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藝緊緊抓着小望,拉直他,看着小望,壓抑的吼道:「小望,那不是媽媽,媽媽死了!再也不會出現了!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只有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了!媽媽!死了……嗚嗚嗚……」

0

小望雙眼放空,頭始終對着陳優的方向,之前哭的發青,上氣不接下氣,這會直接屏氣,半響才喃喃道:「媽媽,你怎麼不認識媽媽了,媽媽就在那裏啊!哥哥,你別哭,媽媽不喜歡愛哭的孩子……」

小藝抱着小望哭着往外跑去,門外傳出小望哭喊的聲音……那聲音如同陣陣驚雷砸在眾人心上,沉悶的無法呼吸。

林悅林和陳優打好招呼,當夜,兩人早早地帶着果果借口回放休息,來到陳優的空間里。

陳優的空間沒有黑夜白天之分,只能以表分辨時間,如果是現實環境中,人很容易失眠,但是在陳優的空間中,人只會感到祥和溫馨,平靜安寧,因此很少出現是失眠的情況。

到夜晚睡覺時間時大家就將所有的窗帘拉上,盡量讓房間里暗下去。

陳媽早晨在空間里晨跑,鍛煉,為此陳優還將自己收集的健身器材全部搬到外面,讓大家鍛煉,白天,陳媽跟着阿大等人在林間,田地,果園或者牧場勞作,在這種環境下,失眠的毛病很少發作。

就連陳晨的氣色也變得紅潤,在空間的滋潤下,不再需要粉底彩妝。

或許是有阿大,陳媽陳晨等人,陳優的空間充滿了人氣。

林悅林,陳優和果果來到空間時,所有人都在溫泉里玩耍。

糖糖已經近5個月,半倚在游泳圈裏,胖胖的小腿在水裏蹬著,偶爾會興奮的哈哈啊啊。

豆沙和豆包已經一歲三個月,兩個孩子玩著水上飄着的玩具。

阿寧一個人看着三個孩子依舊很輕鬆。

王成拉着琪琪往溫泉里游一點,總督和陳晨就邊上玩,陳媽吃着水果泡在水裏,叮囑王成不要游太深。

林悅林和陳優果果來到溫泉旁邊,果果激動的要下水,陳優沒同意:「你看看你手上還打着針呢,不能游泳。」

陳媽聽到這句話立刻回頭:「什麼打針?」說完看向果果的手背,有留置針!

陳媽討伐的眼神盯着陳優,陳優頭皮都麻了,因為白天小藝和小望的事,暫時把陳媽忘記了,現在陳媽知道果果生病,她要完!

後面的話具體不用多說,陳媽生氣的後果什麼話難聽說什麼,什麼后媽養孩子,不配當媽,瞎折騰,帶壞孩子,只顧著自己,不管孩子……總之陳優在陳媽那裏再次一無是處。

果果生病陳優難過嗎?肯定啊,哪個當媽的都恨不能替孩子生病。

果果生病陳優自責嗎?肯定啊,陳優一直在反省,是自己哪裏忽略果果了,或者飲食上不注意,讓果果抵抗力降低了……

陳優不是不允許別人說她的缺點,可是像陳媽這樣,全方面,無死角的打擊誰都受不了。

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消失,其他人也秉著氣不敢說話,陳優喉嚨發澀。

「不會養孩子就不要生,自己沒資格當媽,禍害的就是孩子!他該你的啊!」

陳優氣不過,頂嘴:「有本事你來養!誰家孩子不生病,誰家孩子不有個三長兩短?」

「果果生病你還有理了,你看看誰家孩子和果果一樣瘦!這可憐的孩子,瘦成這樣,都是你這個狠心的媽!」

陳優攤手,行行行,你厲害,我惹不起,躲不起嗎?

陳優對林悅林說說一聲,一個閃身消失。至於果果,被陳媽拉着可憐呢……

陳媽心疼果果,拉着果果去吃水果,陳晨說:「媽,果果生病了不能吃其他生冷的水果,你別給他吃啊……」

「我知道,我燙燙!」

陳晨還想說什麼,被王成拉住,看着陳媽抱着果果離開。陳晨生氣:「你拉住我幹嘛,咱媽那脾氣,肯定給果果吃很多水果。」

王成安撫陳晨:「咱媽那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說的她聽嗎,醫生說的她都不聽,一頓兩頓的就這樣吧。」

陳晨泄氣,在陳媽眼裏,醫生只為了掙錢,說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吃的全是騙人的。

當初總督咳嗦的時候給總督喝凍茄子熬的水,蘿蔔熬的水,香菜根熬得水……

醫生後來都氣笑了:「這些湯湯水水的偏方不是不管用,但是你知道你家孩子是風熱還是風寒起因的感冒咳嗦,這些水針對的是風熱還是風寒?」

陳晨回來跟陳媽說,被陳媽訓一頓,說陳晨寧願聽外人也不願意聽自己人……

陳優能夠掌控空間里的情況,看到陳媽離開后再次回來。

陳晨說:「如果咱媽這麼說我,我就說,你養我們倆時我們倆不也經常生病嗎!」

陳優無奈的笑:「你這麼說咱媽又有的鬧了!」

旁邊,林悅林見了一場小規模的家庭戰爭,覺得自己給陳優惹來了麻煩。

陳優說:「沒事,早晚的,我媽的脾氣就這樣,這火發泄了就沒事了,一會過來就開始關心我在外面的生活了……趁著機會,你和豆沙豆包玩吧。」

林悅林逗著兩個孩子,問陳優:「陳姐,我想把孩子抱出去……」

陳優不贊同:「你怎麼這麼想?」

「豆沙豆包才三個月就失去了爸爸媽媽,而我忙着應對末世,一直都是機械人照顧他們,我怕他們缺乏母愛……我想讓他們不要遺憾。」

陳優說:「我覺得不好,一直以來都是機械人照顧孩子,這兩個孩子才一歲多,需要人一刻不離的跟着,否則一不小心就摔倒,而且這個時候的孩子好奇心強,一眼看不住就闖禍,我們在外面,有精力這麼細心的照顧他們?就算你有精力跟着他們,可是他們的生活習慣呢?一歲多的孩子一天睡幾次?一天喝幾次奶粉?還有換尿不濕,現在可是冬天,他們要穿的很厚,各種事都不方便。我們現在的生活還不穩定,等穩定下來,或者到水泉市安全城的時候,你再帶他們出來也可以,但是現在帶他們出去,對他們,對你都不利。這裏有琪琪總督,還有糖糖陪着,一點也不孤單。空間里不僅你的機械人照顧他們,阿寧也會看着他們,比你一個人看他們體貼多了。如果你怕孩子們沒有安全感,需要親情,你可以多來看看他們,或者轉移到你的空間里。」

「現實就是如此,我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給孩子最好的,不說和外面有上頓沒下頓的孩子相比,單單是環境,你給的就是最好的,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每個人都有不足,做不來完美,每個家庭都不是完美的,原生家庭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是不可否認,我們盡量給孩子們全部的愛,給他們最好的條件了。」

林悅林也只是被小藝和小望刺激到才會這樣想,其實說出口后她就後悔了,時機不對,帶他們出去反而是害了他們,如果兩個孩子大一些,像果果一樣,能做到基本的自理帶他們出去或許會累會苦,但是好處大於壞處。

看林悅林想明白,陳優和王成陳晨說着外面的情況,讓林悅林和雙胞胎一起玩。

至於帶雙胞胎回自己的空間,林悅林也否決了。

林悅林的空間靈氣足,對他們有好處,但是缺少人氣。人類是社交動物,她不希望雙胞胎養成孤僻的性格。靈氣可以以後慢慢接觸吸收,但是性格一旦形成,很難改變。

再者,她的空間綁定自己,如果自己死亡,空間可能會消失,陳優的空間綁定了陳優靈魂,只要靈魂不滅,空間就不會消失,至於陳優的靈魂,她曾說過,她的空間里有個大人物,會保證她靈魂不滅。

不過當夜,林悅林還是帶雙胞胎去自己的空間里休息,她決定以後有條件,經常陪着兩個孩子一起睡!豆沙豆包沒有了爸爸媽媽,她願意撐起這個責任,成為他們的爸爸媽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喬安夏去了約好的咖啡廳,心有些沉,她希望謝黎墨能好好的對待楚瀾,可那份禮物實在讓她不安。

謝黎墨匆匆趕了過來,「找我有事?怎麼愁眉苦臉的?」

喬安夏嘆了口氣,「黎墨哥,楚瀾來找過我了,她很開心,我能感覺到她的幸福,她現在整個人都沉浸在甜蜜和幸福中。」

謝黎墨眉心微蹙,不明白她想說什麼。

「黎墨哥,你做的瓷娃娃我收到了,跟之前那個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喬安夏的壓力就在這兒,「為什麼?」

謝黎墨眉心一蹙,「楚瀾把瓷娃娃給你了?」他只是做了並沒打算給喬安夏的,當時做了兩個,一個是喬安夏,還有一個是楚瀾,他說過,想跟過去告個別,沒別的意思,想不到楚瀾會給喬安夏拿了過來。

「你不知道?」喬安夏更有壓力了,楚瀾來找她的時候,有說有笑的,根本看不出任何不高興,這麼說,楚瀾是故意把那個瓷娃娃給她的?

「我……」謝黎墨笑了笑,「我知道,她和我提過,我說由她決定就好,怎麼樣,我的手藝還是那麼好,對嗎?」

喬安夏一聲苦笑,一看就知道他這麼說只是不想讓她有壓力,「嗯,你的手藝很好,但你已經結婚了,你應該只為楚瀾做才是。」

謝黎墨沉默了會兒,「你說的對,以後,我只為楚瀾做,夏夏,你別有什麼壓力,當時,我只是好玩,也是想着,跟過去、跟你告個別,我的意思是,對你的那份感情做個了斷,以後,一心一意愛楚瀾。」

喬安夏舒心的笑了,「黎墨哥,要是楚瀾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

謝黎墨笑了笑,傻丫頭,你開心就好,他心裏明白,對喬安夏他並沒有完全放下,也許是喬安夏先入為主了,也許是這丫頭太優秀,刻在了他心上,所以讓他忘不掉,但主次他還是能分得清的,他不會辜負楚瀾,會把對喬安夏的那份心永遠深藏在心底,也許哪天他自己就會忘了……

謝黎墨的手機響起,是楚瀾打來的,問他在哪。

謝黎墨沒有瞞着,「我在龍家附近,安夏約了我過來談點事。」夫妻之間,理應坦白才是。

楚瀾沉默了會兒,倒也沒生氣,「我爸說晚上在楚家吃飯,你過來吧。」

「好,我一會就過去。」謝黎墨跟喬安夏打過招呼就走了。

「回來了?」楚瀾並沒不高興,笑臉相迎。

謝黎墨拉着她的手先去了房間,把房門關上,「你把安夏的瓷娃娃給她了,安夏不放心,找我過去問問。」

「黎墨哥,你不用跟我解釋的,我相信你。」楚瀾別過頭,嘴上這麼說,心裏其實並不是真的能釋懷。

謝黎墨輕輕托起她下頜,深情凝望,「我說,做了一個跟安夏一樣的瓷娃娃,是為了跟過去告別,也是為了徹底放下,以後,專門愛你一個人還有我們的孩子。」

楚瀾喜極而泣,這種話謝黎墨還是第一次和她說,「真的嗎?」

「嗯,當然是真的,難道你老公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嗎?」謝黎墨抱着她深吻下去…… ……

炎曦月眸子微眯

腦中思緒紛飛

想想若是羽夙或者是絮梨發現了自己還活着

這兩個小人是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麼到時候

自己的親人,朋友,亦或是軒轅阡陌……

毫不誇張的說,都會因為自己而喪命

說實在的,在修鍊一途她並未停止過腳步

但既然夏椿都這般說了

那自己何不就先以登頂玄奧柱為目標……?

她對面的女子姿態悠然自得

此時正抬起胳膊,輕酌一口茶水

夏椿眸子微眯

香味在口中迴繞

她這樣說並不是沒有目的

手中茶杯順着力道微微搖晃

低垂的目中一絲笑意閃過

她只不過,是想見證一個天才是如何驚世的而已……

……

幾日過後

那懸崖之下

彭的一聲爆炸聲響開

在空蕩的周圍一聲聲回蕩……

幾日前集體失蹤的一群人罵罵咧咧的重新出現

一切都沒什麼變化

若是非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

那就是這些人身上無疑都狼狽不已

「瑪德,哪裏有什麼鳳凰神獸!全是造謠惑眾的!」

youmurensheng

「糟糕!!」周雨薇大喊一聲,這張靈符有點勁兒大了,忙施展水系法術,護住下面的植被,不然所有冰靈蝶是死了,冰凌三花草,也成了灰燼。

Previous article

索菲婭明白,父親讓她過去詢問大都督,是表示對華夏大都督的尊重跟禮貌。 東方鈺帶着東方錦離開,留下獨孤鶩和鳳白泠夫妻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