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咔咔~

0

嘩啦~

安東面前的冰牆碎了成一地的冰塊。

安東的面色微微錯愣,看向了門口位置。

轟轟轟!!

就在這時,三四團能量團繼續轟了過來。

而安東看著眼前的三四個能量團,完全沒有動彈,似乎有种放棄治療的樣子。

只是,那三四個能量團並沒有炸開,而是全部懸停在了安東身前半米的位置。

安東看著面前三四團懸停的能量球,目光微微泛起冷光。

「你這是在幹嘛?」沐辰星側頭,看著安東,身上源能升騰。

毫無疑問,三四團能量球懸停,是因為沐辰星的念力出手了。

其實,沐辰星雖然一副跳脫的樣子,但是整個中控室,都在他的念力覆蓋之中。

「沒事。」安東搖了搖頭。

伸手一捏。

一團冰晶,猛地包裹住了三四團能量球。

轟轟!!!

然後,三四團能量球在冰晶之中猛然炸開。

咔咔~

然而,包裹著能量團的冰晶,只是出現了些許裂紋。

安東抬手。

密密麻麻的冰針,在他身邊浮現。

隨後,安東隨意的揮了揮手。

咻咻咻~

一道道冰針,帶著破空之聲,轟向了門外。

「啊啊啊啊!!」

門外響起了一陣密集的慘叫聲。

王遠見狀,咂了咂嘴,這一招帥啊。

安東的一陣冰針轟出去之後,中控室門外安靜了好一會,沒有聲音。

死光了?

王遠納悶?這些星際海盜,那麼渣?

而安東的眼裡,也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不過,眾人的疑惑沒有維持多久。

噹噹當。。。

一陣鐵器碰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轟!

中控室的門口,猛地被破壞了一大塊。

強行把門口拓開了一大圈。

一個高達三四米的影子,從門外走了進來。

也慶幸,這中控室的高度夠高,不然這個東西想進來,又要破壞一翻頭上了。

「陸行單兵戰甲,好傢夥,你們到底是誰?」莫大樹看著進來的身影。

「星際海盜,應該沒幾個家有實力拿出這玩意。」莫大樹聲音低沉的說道。

陸行單兵機甲,這絕對是聯邦軍方高科技的產品。

在莫大樹這艘運輸飛船的物資里,也只有十架,陸行單兵機甲而已。

還是恆興星際集團,從軍方花大價收購的換代產品。

這還是因為恆興星際集團,和軍方合作密切的關係,一般的民間勢力,基本別想接觸這玩意。

這是一架鋼鐵機器人,三四米高,類人形機器人。

不過,聽莫大樹的話語,這是一種單兵戰甲。

所以裡面應該有個操作員。

而沐辰星,看著這一架機甲面色微微難看。

這玩意,可不好對付。

「星辰不墜,光芒永耀。」

一陣低沉的電子音,從機甲裡面傳出來。

聽到這句口號,安東的目光閃了閃。

而沐辰星也是一愣。

莫大樹面色微微難看:「曙光?!」

聽到莫大樹的話,王遠忽然愣了。

曙光?

不由得,王遠想起了拾荒星球認識的施南平。

貌似,當初施南平就說過,他自己是曙光的人。

「曙光?」沐辰星也愣了,看著門口的那一架陸行機甲。

「原來是你們?我倒是忘了,我們這一批物資,除了星際海盜以外,你們肯定也會感興趣。」莫大樹面色陰沉的看著那個陸行戰甲。

現在,真相大白了,那八艘整齊劃一的星際戰艦,是曙光的。

這一批運送去拓荒的物資裡面,可是有不少屬於軍事物資武器。

而身為星際聯邦,最大的反叛組織,曙光,又怎麼會不對這一批物資心動。

「歐啦!!」

已經被擴大的中控室大門外面,一陣凌亂的聲音響起。

很快,手持鐳射槍,穿著各異的星際海盜,也從門外涌了進來。

足足上百號星際海盜。

原本挺寬敞的中控室,一下子顯得有些擁擠。

而恆興星際集團這邊,除了沐辰星和王遠四個超能者以外。

就是三四十個手持鐳射收槍的操作員。

而且那三四十個操作員,還有不少害怕的雙腿在打擺子。

畢竟,他們並不是作戰人員。

面對完全懸殊的戰力,害怕也是正常的。 跟着戎狄他們跑了一圈,覺得身體發冷,便下了馬。

顧七仰著頭沖戎狄道:「你們繼續吧,我有點冷,先去休息了。」

晏楚榮跟着下了馬,牽着兩匹馬向涼亭邊走去。

顧七緊了緊衣領,剛要離開,便聽到身後一聲。

「裴啟桓。」

顧七轉身,見元哲下馬解下身上的披風。

「殿下,這是?」

「這披風礙事,幫本王保管好。」

元哲將披風系在顧七身上,又翻身上了馬,疾馳而去。

「這小王爺,對你似乎格外關注了些。」

晏楚榮的話,讓顧七回過神來。

她抬手撫了撫披風,掛起一絲笑意。

二人行至涼亭,見幾個姑娘正圍着石桌吃果子點心,說說笑笑,好不熱鬧。

李穆禾見來人額上還冒着細汗,忙端上兩盞熱茶過來:「日頭雖足,奈何已入深秋,小心風寒入了體。」

「多謝。」顧七雙手接過熱茶,坐在廊下喝起茶來。

「離晚宴還有些時間,先吃點東西墊補一下。」柳湘凝端來一盤糕點,放在顧七和晏楚榮的中間。隨後拿起一塊遞給晏楚榮道:「這栗子糕是時下最好吃的糕點,鮮栗子軟糯香甜,再加上一點蜂蜜,配上釅茶,再合適不過了。」

晏楚榮受寵若驚,起身接過糕點忙忙道謝。

宋清瑤年紀尚小,卻也看出了柳湘凝的小情緒。

她眼珠一轉,直接指著顧七問道:「湘凝姐姐,為何你只給晏大夫,卻不給裴公子呢?」

李穆禾掩面偷笑,揚起手在宋清瑤的額頭上輕輕一敲。

柳湘凝卻因宋清瑤的玩笑話,「唰」地臉紅了。

「他自己會吃,我又不是丫鬟,還平白的伺候人不成?」

眼見柳湘凝要惱怒,顧七忙抄起碟中的栗子糕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何須如此客氣。」

柳湘凝面頰通紅,眼睛似蒙上水霧,咬了咬唇,快步坐到了遠處的石凳上。

「清瑤,上次我與湘凝邀你一起去泛舟,賞晚秋之景,怎麼推拒了?」李穆禾見氣氛有些微妙,忙找了個話題聊了起來。

柳湘凝順着說道:「是啊,難得那日還遇見了哲王殿下跟戎將軍。」

哲王殿下?

youmurensheng

葉少皇的目光盯着楚塵。

Previous article

但是若是強行破陣形同和玉女派開戰,這是李道子不願意見到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