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忽然間,南宮清又想起了什麼,挑起話茬道:

0

「你這裡的魔法道具,有沒有可以給普通人使用的。」

「有是有。「小泉紅子略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是你的體質,應該根本用不了吧,魔法道具被你使用的過程中根本施展不出效果,甚至不能啟動。」

「別廢話,拿出來就得了。」

「那,那你要什麼樣子的。」小泉紅子縮了縮脖子,「我現在的魔力只恢復了一點,勉強能傳送過來一樣道具。」

「嘶。」

南宮清摸著下巴,思考了起來。

他本想去小泉紅子的家裡,把她的道具一鍋端的。

但眼下小泉紅子的話術很稚嫩,抵觸的意味卻明顯的表示了出來。

幾秒鐘后,他一拍大腿,嚇了小泉紅子一跳,已經得出了結論。

一位成長中的魔女。

還有著神秘莫測的魔法,數量不明的道具。

怎麼看都是一個值得爭取到己方的對象啊。

既然如此,也就不能只顧眼前,不顧將來了。

「屏蔽,我要有屏蔽功效的道具。」南宮清道,「具體功能就是,額,不能讓別人看出來我的異能是什麼。」

他想要這個道具的原因,主要是想要針對BOSS的異能。

BOSS的異能可以探測異能者的能力,遇到異能者的時候,他的能力就會告訴他這是個異能者,遇到普通人的時候,就會告訴他:無。

南宮清的異能【人間失格】雖然可以將異能無效化,但也不是沒有弊端的。

BOSS的異能力在他的身上根本作用不出來。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被貝爾摩德帶到了BOSS的身邊,詢問他到底是不是異能無效化的擁有者。

當然了,BOSS的異能也有一定的限制。

他必須看到真真切切的看到目標人物,才能通過異能分析出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異能者。

這也是南宮清趕在實驗室內敢對宮野志保使用異能力【墮落論】的原因。

至於現在,能做保護措施就做一些。

萬一BOSS正在遠處注視著自己呢?

那可就糟了。

「好。」

小泉紅子沒有過問緣由,將自己的好奇心抑制住,以免再次被南宮清暴打,手裡魔杖輕微揮動,於虛空中畫出一道圓形。

最後,這道圓形的上面竟閃爍出金黃的燙邊。

下一瞬,一枚戒指憑空出現在圓圈內。

「這就是你要的道具,不需要魔法就可以呈現出效果。」小泉紅子拿起戒指,遞給南宮清,開始解釋起了使用方法,「只有戴上去就有效果。」

南宮清拿起戒指,細細打量。

戒指整體呈銀白色,內部有一道黑色紋路,上面沒鑲嵌寶石,讓他有些微微失望。

但如果是【不被察覺】效果的戒指,平平無奇才是它最好的模樣吧。

「好了,你可以走了。」

南宮清垂著頭,將戒指戴好。

「咻。」

「嗯?」

南宮清疑惑的抬起頭,小泉紅子已不見蹤影。他哭笑不得,沒想到堂堂一位魔女,竟然這麼怕自己。

「還真是……唉呀。」

周邊昏睡的人已經逐漸醒來,開始捂著腦門回想。

卻什麼也想不起來。

南宮清則來到另一個街口附近,打車回到了家中。

雖說日本的計程車很貴,回來一趟花了不少日元,但他十分開心。

新的主線點,一位魔女,應對BOSS的手段。

收穫頗豐啊。

但眼下……

南宮清還有一個疑問,需要BOSS來解答,直覺告訴他且只有他一個人能解答。

想到這,他從兜里拿出手機,給BOSS撥打電話。

嘟、嘟。

電話很快接通。

「BOSS,我有一件想問你。」

南宮清沒等BOSS詢問,就率先發言,「關於貝爾摩德的。」

「……貝爾摩德?什麼事?」BOSS愣了一下。

「我今天和她去了一趟科研部,但貝爾摩德沒和我進去。」南宮清如實敘述,沒有一點隱瞞,「她說她不喜歡藥味,可我總感覺不是這樣的,所以就想問問你。」

這就是他疑惑的點。

貝爾摩德對他的不滿,好像只在當他的司機上。

除此以外,好像就沒有別的了。

不至於連去個科研部都不陪他一起。

「哦,原來是這樣啊。」BOSS似乎在回憶,語氣虛妄縹緲,帶著絲絲誘惑力,「那你想知道嗎?」

「當然!」

這不是廢話嗎。

他要是不想知道,還至於問?

直接回床上睡大覺了。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我當然可以告訴你,畢竟你可是我的恩人啊。」BOSS說這句話的時候,帶著幾分笑意。

南宮清只感到噁心。

伴君如伴虎的感覺依舊存在。

更何況,這還是一隻笑面虎。

不知道何時就會摘下虛假的面紗,將面前的人粉屍碎骨,吞噬到血肉無存。

「那就說出來吧。」

南宮清淡聲道。 大平市,某處天台上。

「你不是說塗山茶茶重傷了嗎?怎麼還能爆發出那麼強橫的氣息來?」

面對白現勇的質問,有蘇良露出一副不耐煩之色,冷漠的說道:「他的確是重傷之軀,只是我沒想到中間只差了幾天而已,他就可以恢復的這麼快,按照道理來說,他不可能恢復的這麼快。」

「這麼說,你之前就差點殺死他?」

「不錯。」有蘇良昂首挺胸道:「之前,他本該必死在我的陣法之中,只是塗山雪和程老鬼突然趕到,破掉了我的陣法,攪亂了我的計劃。」

「對了,跟我對上的那個小子是誰?」白現勇問道:「那小子可不是妖怪啊,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居然和我道行差不多,現在年輕人都這麼瘋狂的嗎?」

「我不認識。」

「你不認識?」白現勇瞠目結舌,不由的笑出了聲音,嘲諷道:「有蘇良啊有蘇良,你要殺了自己的仇敵,你居然都不調查清楚仇敵的朋友,仇敵的朋友也是仇人。」

「之前根本沒有這個人,我明白了,這個人一定是這兩天才到的大平市,是梁家人。」

「得了,有蘇良,你也別找借口了。」白現勇隨意的擺了擺手說:「梁家人都是出馬仙,要是出馬仙我能不知道么,我自己也是出馬仙,行了,不跟你爭了,現在怎麼辦?」

有蘇良皺着眉頭,思索了片刻,笑着說道:「塗山茶茶那麼強大的實力,為什麼會眼睜睜的放走我們,只有一個可能,他傷勢還沒好,按照我對他了解,我想他會主動對我們出擊,我們找一個易守難攻,容易佈置陣法的地方,守株待兔,只要他進入陣法,必死無疑。」

「你確定塗山茶茶一點陣法都不懂?」

「他懂個屁,要是懂上次能被我重傷,走!」有蘇良赫然轉身。

時間流逝,轉眼就到了凌晨四點。

塗山茶茶睜開了雙眼,元神的傷勢已經無影無蹤,他扭頭看向在沙發上閉目打坐的朱邪,微微一笑,還真沒想到,這道宗恢復元神的丹藥居然如此好用,短短時間內,就恢復如初了。

塗山茶茶可不知道,朱邪所拿出來的丹藥,可不是一般的丹藥,即便是在道宗裏面,此丹藥也價值不菲。

「朱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收拾有蘇良。」塗山茶茶問道。

朱邪睜開雙眼,點頭說道:「可以,他們兩個人呢,我去了也能當你的幫手。」

「不,我要你去,只是為了讓你觀戰,而不是讓你幫我,我不需要你的幫助,明白么?」

朱邪撇了撇嘴巴,這塗山茶茶和以前一樣,還是那麼傲,也沒轍,誰叫人家的道行強大呢,有傲的資本。

兩人一起來到樓下,這裏並不是什麼熱鬧的地方,凌晨四點,街上也冷清的厲害,塗山茶茶回頭看了一眼朱邪,笑着問道:「朱邪,你能否跟上我的速度呢。」

「你讓着我點,應該可以。」

「那就試試。」話畢,塗山茶茶狂奔而出,幾個呼吸間就到了街角盡頭。

朱邪緊隨其後,如果不是塗山茶茶放慢了速度,以他的道行,朱邪是追不上的,當然,朱邪能跟上,也是因為腳下的這一雙御風鞋。

塗山茶茶很開心,這幾天來一直癱在床上,讓他非常不舒服,可給憋壞了,所以現在能跑起來,覺得無比的痛快暢快,看到朱邪居然真的可以跟上自己,不免有些驚訝。

隨後,他的目光落在了朱邪腳下的那雙鞋子上,這時才發現那是一對法寶級別的鞋子。

「好傢夥,不愧是神宗真人的弟子,如此的法寶都有,羨慕死人。」塗山茶茶小聲說着。

兩人如同疾風一般,速度非常快,很快就穿過了大半個大平市,而後停在了一處樓頂上。

「還有多遠,再遠就要出市區了。」朱邪看着前方深邃的黑暗說。

「最好出市區,這樣打起來不用擔心對普通人造成影響,沒多遠了。」塗山茶茶說:「你記着,就在我旁邊看着,因為這是我自己的事。」

「行。」朱邪應答。

又過了十幾分鐘之後,朱邪跟着塗山茶茶來到了一個地方。

這裏到處都是垃圾堆,前面有着一些個大院子,周圍的黑燈瞎火的,塗山茶茶指了指前面的一個院落,開口說道:「氣息就是從那裏散發出來的。」

到這裏之前,朱邪兩人已經提上了符紙,氣息壓制到了最低,有蘇良感受不到的。

二話不說,兩人繼續前行,很快便到了院牆跟前,塗山茶茶縱身一躍,從院牆上一躍而過,跳進了院子裏面。

朱邪剛準備動身,這院子周圍便散發出了一片金光,金光乍現,一道金色的光幕便升騰而起,短短几秒鐘之內,便徹底籠罩。

「這是……陣法。」朱邪喃喃自語道:「塗山茶茶太衝動了。」

「年輕人,不知道你從何而來,報個名號吧。」前方的大樹後面,白現勇走了出來,淡定的笑道:「在下出馬仙,白現勇!」

那塗山茶茶跳進院子之後,就被陣法困在了裏面,這個陣法他可是太熟悉了,上次被有蘇良陰就是這個陣法。

有蘇良從側面的屋內走了出來,哼哼作笑:「塗山茶茶,想不到吧,你再一次落入了我的陷阱,這一次我看誰能救的了你,塗山茶茶,我有蘇良今天,請你赴死!」

「哼哼……」塗山茶茶自信孤傲,冷冷笑了起來。

「有蘇良,你上次之所以能用陣法中傷我,是因我的元神本就有嚴重的損傷,所以你才會有機會,而現在,我已經痊癒了,請我赴死?可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有蘇良的忌日!」

言罷,塗山茶茶上前邁出一步,腳下一點金光迅速化為漣漪擴散出去,同時,無數的金色線條如同無數的蚯蚓一般,密密麻麻的從四周密佈上來,這些金色的線條,也在這一刻化為了一隻金色的大手,牢牢抓住了塗山茶茶的腳踝。

「塗山茶茶,你特么當老子的陣法是吃素的嗎?不管你傷不傷,今天你都得死!還我姐姐命來!」 在將這一切弄好了之後,我準備從這裏出發。

因為背包沒了,我只能脫下外衣將這兩個盒子包裹了起來,至於這兩個王冠,我統一放在了一個盒子之中。

勉強也能夠放下,索性這些加在一起並不是特別沉。

尤其是這個放龍角的盒子,如果不是我知道裏面有東西,我簡直懷疑,這究竟是不是一個龍盒子。

因為我之前拎過那個空盒子的重量。

這個空盒子的重量和裝着龍角的盒子的重量差不多。

兩者根本比對不出來什麼。

youmurensheng

但這是自己的保命手段,不到生死攸關時刻不準使出,所以,對於蘇柔凰,沐塵認為。

Previous article

倒像是真的一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