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男人膝下有黃金!

0

他秦天策,只跪父母,不服天地!

秦風步步向前,渾身浴血,彷彿整個人,都是剛從血水裏撈出來的一般。

即便是自爆,都沒能給他帶來這麼大的傷害。

軒轅劍的考驗,十分艱難,堪稱恐怖。

秦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並非軒轅劍認定的皇室血脈,才如此艱難。

但他知道,自己只能前進,絕不能後退!

他沒有絲毫的後退之意,繼續向前!

秦風也問自己,自己到底為什麼,為什麼非要得到那把軒轅劍不可——?

自己明明已經有了一百零八道劍意,明明已經足夠強大。

仗着這一百零八道劍意,他絕對可以找到其他的天材地寶,恢復實力。

但,不夠,遠遠不夠!

秦風不是一個貪心的人,但他想要的,或者說必須要求得的東西,太多太多。

求得那些的門檻,就是這去哪天下最強的力量。

求什麼?

求母親一世安康,求母子二人常伴。

求什麼?

求允兒平安喜樂,求夫妻二人白首。

求什麼?

求那些北境的兄弟們,不為秦君臨強權折腰,求大夏黎明百姓安居樂業,免受戰爭之苦!

求秦天問的陰謀不得實現,求這個世界,不會毀在秦君臨那種渣滓的手裏!

求他秦風一人,能夠斬盡世間不公之事!

……

秦風並不貪心。

秦風所求,大多為天下蒼生。

如果說秦風真的有私心,那麼他的私心就是——

強大到足夠守護自己的心愛之人!

無論是林允兒溫暖的笑容,還是記憶里,母親溫柔的雙手。

秦風想要把她們,留在自己身邊!

為了這些「貪心」的目標,秦風需要很強大,非常強大!

短短的幾步路。

秦風腦海中的畫面,不斷交替著。

有自己幼年時,形象高大的母親。

有自己成年後,那一座矮矮的墓碑。

有自己身邊,林允兒幸福的笑容。

也有邊境兄弟們向死拼殺的身影!

有邊境無辜之人的淚水!

有秦君臨囂張的表情!

他必須前進!

秦風咬着牙,一步一步,終於走到了軒轅劍的正前方。

不斷流下的血珠,已經擋住了秦風的視線。

秦風狠狠抹了一把眼前的血汗,咬牙堅持。

以凡人之力,比肩神明!

。 兩個人一齊下手,也就一小會的功夫,這兩頭野豬身上的豬毛兒就被兩個人給刮乾淨了。

黑牛用飛刀將野豬開了膛,掏出了內臟,那把大小腸兒都又耍到道觀外邊的竹林里去了,把其他的內臟都扔進了大盆里去了。

緊接着,黑牛就開始剝野豬皮了。

趙飛宇笑呵呵地說:「這個活兒你一個人也就幹了,這裏也用不着我了。

乾脆我現在就到屋子裏煮肉去吧!

等一會兒我把肉煮熟了,咱們再叫她們倆吧!

這兩頭野豬,咱們煮一頭野豬肉就行了,另一頭還是讓她們倆看着辦吧!

她們願意做熏肉也行,不願意做熏肉用鹽腌起來也可,反正這個事兒咱們哥兒倆是不管了,還是她們倆就看着辦吧!」

黑牛聽了呵呵一笑。

「你說的也行,那你就趕緊去煮吧,不然的話,一會兒他們出來了,恐怕又該說你了。

這兩個人可不好惹,等她們倆出來了以後,我看還有你受的了。」

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一轉身回一廚房刷鍋添水去了。

趙飛宇刷了刷鍋,然後倒進去了一大桶水,把那野豬和野山羊的內臟都放進鍋里去了。

隨後,把那條剝了皮的狼放在了案板上了,將這條狼剁了十幾塊兒,然後就隨手扔進鍋里去了,把那些狼心狼肝也放進鍋里去了。

趙飛宇抓了兩把鹽放進了大鍋里,然後抓了把兩把花椒、大料、茴香籽和桂皮什麼的香料也扔進鍋里去了。

趙飛宇蓋上了鍋蓋兒,然後就抱來那些劈好的竹子開始點火了。

隨着炊煙的升起,煮肉就開始了。

也就半個時辰以後,這鍋就開了,這趙飛宇也知道,一旦開了鍋,那就開始小火兒慢燉了。

也就一小會兒的功夫,一股股煮肉的香味就飄出去了。

黑牛在院子裏就聞到香味了。

黑牛走了進來,笑呵呵地說:「嗬!這可真香呀!

也這麼長時間不吃肉了,還真想這個玩意兒呀!

一會兒肉煮熟了以後,就在另一個鍋里蒸米飯吧!

她們倆愛吃米飯,咱們倆不得不照顧照顧人家她們倆呀!」

趙飛宇聽了點了點頭。

「那好吧!一會兒我把肉煮熟了以後,我就開始蒸米飯吧。

她們倆出來了以後,說不定我把飯都做熟了呢!

再者說來,咱們倆也會做飯,何必非等着她們倆做飯呢!

按說這兩個人也不錯,這兩個人也夠勤謹的了。

今天她們倆不做飯,那就看我的手藝了。

如果能取這兩個人作為妻氏的話,那的確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呀。」

就在趙飛宇快把肉煮熟了的時候,梅娃子和張之若進來了。

「哎呦呵!這滿屋子飄香呀!這肉恐怕快煮熟了吧?

今天可真不錯,這晚上又可以吃上肉了。」

黑牛已經將最後那頭野豬已經把皮剝出來了,黑牛把野豬肉弄進了廚房裏,然後也跟了進來了。

黑牛笑呵呵地說:「今天我兄弟做飯,一會兒你們倆就嘗嘗他的手藝吧!」

張芝若聽得咧嘴一笑。

「飛宇呀!好樣的,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手藝呢!

這以後娶了喜婦以後,我看你就刷傢伙做飯吧!

我說梅娃子,你可真有福氣呀!

找了這麼個能幹的小丈夫,你可真有福氣呀!」

梅娃子聽了嫣然一笑。

「誰知道以後成了親他聽不聽我的話,到時侯萬一他再變懶了,那不就麻煩了么!」

「那你不會想辦法嗎!我告訴你說,等睡覺的時候,你摟着他多親他兩下,他就該聽你的話了。」

黑牛聽了咧嘴一笑。

「嗯,這個辦法倒不錯,我說梅娃子,你就跟着你之若姐姐學學吧。

她這個人什麼辦法都有呀,」

梅娃子聽了臉一紅。

小聲嘟囔道:「誰知道這個辦法管不管用呀?

唉!如果不管用的話,那該怎麼辦呢?」

趙飛宇聽了咧嘴一笑。

「我說梅娃子,你就別聽他們倆瞎忽悠了。

你莫非就聽不出來嗎,他們倆一唱一和的在耍笑你呀!

這飯馬上就熟了,一會兒你們就等著吃飯吧。

這肉已經就熟了,就差這點兒米飯了。」

張之若聽了笑着一搖頭。

「有我們倆在呢,哪能讓你們倆做飯呢!

那米飯不是快熟了嗎?那大餅還沒有烙呢吧?

我說梅娃子,你就趕緊和面烙餅吧!

人家他們倆也忙活了這麼半天了,也該讓他們休息一會兒了。

一會兒烙出餅來以後,到時候咱們再叫他們倆說飯吧!

唉,我說黑牛,這頭山羊和那兩頭野豬肉怎麼處理好呢?」

黑牛笑呵呵地說:「那會兒飛宇已經說了,

這頭野山羊肉,最好都剁了弄餡兒,那兩頭野豬肉,也弄出個大幾十斤來剁餡,等把這些肉餡弄出來后,就讓做料喂起來吧!過幾天咱們吃餃子。

至於剩下的那些肉,你們倆就看着辦唄,願意用鹽淹上也行,你們做熏肉也可!

這些事兒我們就不管了。

你們倆個是大廚,我們倆瞎摻和那個幹什麼呢?」

「嗯!知道了,那這些事兒你們就別管了,下來還是我們姐兒倆安排吧!

好了,這裏已經沒有你們倆的什麼事兒了。

你們倆還是回你們那個屋子裏休息一會兒去吧!

一會兒熟了飯,我們倆再叫你們吧!」

趙飛宇從灶台邊上站了起來,然後對黑牛說:「我說黑牛哥哥,既然這大廚已經回來了,那咱們倆趕緊撤吧!

咱們倆也已經忙活了這麼半天了,也該回屋子練習一會兒內功去了。」

張之若望着趙飛宇說:「這麼個臭小子,還知道就坡兒下驢的。

走吧,趕緊走吧!」

梅娃子一聽張之若叫趙飛宇臭小子,她就多少有點不高興了。

「我說之若姐姐,你是不是弄錯了對象了呀?

youmurensheng

穆農城耷拉着的眼皮子,努力往上撐起來,「葉凜的事,爺爺很抱歉……」

Previous article

她牽着保姆的手,一臉傲嬌的走了進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