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家宴這種東西,吃的就是一個氛圍,而很顯然,白家的家宴完全沒有氛圍這種說法,有的只是冰冷,冰冷,還是冰冷。

0

「我吃飯了,父親,爺爺,奶奶,你們慢用。」

白悠悠的母親走的早,白寧忙於生意也沒有續弦,儘管白悠悠知道,白寧在外面可不止一個情人,那些女人也不被白海允許踏入白家。

無所謂,你們愛誰誰。

白悠悠在白家的別墅裏面永遠是那個風華絕代的大家閨秀,聽話的孫女和懂事的女兒,飯後也主動收拾碗筷。

做足了孫女的本分。

演戲什麼的,白悠悠從知道那些事情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學會了,演了足足十二年,甚至到了大一還在演。

直到黑明明確了家族已經不再安排除了他以外的人照顧白悠悠的生活,她才在大二快要結束的時候去找林宇。

這些事情林宇當然不知道,也可能未來也不會知道。

愛一個人的付出,堅守,疼痛還有隱忍,這些黑暗和壓抑,,白悠悠不想讓林宇知道,她心疼。

…….

林歆並不知道,林宇並沒有打暑假工,而是放假一開始就待在出租屋裏面,每天將近十七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時間。

源源不斷的網購的硬件設備,伺服器,算力支撐被送到出租屋。

他終於將腦海裏面那串出現的神秘代碼重演到了自己新組建的算力矩陣上,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按下了回車鍵。 絕色美貌,傾國傾城,不只是使全國的人為之傾倒,還可能是泱泱大國因之而傾覆。

如此紅顏,竟淪落到如此地步,楚非梵唏噓不已,側目看了眼身旁老媼。

「將陳圓圓收拾下,讓她來包廂伺候著!」

話音落。

小桂子再次抬手一錠黃金落入老媼手中,有錢能使鬼推磨,老媼握著金錠興高采烈的退出包廂。

「咯吱!」

小桂子上前推開前方窗戶,高台上翩翩起舞的女子,悅耳動聽的琴音,一切都盡收眼底。

楚非梵舉起身旁木案上茶杯,輕抿一口,眸光從對面長廊上掃視而過,看著來往的富家公子,他們放浪形骸,懷中佳人嬌笑搖曳。

「小桂子,暗衛的消息當真準確,櫻花門弟子的確藏匿在花桂坊中?」

「回公子,準確無誤!」

暗衛傳來的消息,從來未曾出現過錯誤,小桂子堅信櫻花門弟子絕對藏身於此。

「隱藏夠深的,是狐狸遲早要露出尾巴!」

楚帝側身將手中茶杯放下,起身移步來到窗戶前,這煙花之地他是第一前來。

自古人們常常流連忘返於青樓中,他想看看這花桂坊到底有何魅力,是美色,舞曲,美酒的誘惑,還是慾望的促使,或者說著這花桂坊中別有洞天。

他總感覺花桂坊看似喧鬧嘈雜,鶯歌燕舞,可卻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息,若隱若現,若近若離。

正在他沉思之際,包廂房門外傳來老媼的聲音,小桂子上前打開房門,只見老媼背後跟著一位年方二八的女子。

他眼如秋水一泓,眉似春山八字。面不脂而桃花飛,腰不彎而楊柳舞。盤龍髻好,襯來雨鬢花香,落雁容嬌,擲下半天風韻。

衣衫飄舞,香風則習習怡人,裙帶輕拖,響則叮叮入韻。低垂粉頸,羞態翩翩;乍啟珠唇,嬌聲滴滴。若非洛水仙女下降,定疑巫山神女歸來。

楚帝看罷,覺得她艷名,真也聞名不如見面,難怪會有衝冠一怒為紅顏的舉動。

「還不趕緊進去伺候著,公子可是我們花桂坊的貴客,你要是敢有怠慢,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老媼陰狠的聲音響起,抬手拉了下背後陳圓圓,一把將她推進房間中,嬌笑一聲,自覺的將房門關上。

陳圓圓低垂粉頸,玉手緊攥著衣袖,顯然異常緊張,楚非梵移步向前來到她身旁。

小桂子識趣的離開包廂,再次將房門緊閉,楚帝上前溫和的聲音響起。

「姑娘不必拘謹,做下說話!」

聞聲。

陳圓圓先是一愣,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素來凡是見到她容顏的貴族公子,富商貴賈都是一副垂涎欲滴,色眯眯的樣子。

她雖未看到楚帝的樣貌,但聞其聲,卻感覺眼前男子和過往那些風流浪蕩之人不一樣。

話音落。

陳圓圓蓮步輕啟,雲袖輕擺,移步落座在楚帝旁邊的木椅上。

佳人咫尺,艷麗動人。

那一瞬間,楚帝居然有些心猿意馬,沉浸在他的美貌中,後宮擁有南宮曦,王昭君,貂蟬,韓芷韻,妃靈兒,上官邦寧眾女,可眼前陳圓圓楚楚動人的樣子,顯然和眾女傾城之貌不相伯仲。

「公子前來花桂坊尋歡作樂,這裡美人如雲,多不勝數,為什麼卻要點名圓圓前來。」

「難道圓圓以前和公子認識?」

陳圓圓輕靈的聲音響起,玉頸抬起,俏面帶笑,水眸閃動,視線停留在楚非梵身上。

楚帝身上散發著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俊美的臉上此時噙著一抹放蕩不拘的微笑。

一身紫衣顯得他卓爾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臨天下王者氣勢,不自覺得給人一種壓迫感。

陳圓圓眸光停駐,俏臉暈紅,感覺到楚帝的目光,竟不自覺有些羞澀,心中不禁暗語道。

「這公子竟生的如此俊朗,給人一種強大浩瀚的壓破之感,他和前來花桂坊的所有人都不一樣。」

「本公子是認識姑娘,可惜姑娘不知道我而已!」

楚非梵卻是知道陳圓圓,沒想到今日可以戰爭大陸一睹真容,當真讓人覺得驚艷。

言畢。

楚帝注視著陳圓圓,她俏臉上若有若無的嬌羞始終蕩漾,萬般風情繞眉梢,雖未將他迷得欲醉欲仙,但卻已經深陷其中,眼睛痴迷迷地盯著她。

「滴,系統實時傳送陳圓圓當前身份,請宿主查看!」

「姓名:陳圓圓!」

「年紀:十六歲!」

「來自:桃花塢人士!」

「修為:無」

「身份:孤兒!」

「系統測評:此女傾國傾城,雅善歌笙,並工詩畫,超凡仙品,歷史中命運多舛,一生悲情,若此佳人棄之可惜,望宿主可以收入後宮。」

「廢話,還用你說?」

楚非梵發現她身世清白,只是戰爭大陸上的普通女子,便動了惻隱之心。

什麼惻隱之心,明顯就是貪婪陳圓圓的美色,居然說的這麼好聽。

哈哈~

這一刻系統邪惡了,道出了楚非梵心中的真實想法。

「姑娘,天生麗質,精通音律,卻在這花桂坊風流之地淪為奴婢,本公子意欲帶姑娘離開這裡,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陳圓圓在楚非梵身上感受不到惡意,美眸從他偉岸的身影上劃過,輕輕頷首,嬌羞的低垂玉頸。

她被迫落入花桂坊,為了可以保住清白之身,不惜淪為奴婢,她早就想離開這裡,只是沒有遇到讓她覺得安全之人。

就在一個時辰前,她偶然聽到一行神秘人的對話,讓她更加堅定要馬上離開花桂坊。

楚非梵的出現讓她看到了希望,同時她也真正鍾情於楚帝,都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其實有些時候男人魅力太大,美女也會投懷送抱。

所以,男人要是太帥,也煩啊!

顯然,陳圓圓就是沒有抵抗住楚帝的魅力,心甘情願委身於他,答應和他離開,那以後肯定就要留在楚帝身邊。

「圓圓答應和公子離開,還望公子可以馬上帶我離開這裡。」

「馬上離開?」

楚非梵從陳圓圓倩影上感覺到了一絲緊張的氣息,不知道她為何會突然顯得很慌亂。

「不急,本公子還有些事情要辦,一會離開的時候會讓手下為姑娘贖身的。」

「公子,花桂坊今晚危機四伏,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有什麼事情擇日公子在前來。」

陳圓圓俏臉煞白,移步來到楚非梵身旁,輕靈的聲音響起,明顯語氣有些急促,目光還時不時環顧四周。 十二月十六日

基汀陪著維拉克又商討了一天的行動事宜,下午的時候,皮雅芙也加入到了討論之中,為他們提供了許多寶貴的意見。

十二月十七日

基汀、皮雅芙去負責籌備第五期的培訓班,維拉克則和迪亞茲、諾德、墨菲三人確定出了行動人選。

他們內部最終決定的是全部參加。

迪亞茲提出的看法是,僅一人暴露在政府眼皮子底下,始終不與其他平等會成員接觸,難免會引起政府的懷疑。要想布置周密,最好做戲做全套,他們三人建立一個假的平等會站點,最能提高可信度。

這次維拉克沒有猶豫太久,答應了三人的請求。

他發現在面臨生死離別時,說再多煽情的話都沒有意義,於是僅僅只鄭重地向三人做出了保證,他一定會想出最安全的計劃,確保任務結束時,三人可以安全回來。

諾德咧嘴一笑,代表三人回了一句:「我相信你。」

十二月十八日

第五期培訓班開課,維拉克和基汀負責了一天的平等理論培訓。

十二月十九日

第五期培訓班的理論課程圓滿結束。

當晚,莫萊斯派出的負責籌備武器的其他三隊人里,接連兩隊傳來好消息,紛紛表示找到了解決武器的辦法。

其中一隊發揮成員里的工人優勢,秘密在幾個工廠建立了生產線,同時打通了其他監管並不算嚴格的材料渠道,正式具備了自製土槍、炸藥的能力。依照他們的產量,在攻打政府大樓計劃的行動開始前,少說可以備齊五六成的武器。

另外一隊靠金錢攻勢,賄賂、疏通關係,從警局等政府部門裡也有了不小的收穫。

依靠他們兩隊,再加上平等會已有的、雜七雜八其他地方拼湊的,此次行動所需的武器是完全不用愁了。

十二月二十日

又一好消息傳來。

平等會的情報部門正式建立、運作,開始為會內源源不斷地提供所能掌握的所有情報。

而維拉克這邊,也都基本準備完畢,選擇同情報部門共同執行此次通過潛入軍用倉庫,引起政府警覺,繼而影響其決策的行動。

中午,舉行完簡單的情報部門成立儀式,莫萊斯、維拉克、基汀、皮雅芙、情報部門部長查理斯等平等會的一眾幹部共同吃了頓午餐。

此時距離總計劃開始僅剩半個月,平等會這邊的各個環節都已落實,整體的進展達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

「我們花了兩年的時間成長起來,又花數個月的時間,終於積蓄夠了和政府一戰的能力。」莫萊斯在午餐時鼓舞大家,「但真正決定我們能不能取得勝利的,是從眼下開始的十五天。我們的準備每充分一分,勝算就大一分,傷亡就會少一分。這十五天里,我希望大家都提著一口氣,全力以赴地把各項工作做到最好。」

吃過午餐,維拉克、基汀、皮雅芙、查理斯一行四人來到了旅館,準備為迪亞茲、諾德、墨菲三人送行。

「這位是查理斯,今天我們會剛成立的情報部門的部長。他會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全力協助我們。」維拉克互相做著介紹,「這位是迪亞茲,這位是諾德,他們兩個將負責打入軍用倉庫內部。這位是墨菲,迪亞茲的弟弟,他主要負責站點的運作。」

「很榮幸認識你們。」查理斯與三人一一握手,「你們的任務非常艱巨,並且危險叢生。我對你們無比欽佩,也衷心希望你們可以圓滿完成任務,安然無恙地回來。」

到了真正要走的時刻,平日里最不正經的諾德表現得比任何人都要成熟穩重,他看著查理斯,沉聲道:「我們會圓滿完成任務的。」

「好。」查理斯點點頭。

「要走了是嗎?」在他們就要分別時,莫萊斯也專程過來見了見三人。

「這我不用介紹了吧。」維拉克笑道。

他初來莫萊斯這裡時,迪亞茲他們是和莫萊斯見過的,只不過那都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了。

「當然不用,我記得他們。」莫萊斯來到三人面前,拍著他們的肩膀,滿臉欣賞,「迪亞茲、諾德、墨菲。都是好樣的,接下來能不能為我們平等會提起建立起優勢,就要看你們的了。」

「您放心吧。」迪亞茲道。

莫萊斯「嗯」了一聲,來到了一頭捲髮,面孔和在場的人相比起來稚嫩許多的墨菲面前:「墨菲,今年多大?」

「二十歲。」墨菲答道。

「還是個孩子。」莫萊斯四十多歲,在他眼裡墨菲和一個孩子沒什麼區別,「如果可以的話,真不希望這樣的年輕人和我們一樣跟政府拚命。畢竟,我們的努力,就是為了讓他們年輕人擁有嶄新的世界,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維拉克在旁聽著。

「怕嗎?」莫萊斯問。

「有點。」墨菲舔了下嘴唇,難掩緊張。

「他沒問題的。」迪亞茲道。

youmurensheng

她牽着保姆的手,一臉傲嬌的走了進來。

Previous article

這時候,大廳外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說得好!我就知道網上那些不要臉的事兒不是你這小妮子能做得出來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