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從這件事後,繆父就將浮廣真人當做知己好友,更當做救命恩人,時常都會來看他。

0

見計劃已經進行差不多了,浮廣真人就向他訴苦,說門下無人,沒有資質好的弟子,所以在元仙門遭人排擠,又說自己手上有一本極好的功法,特別適合水靈根修鍊,繆父幾杯酒下肚,又聽他幾句蠱惑,便二話不說將唯一的女兒繆妙青給送了過來。

想到這兒,繆妙青姣好的臉蛋扭曲,嘴唇被她自己咬出血也不自知。

她怨自己的父親,為了自己的恩情出賣女兒,也怨元仙門,收了浮廣真人這麼個禍害!

更怨自己……怨自己太傻,明明有很多破綻,她自己不相信,還總是為浮廣真人找借口!

修了合陽玉女經的女子差不多就是個廢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除了日漸增加的修為,其他的就是個廢人!

築基後期時都打不過一個鍊氣中期的修士,平時只能引水出來洗漱解渴,別的毫無用處!

她被浮廣真人欺騙,日日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每次出去做任務都是他將妖獸打得只剩最後一口氣,再讓自己去補一刀。

就站在妖獸身前,一個水箭發過去,連妖獸的毛都沒打濕,妖獸就沒了氣息。

那時她還以為自己特別厲害,沾沾自喜,高傲自大,從不將四位后收進門的師弟放在眼裏。

如今回想妖獸那不甘的目光,怕不是覺得自己被羞辱,活生生氣死的! 原子潤聽見后,好想回她一句,你怕是在想屁吃呢。

不過錢沒拿到手,還是悠着點,別玩脫了。

窗外,一張若隱若現的人臉,滴著血淚兩行留下。女人惡毒的眼神怨恨的看着走動在房間內的秦思然。

直到她死了,才回憶起了生前的種種。

原本她是一隻修鍊三百年的狐妖,這一遭人間歷劫,就是要在娛樂圈大紅大紫,時機一到,恢復記憶,她就能永遠變成人。馬上、馬上就要成功。因為秦思然的插入,事情偏離軌道。

而她最終沒有忍過最後一道坎,自殺。意味着歷劫失敗,不僅失敗了,還死不復生。

不甘屈辱和怨恨,導致王靖依在一夜之間墮入妖魔。

折磨著秦思然,折磨到她痛苦不堪再殺死她。

不然難消心頭之恨。

怨氣越來越重。

原子潤順手放在桌上的鈴鐺劇烈晃動,發出蜂鳴的聲音。

原本坐在沙發上的人瞬間彈起來,掏出驅魔槍警惕的掃視四周。

當膨脹到快要擠滿一個房間的九尾狐出現時,原子潤想哭的心都有了。

這特么的怎麼和說好的不太一樣呢。

「不是剛死的鬼嗎?」這玩意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一看就是有百年道行的妖啊!」

秦思然衣衫不整的躲到原子潤身後,聲音顫抖。「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你快點,有沒有把握,趕緊把她收了吧!」

一聲槍響,子彈沒入對方身體,一股濃煙冒起。

下一秒,子彈從身體內被對方逼出來了。

除了穿了一個洞的身體,對方似乎毫髮無傷。

女人垂眸看了一眼身上的傷口。

「幫秦思然,看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那我就連你一起殺了。」

這位大姐,有話好好說,不要動不動就動粗。

原子潤在對方的利爪下堪堪躲過一劫,秦思然就沒有這麼幸運。被對方伸手掐住脖子拎到半空中,臉色脹的通紅,氣息不順。

女人陰森的笑意回蕩在房內。

「秦思然,我要你不得好死。」

原子潤深感無力,最近遇上的妖魔鬼怪都是他打不過的。

有那麼一瞬間,他想的竟然是不如就讓對方弄死秦思然吧!反正她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樣可怕的念頭一起,原子潤意識到自己曾經堅定如鐵的想法正在被一點點改變。

妖就是妖,何況是害人害己的妖。

更是不能留。

秦思然有罪,也應該有人間的法律來制裁她。原子潤雖已經消了是妖就得滅的想法,可沒想過惡妖也有資格免於一死。

到底他還是站在人類這邊。

「人間的法律若是真的能制裁她,她就不會現在還逍遙法外。差點忘記了,她秦大小姐沒有殺人,何來制裁。既然正義無法站在我這邊,那我就自己代替正義。」

秦思然沒有殺人,她不過是幫人遞了把刀順便把刀扶正罷了。

原子潤縱身一躍過去,想要救下秦思然。

突然有什麼擋了他一下,逼得他後退回去。隨後他不可思議中看向站在門口的吱吱。

吱吱站在門口沉着臉。

語氣沉重警告原子潤。

「不許幫她。」

。 姚鵬急忙擺擺手說道:「我可沒有下這個結論,你不是懷疑車禍有可能跟你見過戴山有關嗎?」

李新年明白姚鵬的邏輯,疑惑道:「可據我所知,戴山和趙源一向沒有交往。」

姚鵬遲疑了一會兒,說道:「可趙源當年也是東風機械廠倒閉的受益者,並且他老婆現在還是東風科技的大股東呢。」

李新年獃獃楞了一會兒,隨即緩緩搖搖頭,說道:「不可能,趙源沒理由這麼干,如果這件事真跟他有關的話,戴山還活著,他殺我有什麼用?」

姚鵬盯著李新年問道:「你怎麼知道戴山還活著?難道他又跟你聯繫了?」

李新年急忙擺擺手說道:「他怎麼會跟我聯繫呢,我的意思是前不久他還給顧雪打過電話。」

姚鵬站在那裡沉思了一會兒,隨即說道:「也許我想多了,這件事你知道一下就行了,既然張福平已經成了重大嫌疑人,我還要對他進一步調查,我已經把這個任務交給我爸了。」

李新年跟著姚鵬慢慢往菜市場外面走,一邊猶豫道:「你覺得有必要把胖子聽到的話和張福平的嫌疑告訴馬達縣警方嗎?」

姚鵬回頭瞥了李新年一眼,說道:「那不是等於告訴躲在暗處的人你已經懷疑車禍的性質並且讓他們做好準備嗎?」

李新年驚訝道:「怎麼?難道你信不過馬達縣的同行?」

姚鵬搖搖頭,說道:「我不是信不過馬達縣的警方,而是信不過某個人,畢竟,公安局也不是鐵板一塊。

你也不想想,如果馬達縣仍然還有趙光波的殘餘勢力的話,你敢保證公安局就沒有他們的耳目?再說,既然你準備把這件事搞得興師動眾,那就不需要我秘密調查了。」

李新年急忙說道:「不是我要搞得興師動眾,實際上我並沒有把胖子聽到的話告訴馬達縣公安局的焦局長,就是心裡又跟你一樣的顧慮。

只是,胖子那天跟我吵起來了,非要讓馬達縣警方查清車禍的真相,如果我不去報案的話,他說他要向市公安局報案呢。」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姚鵬疑惑道:「難道他連的話也不聽?」

李新年苦笑道:「這你還不明白嗎?胖子現在成了這個樣子,心理肯定有點不太正常,這倒也能夠理解。

可如果他那天晚上沒有聽見那兩個男人的對話也就罷了,既然被他聽見,他心裡自然就把我怨上了。

所以,他必須讓警方正經車禍是針對我的一次謀殺,他是受害者,他所有的不幸都應該由我承擔責任,事實上,他已經唆使他的父母讓我賠償四百萬塊錢呢。」

「四百萬?」姚鵬一臉吃驚的樣子。

李新年擺擺手說道:「這倒不是錢的事情,四百萬也買不來一條腿,可他恨我沒道理啊,好像我是故意讓他去送死似的。」

姚鵬猶豫了一會兒,說道:「那天去醫院看他的時候,他也曾經跟我說過那天晚上聽到的話,一時半會兒怨恨你也不奇怪。

不過,我想他有這種想法可能也是暫時的,畢竟他現在心理上不平衡,我看,什麼時候我跟他談談,看看能不能讓他改變主意。」

李新年說道:「我也正有這個意思。」

頓了一下,小聲說道:「實際上胖子已經懷疑車禍可能跟戴山的案子有關,所以,我猜忌我是故意隱瞞這個細節,目的就是不想賠償。」

姚鵬說道:「就算最後證實車禍跟戴山的案子有關,你也沒有賠償的義務啊。」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我也諮詢過律師,確實沒有賠償的義務,畢竟,我又不是知情者,不過,該盡的義務或者多盡點義務我也不會拒絕,大家畢竟朋友一場。」

姚鵬猶豫道:「有個問題不知道你想過沒有?」

「什麼問題?」李新年問道。

姚鵬說道:「他們為什麼會知道你要去馬達縣呢?」

李新年楞了一下,隨即說道:「我也不止一次想過這個問題,說實話,胖子去馬達縣奔喪的事情不可能泄露出去,所以,這幫人很有可能一直在暗中盯著我,並且跟蹤了我的車。」

姚鵬緩緩搖搖頭,說道:「不大可能,如果真有人盯你的稍的話,他們怎麼會搞錯人?」

「你的意思是……」李新年遲疑道。

姚鵬想了一會兒,說道:「我認為他們只是盯住了你的車,但沒有盯住你的人。」

「什麼意思?」李新年不解道。

姚鵬說道:「比如,他們時刻都知道你那輛車的行蹤。」

李新年獃獃楞了一會兒,隨即吃驚道:「你的意思是他們在我的車上安裝了追蹤器之類的東西?」

姚鵬點點頭,說道:「根據我的經驗,多半是這樣的。」

李新年不禁打了一個哆嗦,失聲道:「萬一車上還有別的人呢?」

姚鵬遲疑道:「也許,他們最後確定了車上只有一個人,不過,我覺得他們最初選擇車禍的地點並不一定是在馬達縣,如果雇傭的兇手來自馬達縣,那把車禍安排在別的地方應該更安全。」

「那他們準備選擇在什麼地方?」李新年疑惑道。

姚鵬說道:「我的推理應該是這樣的,我覺得他們首先選擇的應該是時間和天氣,你應該記得,那天一直下著暴雨。

而他們發現你的車竟然離開了市區,並且時間也有點晚了,於是預謀行動,只是沒想到你的行駛方向居然是馬達縣。

但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絕好的良機,所以最終採取了行動,只是最後才發現陰錯陽差弄錯了對象。」

李新年驚懼道:「你的意思是他們早就開始在尋找機會了?」

姚鵬點點頭,說道:「應該不會錯,幹這種事可不是把人打一頓這麼簡單,起碼必須提前選好兇手以及肇事車輛。

並且還要有充足的時間做準備,你去馬達縣要行駛好幾個小時,已經足夠讓他們在某個事故多發地段策劃一起車禍了,所以,那個名叫田根發的光棍多半就是他們重金收買的兇手。」

頓了一下,又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奇怪的是馬達縣交警隊和警方在這次事故調查中竟然沒有任何發現。」

「你指望他們發現什麼?」李新年不解道。

。 說起種植,靈玉最積極:「這花我幫三姐姐照看,肯定能種活。」

天生木靈體的優勢,只要她親手用靈氣蘊養的植物,基本上就沒有種不好的。

靈素笑道:「行,那就麻煩我們小五了。」

怕別人挖傷著清靈花的根,靈玉親自動手,小心翼翼的把花移栽到木盆中,放進靈素的葯蔞里,由猴哥背著,繼續前行。

沿路又采了些靈藥,還有些不算靈藥,但在凡間極為珍貴的藥材。

靈素一邊採藥,一邊介紹所採藥材的名稱和藥性,大概可與哪些藥材配藥。

這樣的教學,因有實物對照,記起來更容易些。

期間遇上幾頭野牛,之前猴哥清理秘境時,因野牛群並非妖獸,也就沒管,這會兒見著了,想著這些日子都要在秘境中度過,新鮮的食材需要補充,乾脆獵了頭小野牛收進空間里。

大夏禁殺耕牛,平時想吃牛肉很不容易,猴哥獵了頭野牛,一家人都開心,這種靈氣充盈的地方養出來的牛,哪怕不是妖獸,肉質肯定也遠非外面的牛能比的。

七尋忙道:「晚上咱們做醬牛肉,烤牛排,尖椒牛柳,水煮牛肉,牛雜湯,蕃茄牛腩,牛肉餃子,來個全牛宴,怎樣?」

猴哥一聽來了興趣:「我會做我會做,我特意跟著視頻學過,只是之前懶得專門去捕野牛,一直沒親手做過,今兒試試。不過我出手你們放心,味道絕對不會差。」

還好出門前想著要在秘境里住上一段時間,別的猴哥不上心,但調味料和水果蔬菜,他卻帶的足足的。

其實秘境中也有不少靈果,只可惜現在大部分靈果都還沒到成熟的季節,能吃的不多。等到了秋天,這些靈果應該能收不少,到時候他要在這秘境里找個全適的地方,用靈液釀猴兒酒。

走走停停,一會兒採藥,一會兒打獵,原本並不算遠的紫竹林,約莫一個時辰后才到。

眼見著快到用午飯的時間了,猴哥不再浪費時間,和小白虎一人一虎,不過半柱香的時間,便捕了七八隻紫金鼠。

說是鼠,但每隻都有兩隻兔子大小,足有近十斤重,那順滑如緞的紫金色長毛,散發著華麗的光澤。

七尋覺得,這種小妖獸的皮毛,其實比外面的什麼紫貂皮要保暖也好看的多。

「娘,三姐,小五,你們說,這紫金鼠的皮毛,可不可以做衣服或是褥墊蒲團?」

靈玉是個愛看書的,《萬界書》她也翻過不少次,和靈素專心學習靈植知識不同,靈玉這個未來靈植師除了學習靈植知識外,對修行界的其它奇珍異寶也很有興趣。

上次吃過紫金鼠肉后,她特地在萬界書妖獸篇中查找了一下,裡面還真有紫金鼠的介紹。

紫金鼠算是紫竹林的特有妖獸,沒什麼攻擊力,一般也很難有超過三階的紫金鼠出現,但紫金鼠肉卻是修行界難得的美味。

除了鼠肉的食用價植極高外,紫金鼠的皮毛,因色澤華麗,毛質柔軟如雲,也深得修行界的女修們喜愛,除了裝扮效果,也能做成法衣,只是除了保暖性能很好外,沒有什麼其它功用罷了。

youmurensheng

這時候,大廳外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說得好!我就知道網上那些不要臉的事兒不是你這小妮子能做得出來的。」

Previous article

但這是自己的保命手段,不到生死攸關時刻不準使出,所以,對於蘇柔凰,沐塵認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