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牽着保姆的手,一臉傲嬌的走了進來。

0

當她看到,辦公室里的約翰和其他人員,全部跪在地上,興奮的大笑起來。

隨後拿出了魔法棒,指著約翰,大喊道:

「魔法,魔法,快讓爸爸起身。」

約翰看到自己的女兒目中無人的走進來,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另一邊,葉臨天抱着瑤瑤。

看着此刻走進來的金髮小女孩,冷冷的問道:

「小傢伙,你還記得她嗎?」

拿着魔法棒的小女孩,立刻抬起頭來,滿臉疑惑的看向葉臨天懷裏的瑤瑤,大笑了起來。

「小蠢豬!華夏國的小蠢豬!」

「嗚嗚嗚……我不是小蠢豬,我不是小蠢豬!爸爸!瑤瑤不是小蠢豬!」

瑤瑤立刻摟住了葉臨天的脖子,看到小女孩手裏的魔法棒,一陣陣后怕。

「不!你就是蠢豬!大蠢豬!」

「還有昨天抱着你的那個女人,你們都是一群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豬,是不是啊爸爸。」

小女孩一臉傲嬌的看向約翰,等待着約翰的表揚。

一旁的約翰,猛然一顫,差點倒在地上。

「法克!閉嘴!」

約翰仰天長嘆,揚起的手,又收了回去,他實在捨不得打自己的女兒。

「爸爸,你平時就是教我的。」

「嚕嚕嚕,小蠢豬!」

小女孩似乎心有不滿,重新複述了一遍。

約翰雙腿一抖,差點嚇尿。

他迅速衝上去,揚起巴掌,猛地抽向金髮女孩,而後再次揚起巴掌,抽在了自己臉上。

「法克!」

「蒂娜,快跪在地上,給華夏國的小公主道歉!」

「Why?蒂娜沒錯!該死的蠢豬,我一定要消滅你!」

小女孩面目開始猙獰起來,對着瑤瑤露出了陰險的笑容,猛地揚起了魔法棒。

見狀,約翰立刻沖了上來。

「蒂娜!你若不道歉!我立刻把你送回米國!」

約翰扯著小女孩的胳膊,大喝一聲。

小女孩徹底慌了,收起了魔法棒,心有不甘的看向瑤瑤,紅著臉說道:

「對不起。」

約翰長舒了一口氣,急忙躬身道歉。

「主帥,華夏國有一句話,養不教,父之過。」

「蒂娜變的這麼任性,我這個做父親的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希望主帥,能給蒂娜一次機會。」

葉臨天看向瑤瑤,溫柔的問道:

「瑤瑤還生氣嗎?」

瑤瑤抽泣了一聲,剛才已經被嚇壞了,此刻緊緊摟住葉臨天的脖子,根本不敢去看旁邊的蒂娜。

「爸爸,瑤瑤不生氣了,咱們回家吧。」

「好。」

葉臨天微微點頭,凌厲的目光落在了約翰的身上。

「記住,這裏的每一片土地,都是華夏國的戰士,用白骨皚皚鋪成,容不得你們這些野蠻人玷污!」

「這裏是華夏國的土地,你們能坐在這裏辦公,是華夏國對你們的恩賜!」

「是是是。」

約翰不斷點頭。

葉臨天冷哼了一聲,抱緊瑤瑤,走出了辦公室。

直到葉臨天離開大使館,約翰才在地上站了起來,長舒了一口氣,有種死而復生的感覺。

他扶著會議桌,踉踉蹌蹌的坐在椅子上。

而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奔向了窗枱,向外望去。

廣場上,身穿墨綠色戎裝的戰士,已經井然有序的撤退了。

這可是一萬士兵!

若是西涼主帥開火,只怕這個大使館已經夷為平地了。

「約翰大使,您還好吧?」

「約翰大使,我們要如何是好,那個年輕人可是西涼主帥……」

「約翰大使,此事事關重大,處理不當,恐會引起兩國的衝突,引發邊境戰火,不如我們電報聯繫總部吧。」

「哼!西涼主帥太狂妄了,居然重兵包圍了大使館,擺明了沒有把我們米國放在眼裏,法克!」

會議室里,幾名外邦大使,吵得不可開交。

約翰一直保持着沉默,躊躇了很久,還是拿起了電話。

撥通了京都總使館,熱里大使的電話。

幾秒后在,電話被接通了,聲音極其不耐煩,音調極高,帶有幾分的囂張與不屑。

「京都總部,熱里。」

約翰十分着急,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稟報給了熱里。

電話另一端,熱里眉頭一皺,猛地在沙發上站了起來。

而後,大喝一聲:

「什麼?三江駐米國大使館!」

「西涼主帥,居然調了一萬大軍,包圍了三江大使館?」

「法克!法克!」

「大使館,乃國之國,是我們米國所有,受國際公約的保護!西涼主帥實在太放肆了!華夏國太狂了!」

「抗議!約翰,我命你立刻將掌握到的信息,發給總部情報處,我現在就去找那些蠢豬!」

熱里暴怒,快速掛斷了電話。

他猛地站了起來,脫掉了西裝,扯了扯領帶,而後,撥通了華夏國外交部的電話。

態度堅決的對此事做出了抗議。

還在政治影響,與國際法則方面對華夏國進行了施壓。

但是,華夏國外交部只給了一句回復。

「西涼主帥,代表華夏國原則,代表華夏國意願。」

「請貴部,先調查清楚事情的始末,再進行抗議,若是惡意引起衝突,製造國際輿論,華夏國將選擇關閉大使館。」

態度堅決!

外交部有史以來最堅決的一次!

以往,外交部都會選擇審理調查。

這一次,華夏國外交部,態度如此堅決,這讓熱里徹底懵了!

看來,這件事,並不是那麼簡單。

熱里,坐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支雪茄。

半小時后,葉臨天抱着瑤瑤回到了外院,剛進門,便看到,凌雪薇站在院子裏來回踱步,十分急躁。

見葉臨天出現,凌雪薇氣急敗壞的走上前來,冷冷的問道:

「你帶瑤瑤去哪裏了?」

葉臨天急忙向前,嬉皮笑臉的說道:

「我帶着瑤瑤去周圍公園玩了。」

「是嗎?」凌雪薇用審視的目光,皺着眉頭反問道。

而後看向了有些疲憊的瑤瑤,冷冷的問道:

「瑤瑤告訴媽媽,爸爸剛才帶你去哪裏了?」

瑤瑤小臉紅撲撲的,眨著大眼睛,揚起頭來看向葉臨天。

「爸爸,瑤瑤要實話實說嗎?」

葉臨天微微一愣,溫柔的說道:

「都可以,你想告訴媽媽,就說出來吧。」

瑤瑤大笑了兩聲,微微點了點頭,激動的說道:

「媽媽,爸爸今天帶我去了大使館,那裏有很多國旗,還有很多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對了,爸爸還讓昨天那個小女孩向瑤瑤道歉了。」

凌雪薇雙手一抖,驚呼道:「什麼?」

「你們去大使館了?還讓大使的女兒向你道歉了?」

「對啊,媽媽,爸爸可帥了呢,爸爸有一件金色的衣服,特別漂亮,全部是金線做成的,上面的彩雲是像是真的一樣。」

「對了,那些壞人,全部跪在了爸爸面前,說爸爸是五星主帥呢。」

瑤瑤虎頭虎腦的,說到爸爸十分驕傲。

爸爸為瑤瑤打跑了很多壞人,是可可心目中的超級英雄。

「什麼?」

「五星?主帥?」凌雪薇愣愣的說道,目瞪口地看向葉臨天。

「你真的是五星主帥?」

。 要翻車!

唐宇心跳差點漏拍,可臉上卻是露出疑惑之色,「有什麼問題嗎?」

女人盯着唐宇看了好幾秒,這才皺眉道:「她為什麼見到我就叫我唐夫人?是不是她認錯人了?我不在的這兩年裏,你和別的女人結婚了?」

唐宇之前心中暗罵龍曉曉是在作死,就是因為『唐夫人』這個稱呼,當時見女人沒在意,他也暗暗的鬆口氣,可沒想到女人反射弧有點長,現在才反應過來了。

不過,他絲毫不緊張,神情輕鬆的笑道:「小白姐,不記得我昨晚說過什麼了?」

「說過什麼?」女人不解。

唐宇神秘兮兮的說道:「我元陽未破。」

女人怔了一下才明白唐宇的意思,臉上頓時浮現歉意之色。

「小宇,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

要是這個小男人和別的女人結過婚,沒道理還保持着元陽之身。

「沒關係,有懷疑就說出來,千萬別憋在心裏,不然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唐宇笑容寵溺的屈指颳了下女人的鼻尖,「小白姐,你真可愛。」

女人臉色頓時羞紅,嚶嚀一聲就靠在唐宇肩頭上。

唐宇心中長長的吐出口氣。

又驚險的過了一關。

龍曉曉,今天這事老子給你記着,日後必定和你清算。

youmurensheng

男人膝下有黃金!

Previous article

家宴這種東西,吃的就是一個氛圍,而很顯然,白家的家宴完全沒有氛圍這種說法,有的只是冰冷,冰冷,還是冰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