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幹了!「

0

幾杯酒下肚海明癱在椅子上頭掉在椅子上面朝天空,感覺自己好富有好多朋友!幾分鐘后,他坐起來說:「有那麼這麼多朋友我非常高興!老闆再來兩件啤酒!」

「好馬上來。小漆今天醉了。」

「都醉了,都醉了。」

「我說實話小漆是個值得交的朋友,他對朋友非常誠懇,用心對朋友,小漆你在外面有什麼困難別說打個電話就算髮條短訊我都會赴湯蹈火!」

「對你在外面遇到什麼事只要我們幫得上忙我一定幫你!」

「缺錢直接跟我說一聲!我身上有多少借給你多少!就算我身上錢不夠我向朋友都借給你!因為我們是朋友!我們是兄弟!」

劉叔深吸了一口煙說:「我說實話,人一生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人,但是真正把你當朋友的最多一個!到目前為止我就遇到一個。哪個?漆海明!」

「哈哈、、、、、、。」

海明聽見他們的吹捧感覺自己變成了人上人。

半個小時后,陳叔說:「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小漆把賬結了。」

「好老闆結賬!」

老闆來到他們面前簡單數了一下說:「一共750。」

「算錯沒有?」

「怎麼可能算錯呢我算給你看,3件啤酒、兩斤滷肉、、、、、。」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所有人都埋頭玩手機。

「喂,什麼事啊老婆?好好好我馬上回來了我馬上回來了。「

「女兒我馬上回來了。」

「什麼什麼什麼借錢啊,我工資都沒有發哪有什麼錢啊,等我發了工資我借給你。」

所有人都站起來離開。

好像從自己身上割去一塊肉的海明掏出一把錢數了7張扔在桌子上說:「不要發票給700!」

「不行!我們這個店是小本生意賺還沒有賺到50塊錢呢!」

海明掏出錢在給了50給老闆。

海明想跟他們說聲再見見他們好像怕被他拉住一樣匆匆離開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海明走了一段路,在路邊坐下來掏出錢數了數,現在還沒有工作,還剩320了,接下來怎麼活啊?沒事先到處逛逛,逛完了就找工作!

海明口袋裏只剩100元錢,他決定去找工作,走進人才市場,在企業們的招聘單上嫌逛。他要找一份有前途且工資高的工作。

「帥哥找工作哇?「

海明回頭,一個女生招呼自己。海明看了一眼招聘上的招工信息說:「你們招保安。「

「對啊要不要嘗試一下嘛,我覺得你非常適合這工作,我們這裏是包吃包住有年終獎過節有禮品,加入我們公司你的前途就不是問題了。」

「最重要的事我們公司美女帥哥特別多!」

「我的樣子像當保安的嗎?」海明轉身離開。

兩位美女面面相覷,低頭呵呵笑。

兩天後,海明口袋裏只剩50元了,他想起幾天前請他們喝酒的那些工友,於是撥打了關係最好的一個工友的電話。

「喂哪位?」

「我海明。」

「哦海明哥啊有什麼事嗎?」

「我現在沒有錢了能不能借點錢給我。」

「喂喂喂、、、、喂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喂!喂!喂!」

「嘟嘟、、、、、。」

「這個雜種很明顯是在騙老子!還整天跟老子稱兄道弟!狗雜種!」

「向郭叔叔借!」

海明撥打了郭曉明的電話,聽見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掛上電話,再撥打過去依然聽見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嘆了一口氣。向劉叔借錢!劉叔跟我的關係一直很好!

剛打通劉叔的電話,表明自己的來意。劉叔猶豫片刻說:「借錢沒問題,但是我現在還沒有發工資等我發了工資就借給你,借多少都可以!我要30號才發工資!」

「等於白說!現在才1號!還有29天!」

「嘟嘟、、、、、、。」

兩個男人從他身邊經過,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說:「我上個月買彩票中了3000多!我計劃只守一個號!老子就不相信中不了!」

海明好像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來到彩票站花了兩塊錢買了一張彩票。第二天等待開獎。聽見開獎結果,中了?

海明點開百度在對了一遍,真中了!是不是對錯了在對對,連續對了幾次真中了!我的天!我中了!海明來到兌獎中心領到獎買了豪車豪宅找到了漂亮的女朋友,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喂你幹什麼睡在這裏啊!起來不能睡在這裏!」

海明醒來才知道自己剛才做了個夢,口袋裏只有50元錢了,怎麼辦?還是去找工作吧。看樣子是找不到有前途的工作了,還是去當保安算了,人不得不在屋檐下低頭。學會了低頭才能出頭!

海明再次來到人才市場,在人才市場閑逛,兩天前的那兩個美女其中一個碰了一下另一個女生,另一個女生回頭看見海明漫不經心走過來露出憋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海明在前兩天那兩個女生面前來回走了幾趟。發現那兩個女生不理睬自己有些尷尬,再來到那兩個女生面前看着招聘單。

兩個女生把海明視為一團空氣玩著自己的手機。

海明坐下來說:「你們前幾天說你們公司美女如雲,美女有多少啊?說給我聽聽。」

「你不是不是當保安的料嗎?」

「你們說你們公司美女如雲就突然想當了!」

一個女生從身邊撕掉一張面試單扔給海明說:「填張單子!填完在公司面試!」

「好,既然你這麼看得上我那我就填張單子,去你們公司試試。」

海明填完單子說:「你們看怎麼樣?」

「可以,去我們公司面試吧,我們公司的地址在這裏。我們公司隨時有人。」 薛銳目光橫掃一圈,並未發現柳無邪的蹤跡,朝正在修鍊的幾名學員問道。

修鍊場地只有這麼大,一座被人工開鑿出來的平台,滾燙的熱浪,從不遠處地下湧出,憤怒的岩漿,猶如炙熱的猛獸,吞吐不息。

恐怖的炎陽之氣,瀰漫整個地下世界,在此地修鍊,事半功倍。

一日頂外面一月之久,濃郁的靈氣,順著毛孔湧入身軀。

果然是一處洞天福地,修鍊絕佳場所,難怪這麼多人想要搶到炎陽洞修鍊資格。

「剛進來的小子哪裡去了?」

薛銳朝正在修鍊的玄字型大小學員問道,其中還有一人身穿白色長袍,竟然是天字型大小學員,周身瀰漫恐怖的洗髓境氣息。

瘋狂的吞吐,周圍的炎陽真氣,被他吞噬進去,修鍊好可怕的功法。

「你開什麼玩笑,我們在這裡修鍊三天了,要說有人進來,只有你了。」

幾人沒有繼續搭理薛銳,投入到修鍊當中去,好不容易花費大量的學分,才兌換一次進來修鍊的機會,豈能白白耽誤。

他們沒有說謊,三天時間,他們一直在這裡修鍊,要是有人進來,怎麼可能不知道。

繞著修鍊平台走了一圈,目光所及之處,沒有柳無邪的蹤跡,那他哪裡去了?

薛銳眉頭微皺,除了此地之外,其它分支都是死胡同,進入之後,只有死路一條。

「趕緊離開這裡,別打攪我們修鍊!」

身穿白衣的男子突然說話了,語氣很不客氣,讓薛銳趕緊滾,對他的做法很不喜歡。

每個人都看出來了,薛銳沒有修鍊資格,強行闖進來找人,仗著薛家這顆大樹,無視學院的規矩。

薛銳帶著不甘回到了地面上,不到半個時辰就上來了,古長老跟薛品之一臉疑惑。

「薛銳大哥,殺了他嗎?」

薛品之趕緊上前問道,這小子仗著速度,鑽入進去,到了炎陽洞,只有死路一條。

「古長老,你確定他進去了?」

薛銳沒有回答薛品之,朝古長老問道。

沿途他查看了很多分支岩洞,並沒有留下任何足跡,也就是說,柳無邪壓根就沒有進入炎陽洞,他們都被欺騙了。

「千真萬確,我看著他進去的!」

古長老拍著胸脯說道,絕對沒有撒謊,此地無人看守,才沒有追上去。

薛銳皺眉,古長老不像是撒謊,那柳無邪去了哪裡?

「薛銳大哥,難道柳無邪不在裡面?」

薛品之聽出來了,薛銳並沒有遇到柳無邪。

「人不在裡面,派人密切留意這裡,估計就藏在附近,造成進入的假象,趁著我們放鬆的時候,再進入其中。」

薛銳吩咐一聲,讓薛品之派人看守此地,他就不信了,柳無邪能躲到什麼時候。

「是!」

薛品之應諾,兩人快步離開炎陽洞大殿,留下古長老一人站在原地,一臉殺機,竟然被柳無邪給騙了。

黝黑的通道不知道延伸到何處,柳無邪走了已經快小半個時辰了,依舊沒有走到盡頭。

從地下傳上來的陰寒之氣越來越濃,凍得他瑟瑟發抖,從儲物袋中拿出一件厚衣服穿上去,抵禦寒氣。

太荒吞天訣自己運轉起來,周圍的寒氣順著他的毛孔進入身體,轉換成新的能量,充斥到太荒丹田中。

這一發現,讓柳無邪既是驚訝,又是害怕。

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突然冒出這麼濃郁的寒氣,一般的洗髓境進來,早就被凍成冰棍了。

他仗著太荒吞天訣,加上強悍的肉身,勉強走到這裡,難怪用鐵鏈鎖住,以免有人誤闖進來。

吞噬進來的寒氣,全部被吞天神鼎吸收,化為一滴滴漆黑色的液體,越來越多。

柳無邪不敢輕易倒出來,等找到安全之地,才能突破境界。

吞天神鼎中的液體越多,突破的境界越高,爭取一舉突破到高級先天境,這樣面對低級洗髓境,也不用束手束腳。

大量的液體,出現在吞天神鼎上空,足有一百多滴了,這種吸收速度,太可怕了。

從滄瀾城到帝都城,十多天時間了,前前後後不過凝聚了十幾滴液體而已。

youmurensheng

那枚先前藍汪汪的妖丹,更是藍光黯淡,乾癟了許多,萎靡不振的模樣,顯然是耗去了大量妖力。

Previous article

周北笑道:「白天功成說在我們停車的不遠找個地方安置,現在恐怕已經打獵回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