕裂之尾』長鞭直接卷在了亞耶的身體上,然後他隨手一拉一帶,亞耶整個人便狠狠砸向了地面。

亞耶手中春之心散發出來的綠色神光已然暗淡,緩緩滋潤着亞耶身體內的沉重傷勢,要不是有這麼個神器存在,他早已經赴了漢內斯的後塵。掙扎著從深深的地面爬起,亞耶正要鼓起最後一份力量,以自爆的形式向春之女神展現他的忠誠時,一道黑暗籠罩住亞耶的頭頂,摩洛克那巨大如小山的身軀,就這麼狠狠壓了下來,再然後亞耶便沒有了任何的動靜。

「把這些傢伙屍首給帶回去,可不能浪費了!!」

摩洛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兩個半神的實力不差,又有着春之神殿數千年積攢的珍貴捲軸、材料輔佐,讓摩洛克直到現在才結束戰鬥,這在摩洛克看來,多少有些挫敗的,

泄憤地在兩具失去生命跡象的屍體上狠狠踢了幾腳,收拾起對方身上的戰利品后,摩洛克這才發話,指著這片早沒有完整模樣的神殿殘骸,吩咐周圍肅穆包圍神殿的魔鬼軍隊統領。

「是,公爵大人!」

一名雄壯的同族煉魔統領費奧多爾面無表情地回應,然後揮手示意下一隊魔鬼士兵便下場開始收拾戰場。

「軍團都集結好了嗎?」

「是的。」

「很好,發出攻擊指令,目標西方的獅心王國!!」

「明白!!」

訓練有素的三十萬魔鬼大軍,剛剛完成集結,便聽到了自上而下傳來的攻擊指令,沒有任何猶豫,魔鬼軍團中的士兵們彷彿一個整體一樣,保持着完整的軍陣,沿着西面那還有惡魔殘存的陣地開始推進,眼神中沒有任何的波動。

惡魔與魔鬼間,好像是有默契一般,在深淵中他們廝殺血戰了無數萬年,但是到了物質界以後,兩支軍團的首領紛紛繞開了對方的主力所在,彼此朝着相反的方向挺進。

天空俯瞰地面上,魔鬼軍團方陣整齊如一,看似緩慢實際很是迅速地朝着獅心王國陣地前行,沿途首先倒霉的,還是那群來不及聽從統領調遣,已然無所事事在原有陣地上偷懶發瘋的惡魔散兵。

個體實力,惡魔跟魔鬼之間差距有限,但是當成軍團的大規模戰鬥打響,那麼同等數量的惡魔,便基本不是魔鬼軍團的對手,除了惡魔軍隊中少數精銳軍團。

無人能擋魔鬼軍團推進的步伐,短短6天時間之後,魔鬼的軍團便直接撞在了獅心王國東線的布盧堡前沿堡壘。

人類聯軍早在明溪城中地獄之門召喚出魔鬼公爵摩洛克之時,便已經從他們各自神祗的神諭中,獲知了魔鬼出現在費曼世界的消息,也在第一時間做好了防禦魔鬼軍團攻擊的準備。

「列陣!!!」

人類軍團,向來是以紀律嚴明、訓練有素而著稱,在其他幾個文明中的軍隊戰士素質普遍較高的情況下,人類軍團戰士人均實力甚至還達不到7級的標準,大多只能維持5級左右實力,卻能稱霸希倫大陸,成為4大文明中最強大的那個,靠的便是他們的數量與紀律,以及出眾的軍械與戰略。

布盧堡外數十里防線中,數十萬大軍嚴陣以待,靜靜矗立在陰雲之下,直面著前方那一個個烏黑沉默的魔鬼軍團方陣。

「攻擊!!!」

「我要在天黑之前,看到我的勇士站在前方城堡的城牆上!!」

面對人類軍隊那多如牛毛的軍隊數量,摩洛克眼神輕蔑而充滿自信,用他強大的力量支撐,發出恢宏的攻擊號令。隨着摩洛克的號令聲落下,魔鬼軍團的一個個方陣戰士,便開始發起了兇猛的衝鋒姿態。

沒有一頭魔鬼在衝鋒中掉隊,哪怕他們的步伐已經加速到一定的程度,都依然保持着大致完整的陣型;沒有一點嘈雜的聲音,除了那有節奏地、稍稍有些混亂的奔跑步伐外,沒有一頭魔鬼發出怒吼或者喧嘩。

布盧堡城頭上,人類聯軍前鋒將軍,晨曦之國的阿克曼.威爾遜將軍眺望前方的敵人,眼神中肅穆而偶有幾團陰雲浮現,一如此時天空中的景象。

魔鬼出現太過突兀了,獅心王國陣地防禦的主體,更多是以惡魔為參照物,雖然他們這些將領都清楚,此時的惡魔與他們還算是合作關係,可是早晚某一個時刻惡魔會對他們人類展開攻擊,或者說他們人類會向惡魔發起反撲。

面對惡魔,想阿克曼這樣的人類將領雖然忌憚,可是卻也有着很大的信心,能以手中的兵力,抵擋住惡魔的攻勢。但是在換成了魔鬼軍團之後,阿克曼反而沒有了這麼強的信念,雖然此時的魔鬼軍團總兵力,或許跟半個月前住房獅心王國一線的惡魔大軍相差不大。

「攻城弩!!!準備!!!」

「投石車!!!」

「發射!!!」

本就陰沉的天空中,突然多了一群異物,漫天的飛石、飛矢在強大器械的幫助下,劃破空氣帶起陣陣驚悚的嘶鳴,砸向了前方第一批的魔鬼軍團。

「滾!!!!」

半空中,一座座小山一樣的身影出現,十幾頭強大的深獄煉魔傳奇級強者,突兀地出現在了魔鬼軍團方陣前方,擋住了絕大多數得飛石飛矢攻擊。威力強勁的投石飛矢,在傳奇級強者面前,甚至無法做到破防,尤其是最前方那頭手持一條長鞭,威武雄壯持空而立的地獄公爵摩洛克,更是沒有一顆投石、弩箭能夠近他的身。

摩洛克只是一聲爆喝,強大的能量化作音波在身前掀起一陣空氣巨浪,將迎面激射二來無數投石與飛矢直接攔下,然後以更快的速度反射回去,落在了布盧堡周圍的人類軍團方陣當中,引來一陣陣驚呼與哀嚎。

少數的飛石落在了魔鬼軍團中,不少倒霉的魔鬼當頭栽倒下去,就此湮沒在後方魔鬼毫不遲疑地步伐下。

「嗖!!」

摩洛克沒有身為強者的自覺,在擋住了前方的第一撥遠程攻擊后,直接凌空飛射向前方的人類陣地,準備親自動手剷除掉對魔鬼軍團威脅最大的攻城弩、投石機一類煉金物品。

「摩洛克,你這頭腐臭的傢伙不好好在地獄里待着,跑到我費曼世界來湊什麼熱鬧,難倒是想不開來找死的嗎?」

「正好,我還沒有一頭魔鬼公爵級強者的屍體作為收藏,今天就拿你來充數!!」

一道冰霜震擊直接砸在了摩洛克飛行路線的前方,只有空氣的天空中因為這一道威力強大的法術,數十米方圓直接出現些微的白霧,摩洛克高大的身體只是與這一區域稍稍碰觸一下,碰觸的腳掌位置便開始便往身體蔓延開一粒粒冰晶。

摩洛克身體一震,憑空有一道火焰護盾上下左右環繞,將他牢牢護住的同時,也將那一道冰霜震擊的冰凍效果給驅逐走。

「嘖嘖嘖,我還說人類當中都是群膽小鬼呢,看來還是有不怕死的臭蟲嘛!!」

摩洛克呲笑一聲,眼前百多米外突然出現的人類法師身影,濃烈的魔法波動環繞在對方身上,同時一道閃耀眼目的法術,正在緩緩成型,目標豁然便是摩洛克本人。

雖然明知道對方的言語,只是想要激怒自己,讓自己轉變攻擊方向,但是摩洛克仍斷然放棄了之前打算,轉頭一鞭遠遠便甩向了前方的人類法師。長鞭的鞭體無限蔓延,直到接近了人類法師的身影所在位置,鞭影化作毒蛇席捲向人類法師。

噗!

人類法師的身影毫不受力,在摩洛克長鞭一絞下當場化作了泡影,但是他那法杖前的法術卻是真實存在一般,徑直射向了摩洛克。

轟!!

半片天空被電蛇籠罩,閃電沿着空氣向四周擴散,許多電蛇落向地面,同時給衝鋒的無數魔鬼帶來了裁決之光,紛紛在胃裏強大的閃電俠化作了飛灰、焦屍。作為傳奇法術雷霆之怒攻擊主體的摩洛克,更是承受了法術絕大部分的威力,龐大身軀直接被法術給淹沒,完全看不到絲毫蹤跡,直到2-3個呼吸之後他才狼狽地從無邊電芒中脫身出來,那一身紅色鎖甲上多了無數的黑灰,橘紅色的身體上更是多出幾分烏黑與焦臭。

「桀桀桀,人類的臭蟲,你是真的激怒了我!!」

摩洛克身影消失在天空中時,話音都還沒有落下,再出現時已經是數百米外人類半神法師愛德華的眼前。

唰!!!

鞭影翻騰,冰屑四濺,兩位強者在天空不斷變換著身影,同時一道道強大的法術、鞭招籠罩天空,餘威不斷洗刷着地面上已經接上手的雙方戰士軍團,給雙方戰士帶來諸多的麻煩與危險,逼得他們不得不讓開廣大的地盤,盡量遠離天上的強者廝殺之地。

雖然只是半神,可是提前做好了準備,了解自己對手優勢與弱點的愛德華法師,每一次施展的法術都極具針對性,加上他的主要目的是拖住摩洛克,所以雙方越打越是遠離戰場。在達到了激怒對手的墓地后,愛德華少了許多攻擊法術,更多還是遲滯摩洛克與逃命的法師,這讓他看似一直處於被動,可實際生命安全上倒是一時半會兒不會出現大的問題。

前幾天,要不是被明溪城王宮迷鎖封住了騰挪的空間,摩洛克想要拿下擁有神器,並且有聖武士半神保護的亞耶大祭司,也會是一個很漫長的持久戰鬥。

少了最強大的摩洛克公爵身影后,人類軍團後方再一次飛出20多道傳奇身影,將正在人類後方陣地肆虐的十幾頭傳奇煉魔攔截下來,雙方同樣很快打得火熱,餘威在地面上不斷激蕩,引起一陣陣震動,彷彿地震一樣。

人類最前方的步兵方陣全部持盾,試圖攔截下魔鬼軍團前鋒的倒鈎魔衝鋒姿態,但是只是初步交手不過十幾個呼吸,第一個人類萬人方陣,便被魔鬼軍團方陣給穿透,地面上留下了無數的碎屍,周圍殘留少數驚恐的人類散兵,已然不顧戰場監陣隊伍的威嚇,掉頭開始逃亡了。

與惡魔對峙這幾年,人類聯軍的戰士其實受益不小,許多的軍團都獲得了鍛煉,不再像最開始來到前線陣地與惡魔廝殺時的狼狽樣。可即便如此,在魔鬼軍團那沉默如鐵、殺掠如風的戰鬥風格下,實力、軍事素養都差了一截的人類第一線步兵方陣只堅持了不到半個魔法時,便告崩潰。

隨後的第二條防線上的步兵方陣開始交手,一個多魔法時后,方陣主體開始全線宣告崩潰,少數的潰兵開始衝擊第三防線的守軍。

「騎兵軍團!!衝鋒!!!」

阿克曼挺立在城頭上,腳下是一頭魔鬼軍團先登城堡發起攻城的飛行欲魔,正無助地抽搐著,胸口被阿克曼用重劍劈出一個深深的血洞。

隨手抹掉身上血污之後,時刻關注著前方戰局的阿克曼清楚,該是到了動用主力出戰的時候了,否則第三條防線的步兵方陣,恐怕也未必能攔得住魔鬼的腳步。

「嗚~~~~~~~~」

悠長的號角聲響起,起伏連綿的大地上開始傳來一陣陣雷霆般的響聲,從人類方陣的後方,5萬規模的人類重騎兵開始發揮他們的強大衝擊力,目標直指魔鬼軍團後補上來的中堅力量。

天空中,一隊隊獅鷲騎士、巨鷹騎士環繞在龐大笨重的三頭奇美拉周圍,與一頭頭飛行的魔鬼斥候廝殺糾纏,不時便有一道身影從天空中落下,然後變成地面上的一團肉泥。被保護得周全的奇美拉後背上是一個巨大的竹筐,兩名人類戰士站立在中,在他們腳下是一枚枚大威力黑火藥製作的炸彈。

轟!!!轟!!!

人類施法者團隊從開戰之初就沒有停止過施法,德魯伊、祭司團隊在給前方的方陣將士們施加著防護、加持神術,術士、法師團隊則凝聚眾人的法力、精神力,將一道道大威力的法術砸向前方的魔鬼軍團。

對面的魔鬼們也不甘示弱,魔鬼軍團中的施法者團隊,也將他們的類法術毫不吝嗇地砸向前方的人類軍團,漫天的血火在這數十里範圍間翻騰著。

人類重騎兵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正面沖向離他們最近的一個魔鬼軍團方陣,作為冷兵器時代的最強兵種,重騎兵果然沒有辜負阿克曼將軍的期望,上萬數量的騎兵呈箭矢陣型,在短短十幾個呼吸時間裏便已經鑿穿他們所面對的第一個魔鬼方陣。

沒有任何遲疑,五個萬人騎兵軍團,在取得了第一份戰果后,便頭也不回地沖向第二個魔鬼方陣,在他們身後自有人類的步兵方陣頂替上他們的位置,將魔鬼軍團被撕裂的陣型進一步擴大,直到徹底剿滅這一個方陣的魔鬼戰士。

第二個魔鬼方陣被衝擊,然後被鑿穿……

當第三個魔鬼方陣出現在人類騎兵面前時,人類騎兵的指揮統領眼神便有些慎重起來。短短時間裏,魔鬼軍團便已經完成了重新列陣,迎接騎兵衝鋒的前排魔鬼士兵已經換成了鏈魔,拉起一根根長長的鏈條,地面上也鋪設了許多的鐵鏈,嚴陣以待人類重騎兵的衝鋒。

「哈!!!!啊~~~~」

噼!!!鐺!!!

「希律律~~~~」

戰馬嘶鳴,人類騎士翻滾落向地面,魔鬼軍團前排得鏈魔雖然所剩無幾,可也終於第一次將人類重騎兵的衝擊給阻截了下來。

失去了速度的人類重騎兵雖然依靠沉重堅固的鎧甲,仍舊佔據上風,可是他們卻依舊無法做到想之前那樣,輕易鑿穿魔鬼的軍團方陣了。損失越來越大的人類重騎兵,開始漸漸失去了他們的統治力,此時天空中高高飛起的奇美拉騎士又開始發威了,在巨鷹騎士、獅鷲騎士們艱苦掩護下,飛到魔鬼方陣後方數百米高空,站在竹筐中的人類騎士開始點燃一枚枚煉金道具,然後瞄準了一處魔鬼方陣直接砸下去。

轟!!!!轟!!!!

每一枚黑火藥煉製的煉金道具,便至少相當於7-8級的魔法威力,尤其是道具炸裂開后包裹其中的黑油、硫磺等易燃物,裹覆在魔鬼士兵們的身體肌膚上,炙烤着他們的肉身同時,又榨取出魔鬼肉身中的油脂作為燃料,其持續破壞力更是驚人。

魔鬼軍團方陣損失不小,可相比之下損失更多的,還是人類軍團的士兵們,瀰漫的硝煙戰火還有奮力廝殺的怒吼聲、兵器撞擊聲,一直持續了一天一夜,才最終在魔鬼軍團主動後撤休整動作下,宣告暫時的落幕。 幾個人一出現,他們都發現了孟有房。

李明掙扎著身體瘋狂的向孟有房怒吼:「大人,你快跑,大將軍他瘋了,他要把所人給獻祭!」

不只是他,旁邊的木那也是在向著孟有房猛使眼色。

孟有房站在那裏,他的手緊緊的握起了棍子,他知道,大將軍這是要發招了。

大將軍迅速的走過那些祭台,他一一點燃了那些人身上的黑焰,隨後向著孟有房笑道:「孟公子,你可得快點行動,興許還能救他們一命。」

說完之後,他的手更是向天空一舉,一朵黑蓮直接轟在高處的陣紋之中。

「轟!」

爆鳴聲響起,大將軍全身泛起黑光,他重重的一喝:「獻祭眾生!」

隨着大將軍的話音一起,大陣逐漸閃起黑焰,黑焰從國都開始向著周圍無限延伸,整個靈石仙國頓時陷入了黑焰的海洋。

慘叫聲,怒罵聲,悲鳴聲,全都傳到了孟有房的耳朵里。

然而大將軍並沒有停手,他來到陣紋的最中間,腳重重的在地上一跺,一座祭台高高聳起。

他向著孟有房一領:「孟公子,請吧,晚一秒可是會死很多人的。」

孟有房冷眼看着,他也並不答話,只是大步流星的走向了祭台。

祭台之上,幾個熟悉的孔洞正在等著合適的祭品,有牌子樣的,也有寶石樣的,在那中間,還有着一個小小的陣心。

「叮咚!發現通天祭台,請將九龍牌,雷擊天樟,星彩寶石放於合適的位置!」

孟有房將九龍牌放進去,也放好了雷擊天樟和極品星彩寶石,只有那個陣心他沒有立刻把棍子**去。

他看向了大將軍,隨後笑了笑:「大將軍,這陣心你可敢親自來控制?」

大將軍被孟有房這突然的發問給弄愣了,他不由的愕住了神情:「你敢把手中的棍子放給我?」

孟有房這個人最厲害的是什麼,不就是他手中的那根棍子么?

youmurensheng

倒像是真的一樣。

Previous article

老者是村中的村長,他見比比東三人衣着華貴,不像普通人家,為何要到這偏遠山村覺醒武魂,實在有些不解,但也不在乎太多,畢竟先前介紹那人給了他十個金魂幣,他開心了好幾天,自然不會去在打聽個中的緣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