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阿姨道:「這件事,我會跟老校長探討一下,徵求一下他的意見。」

0

穆劍靈黑著臉,說:「抱歉,我沒空聽你廢話,告辭。」

咔——

聯絡中斷。

張阿姨看着掛斷的屏幕,搖搖頭:「還是這麼暴脾氣啊。」

季柚幾個人並不知道他們走後,這位長得和藹可親的張阿姨,接下來跟穆劍靈老師又通了一番話,也不知道剛才張阿姨說的,是有很大的忽悠之嫌疑。

大家一回到臨時宿舍區域,全都靜下心來,開始仔細梳理自己的精神絲。

季柚看看楚嬌嬌,又看看岳棲光、岳棲元、沈長青幾個,發現他們臉上的表情都很凝重,跟便秘多年似的,都不輕鬆。

季柚:「???」

身為一個只有6條精神絲,還是個100%清理度的變異廢材,她根本沒有雜亂無章的精神絲需要清理啊,所以,她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的幾位小夥伴的苦惱。

所以,清理精神絲,到底是怎樣清理的?

那些雜亂無章,一團亂麻的精神絲,又到底是怎樣的啊?

……

季柚有無數個問題,但很可惜,她無法看清楚別人的精神世界,也無法知道別人到底是怎麼做的。

此時,季柚、岳棲光、岳棲元、楚嬌嬌、沈長青、盛清顏六人分在同一件宿舍,但各自都有各自的房間,不過這個宿舍有一個公共的大客廳,空間很寬闊,盛清顏不知道接了什麼任務,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季柚五個人呆在客廳里,各自呆在一個地方,都在閉着眼睛,什麼都沒有說。

季柚知道精神絲清理的難度,因此,也不好打擾他們,就坐在一旁,默默圍觀。

這時,岳棲光忽然睜開眼,眸中喜色止也止不住,他正要開口大吼一聲,但發現其他人都在默默梳理,撇撇嘴后,也就適時的保持了沉默。

季柚向岳棲光靠近了些,大概有2米左右的距離,她稍稍使用了自己的精神力探查,發現岳棲光的精神力活躍度,要比之前高了些,這說明他肯定是有提升的。

季柚本來想問他問題,忽然發現旁邊的楚嬌嬌的精神活躍度也突然拔高了些,季柚小心的湊過去,默默的感受了一下,發現楚嬌嬌也一樣。

楚嬌嬌很快睜開眼,眼裏露出笑來……

也就是說,這兩個人的精神絲,都清理了一些出來嗎?

楚嬌嬌也很識趣,閉上嘴,沒表達自己的喜悅之情。

接着,是沈長青、岳棲元兩個人。

妙書屋 死一般寂靜的空氣里,反倒是秦丞忽然笑了。

「我勸你們收起那點小心思,不要再耍花招,看在大家還有合作關係的份兒上,這件事我不會繼續追究,但是周夢卿這個女兒,你們就當沒生過,否則,我不保證你們剩下那個兒子周夢庄還能有多安全,滾。」

於淑嫻得了這話,立馬拖着已經昏迷的周仁德上了車,隨即逃開。

只一旁秦中權的臉色陣陣發白。

「二叔,滿意了嗎?」秦丞又問。

他看似隨意的一句話,卻似乎帶着點警告的意味。

兩人之間,暗流洶湧。

秦中權非常清楚,剛才秦丞對於淑嫻說的那番話,很可能也是在對他說。

於是他稍稍收斂怒氣,隨即說道:

「秦晴的事情可以到此為止,但是那個孩子命苦又可憐,我要找幾個大師來給她念上三天三夜的經超度她。」

三天三夜,葉思黎在地底下,怎麼着也死得透透的了。

然而秦丞卻眼皮也不抬,直接回道,

「好。」

葉思黎在地底下,隱約能夠聽到於淑嫻的哭聲,猜想到外面可能是在唱大戲,但她卻沒想到,有了秦丞的橫加干預,這場戲剛開始唱,便已經戛然而止了。

難道他真的要活埋自己,做出這樣令人髮指的惡行?

一瞬間,她的心裏近乎絕望。

而且,由於地底下空氣的堵塞,她不過才拍了幾下棺材、吼了兩聲,就已經感覺到一陣胸悶。

繼續動下去,她只會因為空氣的缺失而死得更快!

自己真的要死了嗎?

死在一片漆黑的地里,被厚重的泥土和堅硬的木質棺材掩埋,被奪走空氣,一秒一秒,清晰的感知到自己正在窒息,直到徹底失去所有氧氣,將一張臉憋得發紫,肺部二氧化碳中毒致死?

她的眼角無意識的流下淚水,懊悔不已的錘了一下自己身下的棺木。

砰。

棺木里發出一聲悶響,隨之而來的,卻是葉思黎感覺到,自己身下的棺木,竟然是一層薄薄的木板,它彈了一下!

軟的?

她側身,將身側露出更大的空間,然後伸手繼續去探那塊軟木板。

接着,她才發現,那塊木板下面,似乎還隔了一層空間。

但是那層軟木板並不好撬開,但好在,葉思黎從自己大腿處,摸出了那把從方禾處偷來的剪刀。

此前她就一直提防著自己會再出事,所以就用綁她手上傷口的繃帶,把這把剪刀綁在了大腿內側,以防萬一。

卻沒想到,現在真的有了用武之處。

她用剪刀重重朝着木板戳了幾個窟窿,才將木板戳壞一片,接着放下剪刀,繼續伸手往下層空間。

很快,她摸到了一個圓柱形的物品,外殼是冰冰涼涼的金屬。

這是什麼?

她把物品拿到自己面前,想要在極致的黑暗中看清它,但最終還是失敗了。

她只能像個盲人一樣靠着手去摸、去感覺。

這個瓶子約有一本中小學英語書那麼長,但是比較細,瓶蓋處做得很是特別,是一個喇叭狀的東西,有些像……體檢檢測肺活量用的那個塑料殼!

葉思黎將自己的嘴靠上去,果然,形狀完全貼合!

她繼續摸了摸,摸到瓶子頂上有一個小小的按鈕,然後,她嘗試着按下按鈕。

嗞——

安靜的地底下,一聲隱秘的嗞響並不明顯,但對於葉思黎來說,這卻近乎於天籟。

因為,這是一個壓縮氧氣瓶!

這樣一個氧氣瓶里的氧氣葉思黎不知道具體有多少,但這個氧氣瓶於她來說,卻是生的希望。

至少,這一瞬間她明白,有人還不想讓她死!

她一手拿起氧氣瓶,湊到嘴邊吸了起來,另一隻手繼續往自己那塊木板摸了個過去。

棺材底下空間並不小,葉思黎摸到裏面竟然還有幾個這種小型的氧氣瓶。

但具體幾個葉思黎已經不在意了,即使是有氧氣瓶,她在地底下也不可能待得了太長時間,因為還有缺水缺食物等問題,再一個,她現在感覺自己很熱。

地底下一絲流通的空氣也沒有,她被悶在棺材裏,自己身體散發出來的熱量完全發散不出去,再加上之前她還大喊大叫,也是在消耗熱量,積少成多之下,現在她已經能夠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變熱。

如果不是有氧氣瓶的存在,她現在已經窒息而死了。

她手上只有一把剪刀算得上逃生工具,她必須要在自己還沒被埋太久、狀態還不錯的時候撬開頭上的棺材板!

否則,她就只能把自己的命交到給她放氧氣瓶,可能會來救她的人手上!

想到這裏,她重重吸了一口氧氣,接着,用手指尋找著棺材板的縫隙。

找到之後,她瞬間用力戳了過去!

噌!

棺材之中,發出一聲厚重的鈍響。

葉思黎咬緊牙關,又是一下一下,狠狠地戳下去!

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她就絕不會束手就擒!

車子開遠之後,於淑嫻將車停在了路邊,開口叫着裝暈的周仁德,

「仁德,我們還要等多久過去給那個……葉思黎收屍啊?」

周仁德睜開一雙緊閉的眼睛,陰沉道,

「不急,秦二那個老東西說過會給我們三天時間,但是秦丞的手下肯定還有人在附近盯梢,他得拔掉那些釘子之後我們才能行動,他還說沒確定棺材裏到底有沒有人,這事兒也需要他在秦丞家裏去確定一趟……嘶,那老傢伙下手真重。」

於淑嫻問道,「我們就不能直接報警嗎?」

「報警,報警能證明誰活埋的她嗎?到時候秦丞隨便找個手下認了這事兒就行!葉思黎的屍體到手之後,我們還要處理出他們上過床的痕迹,秦二說會搞到秦丞的隨身物品作為關鍵物證,總之,這件事沒你想的那麼簡單!豬腦子!」

周仁德惡狠狠罵了一句於淑嫻。

於淑嫻聽着委屈,但是也知道自家男人壓力大。

畢竟以前,他們可從來沒做過這麼損陰德的事情。

不僅要葉思黎死,而且,還要在她死後處理她的屍體,這樣屍檢結果才會直接指向秦丞……

這些事情,光是想着要去做,她都要做噩夢。

但周仁德,是真的要下手!

。 第二天早上,王珊妮出乎大家意料是一臉帶笑來上班的,讓大家都鬆了口氣。特別是做在為一科之主的農主任,昨天早上出事開始就擔心了一整天,連昨晚上都沒有辦法好好休息,滿腦子都是要如何處理好這件事又不傷任何一個人的心。可是想了一個晚上都找不到一個合適能面面俱到好的辦法,早上頂著一雙能貓樣的黑眼圈來上班。現如今看著一臉笑意神情如常出現在科室的王珊妮,終於舒了一口氣,以為是護士長的功勞,已經把王珊妮給勸解好了的。

將近八點醫生護士一起聚集到在醫生辦公室準備晨間交.接班,王珊妮也沒有象平時一樣提著早點過來醫生辦公室,看到空著一雙手還臉帶微笑的王珊妮,讓農主任與護士長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大家特別是護士長與主任都想當然的以為已經是雨過天晴的兆頭。

殷離依然是如往常一樣踩著時間點走進了辦公室,走到她的坐位間時習慣性地彎下腰用手擦拭了一下椅子,誰知道「當、當」的聲響後接著就是她突然間發出的尖叫聲。正安靜的等待交.班大家都被嚇了一大跳,然後所有的目光刷的一下子都看向了她。只見她舉著鮮血淋淋的左手用帶哭的腔調喊:我的椅子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碎玻璃?

離她最近的護士正好是余露低頭一看,椅子上確實還殘留有不少的玻璃碎片,部分已經被她不

經意地掃落在地上,她不敢說話,只是偷偷地瞄了眼王珊妮。

王珊妮卻象是沒事一樣站在那裡,一臉的幸災樂禍的表情。殷離看著一臉詭計得逞、囂張笑著的王珊妮,及余露想說卻不敢言的樣子,基本上已經猜出了大概。於是用沒有受傷的右手指著她恨聲說:王珊妮,是你做的對不對?

王珊妮心裡稍稍一驚,卻是裝著鎮靜自若的一臉的屑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

殷離忍著痛:你別不承認,除了你能還會有誰?

殷離轉頭看著離近她最近的余露問:露露,你知道的對不對。

余露剛想要開口,王珊妮卻用惡狠狠的眼神看向余露然後幽幽地說:有些話可不能亂說。

余露被她看得渾身不舒服,忍不住打了個寒蟬低聲說:我、我……。我了半天卻沒有辦法把下邊的話說出來。

人休息不好的時候尤其容易火氣上升,頭暈腦脹的農主任心裡的怒火幾乎要立即爆發。怎麼都沒有想到會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發生這樣的事,可又怕會嚇到一向膽小的余露。想了想還是強行壓住心中的怒火,盡量地放柔聲音說:沒事,小余你看到什麼就說什麼吧。

余露偷偷地再看了眼王珊妮,王珊妮依然是目光如炬般狠狠地瞪著自己,那眼神就如最尖銳的尖刀一樣盯著余露看,好象隨時準備飛射向目標一般讓人心生寒意,趕緊低下頭閉嘴不敢再說下去。

王珊妮的狠辣大家都深有體會,估計誰都不敢輕易地往她的槍口上撞,更何況一向膽小羞怯的余露。還是護士長想到了剛才王珊妮往裡邊走了一下,才又走出來站在靠門口的邊上,並且好象進去的時候手是放口裡的,當時以為她只是純粹隨意走走並沒有引起誰的注意。現在一時記不得她出來時手是不是放口袋裡,不過聯想到昨天早晨及近來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護士長已經斷定此事必定與王珊妮有關無疑,於是不動聲色地問王珊妮:剛才你往裡邊走做什麼?

王珊妮被護士長這樣一問,心裡下由得小小驚慌了一下,本來以為不會有誰注意到自己的,卻沒有想到依然逃不開心細如麻的護士長。不過她估計護士長未必看到了什麼,並且知道醫生辦公室也沒有監控,就維續努力保持著從容自若的樣子說:沒有做什麼啊,就是到裡邊的窗口往外看了看。

在王珊妮說話的時候護士長一直盯著她的臉看,而王現妮臉上一瞬而過的驚失搭措當然也沒有逃過護土長尖銳的眼睛。事實就擺在這裡,由不得你信不信。就更加確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突然間她提高聲音聲色俱厲地說:真的到窗邊看了嗎?我只看到你走到殷醫生的辦公椅背後停了一小會兒,還從口袋裡掏出什麼東西然後才往門口這邊走出來。

讓護士長這樣聲色俱厲地一質問,心慌亂的王珊妮再沒有辦法保持冷靜,心慌意亂的時候當然難判別人話里的真假。知道難以再騙下去,畢竟是做賊心虛,臉色即時變得特別的不自然,可依然嘴硬說:不關我的事,我只是走裡邊到窗口看了看外邊是不是下雨了。

護士長冷笑著說:那到底是下雨還是不下雨呢,剛才!還有能把你口袋裡的東西拿出來大家看看嗎?

包玻璃碎片的塑料袋還在口袋裡,王珊妮知道只要護士長過來打開自己護士服的口袋就能發現裡邊有問題。事情已經敗露,於是破罐子破摔的她心有不甘地大聲說:是我放的玻璃碎片又怎麼啦,她活該受罪怎麼就不把她的屁股碎開花呢!

殷離聽王珊妮如此說氣得臉都青紫了,用沒有受傷的右手指著她幾乎說不出話來:你你你簡

直就是一個惡魔。

接二連三地發生這樣的事,一直冷靜、穩重的司南楓完全是被王珊妮氣蒙了,他用如同是看一條毒蛇的目光看著王珊妮,悲哀的搖了搖頭。更是讓農主任頭痛不已,用失望的眼神看了眼王珊妮,然後心力交瘁地用手撫額對司南猷楓說:你帶殷醫生去處置室,幫她把玻璃碎片小心取出來吧,晨間會議時間也到了,先交.班吧。

司南猷楓一臉歉意的對殷離說: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讓你受苦了。

鮮血順著手臂已經滲紅了她潔白的醫生袍,殷離深深的嘆了口氣,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然後倆個人一起往處置室走去。

本來早上看到王珊妮臉帶微笑陽光明媚的樣子來上班以為事情已經順利解決,想著這可是要歸功於能言善辯的護士長功勞。想著下午下班后要邀護士長一起喝一杯慶祝一下,畢竟同在一個科室的同事,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彼此之間偶爾地鬧點小彆扭是無傷大雅的,本來就是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嘛!可現在事情幾乎是發展到難以控制的程度,不如意的事就這樣接二連三地自己的眼皮底下發生,好象都不把他這主任當回事!讓他頭痛下已,特別是王珊妮,雖然平時知道這姑娘個性是有些偏激但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手腳利索也勤快。所以平時總是想著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情況下自己也是樂於睜一眼閉一眼的,想著人年輕的時候誰不會幹幾件荒唐事呢。可現在事情已經嚴重危害到人身的安全,他就下得不重新考慮自己對王珊妮的態度。

發生了這樣的事,並且司南楓與殷離已經離開,而王珊妮也生氣的自己下知道跑到哪個角落去發泄怒火去了。整個辦公室就變得沉悶下已,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小心翼翼的,深怕稍有差池會讓衣主任一肚子的怒火發泄到自己的身上,於是晨間會議也是在各懷心事匆忙中結束。護士都離開醫生辦公室后農主任把護士長留下來,其他醫生看主任把護士長留下,知道必定是有要事商量,都識趣地各自帶著病歷查房去了。

等大家都走了之後農主任才對護士長說:王珊妮是不能再留下來的,再讓她留下來的話,指不定還會讓她弄出什麼更可怕的事故來,你到護理部看看讓她到哪個科室更合適吧。

護士長有一些猶豫不決:現在這個時候把她調走,她還不鬧翻天。

農主任一臉的無奈,用手撫住額頭說:讓她暫時鬧一鬧然後這件事就翻篇總好過被她鬧出人命來吧。

護士長搖搖頭口氣不確定的說:應該不會吧,王珊妮這孩子行為雖然過激了一些,不過估計她也只是便點小性子及便點小拌子動作而已,應該還是知道分寸,不會鬧騰出太出格的事來的吧。

youmurensheng

被稱為最偉大的巫師,鄧布利多自然也是一個高超的攝神取念大師,但是他不會去入侵別人的大腦,也不會往別人的飲料中偷着放吐真劑。鄧布利多不屑於做這種沒品的事,他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觀察,去判定一個人有沒有對他說謊。這是過人的才智給他帶來的能力,也是歲月的恩賜。

Previous article

。 林麗媛拿掃把指著楊晨軒幾個人:「滾不滾?不滾的話,別怪老娘沒警告你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