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倒像是真的一樣。

0

有了機會喘口氣,奚淺不做聲的看着他們演戲。

容流臉色狠狠一沉:「魏王殿下,請您讓開,我們還得把人帶回去。」

「要是……我不讓呢?」魏星出說道。

反正這麼多年了,他也習慣了沒有魔尊的日子,和魔尊站在對立面,沒有什麼不好的。

「你果然和她是一夥兒的。」容流氣得直打哆嗦。

「呵呵,我可不是和他一夥兒的。」奚淺眼神一動,說道。

她嘴角的笑意放大。

魏星楚和容流一僵,面色各異的看向奚淺。

「魏王殿下……呵呵!」容流臉上浮現劈嘲諷。

魏星楚面色一變:「月兒……」

「別用那種噁心的稱呼叫我徒弟!」奚淺沒說話,回答的是天邊傳來的一道返璞歸真的聲音。

。 不只是夏老爺小人之心了,就連面前的百姓看官,在不了解事實的情況下,也都暫時的用小人之心去度量言清喬。

言清喬倒是一點也沒有在意,看着面前這些給自己撐場面的人,無奈的捂了捂額頭。

「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見不得言大人被人欺負!」二棉義憤填詞,畢竟剛剛在夏小公子手裏吃了虧,夏家在通州盤桓了這麼多年,不管是人脈財力還是蠻橫,都要比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言大人強上不知道多少,言大人肯定會吃虧!

一群人一路被二棉解釋的跳跳順順,此刻俱是兇狠的看着夏家一家三口。

夏家三口:「…」瑟瑟發抖。

錢也給了,名聲也沒了,他們怎麼都像受害者,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他們?

就連一貫霸道了的夏小公子,此刻被那麼多漢子用這種眼神看着,都不自覺的緊張咽口水。

「好了好了,都回去幹活吧,手裏的事情比較重要。」

言清喬對着一行人揮了揮手。

二棉還要說話,結果一下子就看見了躺在言清喬腳邊的四個壯漢,還在捂著身體蠕動,跟一條條蛆般,掙扎又害怕。

二棉看向一旁在給言清喬打傘的白水,又看向了後面人老個頭小的師爺…都不像能放倒四個壯漢的模樣。

言大人就更不像了…

但是,除了言大人,還能是誰?

「聽見沒,回去吧。」言清喬朝着他們揮手。

二棉愣了半晌,獃獃的點了點頭,對着後面的人說道:「兄弟們,回去幹活了…」

一行人氣勢洶洶的來,結果什麼忙也沒幫上,就被言清喬這麼輕描淡寫的打發了回去。

人群安靜了下來。

夏小公子今日是真正嘗到了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滋味,這會也不敢再哼唧了,特別是在打也打不過,名聲一邊倒的情況下,更是不想多留,就只能偷偷的拉了拉夏夫人的袖口。

夏夫人這會恨不得打死自己這蠢兒子,這麼一鬧,一千兩白白送人,再鬧這麼兩次,傾家蕩產也贖不回這蠢兒子了!

但是現如今人多,再加上她也捨不得,就只能順着夏小公子的意思,看向了身後的夏老爺。

夏老爺這會的想法跟夏夫人差不多,走了兩步,灰溜溜的掏出了一張銀票,把言清喬手裏的那張換了過去。

剛準備帶着媳婦孩子悄悄的走,就聽見言清喬又叫了。

「夏小公子!」

現在夏家一家三口聽見言清喬說話,都會覺得頭皮發麻。

夏老爺聲音里都帶上了哭腔:「言大人你還有什麼指教?」

「大夫都請來了,夏小公子一直說腿疼,不如給大夫看看,免得被庸醫糊弄,在家平白無故躺了三個月。」

言清喬笑眯眯的,說着的時候,還看了看夏小公子一行人帶來的搖椅上。

意味很明顯了。

三大夫終於輪到了派上用場的時候,精神一振,已經從人群里鑽了進來,對着夏小公子說道。

「夏公子,還請。」

百姓們都在圍觀,言清喬這態度,也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就是擺明了要讓他們出醜的意思了。

伸頭一刀縮頭一刀,他夏小公子在通州城內的名聲也沒有好過,早就臉皮如城牆鐵鍋,索性梗著腦袋,坐到了言清喬示意的那搖椅上。

快點被揭穿,之後回家!

三大夫好脾氣的蹲了下來,摸了摸夏小公子的腳踝。

夏小公子看着三大夫,咬牙說道:「大夫,醫者父母心,您一定要謹慎點說話,小心說錯了什麼,日後在通州內不好混下去。」

威脅的意味明顯。

可惜,三大夫絲毫不虛,左捏捏右看看。

雨聲逐漸大了,這場戲也即將落幕。

三大夫的聲音在雨水裏擲地有聲:「夏公子,您的腳,一點也沒傷。」。。 「嗯,晚安。」

沈初應付了一句,轉身就進了公寓。

今天晚上的薄暮年有些反常,沈初都有些懷疑他是不是中了邪。

嘖,那麼高傲自負的薄暮年居然還會跟她說出「你不想回應就不要回應」的話,她還以為他會直接給她下達命令「你也回應出一份聲明」。

見鬼了吧。

不過沈初沒那麼心思去想薄暮年反常的原因,比起這個,她更加好奇的是,十一年前救她的人,是不是被她認錯了。

這個可能微之甚微,她又不是蠢的,當年醒來之後就讓林羨去打聽過了那天出現過在她出事的那條巷子附近的人都有誰,確實是有薄暮年。

準確地說是,薄暮年當初每天放學都會在那附近的一個網吧上網,而那件校服、,也確確實實是薄暮年的,更別說校服的口袋裏面還有個校牌可以證明。

她打算去還校服的那天,就撞到了薄暮年沒有穿校服被他們學校值日生登記扣分。

沈初當時拿着校服,本來是想進去還給他的,但薄暮年直接就走了,她不是他們學校的學生,進不去。

後來她託人把校服還回去了,不過聽說那校服被薄暮年直接就扔了。

算了,可能是她出現了錯覺。

傅言跟她,從來就沒有過交集啊。

薄暮年剛走出公寓,就看到還每走的傅言。

剛才沈初披着的那件外套正穿在傅言的身上,薄暮年看着,只覺得刺眼無比。

他冷著臉走過去,「傅少最近很有空。」

傅言看着薄暮年輕笑了一聲:「這跟薄二少你有什麼關係嗎?」

薄暮年不想跟他廢話:「你離沈初遠一點兒,傅言,不然你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薄二少也不是第一次對我不客氣了。」

傅言譏屑地笑着,「我離沈初遠還是近,我想你還管不著吧?」

薄暮年扯了一下嘴角,看着傅言的眼眸裏面難得帶了幾分得意:「沈初要和我復婚了,我的太太,我想我還是有資格要求你離她遠點兒的!」

傅言聽到薄暮年這話,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恢復過來了:「那就等你們復婚了再說!你們只要一天沒有復婚,那我就還有追求她的權利!還是說,你也覺得你比不上我,薄暮年?」

「傅言!」

薄暮年提高了聲調,他對傅言始終扒著沈初不放的行為感到十分的惱火:「你不是十七歲了也不是十八歲了,那麼多年過去了,你為什麼到現在還是這麼幼稚?」

「幼稚?薄暮年,原來在你看來,喜歡一個人是幼稚的事情?」

「你是不是喜歡沈初,為什麼喜歡沈初,我想你自己一清二楚傅言!沈初她不是東西,不應該成為你幼稚的跟我作對的玩弄對象。」

傅言直接就笑了,他沒想到這麼久過去了,薄暮年始終認為他對沈初的喜歡是因為他才故意生出的逆反心理?

他薄暮年,未免也太過自負了!

傅言嗤了一聲:「薄暮年,你應該知道,是我比你先遇到她的!」

。 這一日,中原大地之上,有劍仙臨塵,一劍耀九州,以致天下震怖。

同樣的,也有北涼王立足於西海,大言不慚。

方外之人,氣貫長虹。

方一出現,便弄出了這樣的氣勢,蠱惑人心。

站在西海之上,望著劍氣縱橫九州,嬴季昌眸子微微凝重,隨及搖了搖頭,在他看來,這方外之人太過於招搖了。

這個天下很大,呂東源未必就是天下第一。

祁連山北麓的金光越發濃郁,彷彿是金色綢緞堆成,一股浩大的氣勢就像是一下子蘇醒了,浩然之意籠罩整個天下。

「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一道雅言響起,浩蕩之音在瞬間化作沖霄的浩然正氣,最後形成一個個的字,魯國文字出現在了半空之上。

「王上,是孔夫子!」

孟子臉色一下子變得激動,整個人彷彿是喝醉酒了一樣,這是信仰出現了,這一刻的孟子就像是後世的那些腦殘追星粉絲一樣。

在嬴季昌看來,這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區別。

看到這一幕的嬴季昌,忍不住冷喝一聲:「孟子,此刻的孔夫子可是從方外走出,是敵是友都不一定呢!」

嬴季昌的聲音就像是暮鼓晨鐘一般,讓孟子一下子醒悟了過來,孔夫子從方外走出,而方外在某一種意義上便是中原大地的敵人。

至少是北涼的敵人。

這一刻,孟子臉色蒼白,與信仰為敵,這樣的遭遇太過於難熬了,孟子朝著嬴季昌,道:「王上,若是孔夫子與我們為敵,當如何?」

「殺之,以儆效尤!」

此時的嬴高是冷漠的,孔夫子的心只怕是已經變了,要不然此刻進入中原大地,就會以如此浩蕩之勢。

聞言,眾人臉色微變,北涼王的霸道與強勢,哪怕是方外入世,依舊是不減分毫。

「凡是與本王為敵者,皆殺之,大爭之世,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除此之外,根本沒有任何的情誼可言!」

說到這裡,嬴季昌話鋒一轉,朝著衛鞅,道:「商君統計一下入世的方外勢力,今日的中原只怕是要熱鬧了!」

「諾。」

這一刻,嬴季昌神色一頓,道:「傳本王王令與天下,任何的方外之力進入中原大地之上,修士之爭,本王不管,但是不得傷及無辜,否則本王必殺之!」

「同時傳令天下,秦國本王親自坐鎮,方外修士可入訪大秦,但是方面的勢力不得坐落在大秦,違令者,殺無赦!」

「諾。」

點頭答應一聲,衛鞅轉身離開了,他需要去籌備這一切,北涼王府與這些方外勢力對上,麻煩已經是註定的。

沒有一場戰爭,雙方之間不可能和平相處。

故而,北涼需要提前做好準備。

塗山素容將消息傳來,嬴季昌臉色微變,他沒有想到事情就是這樣湊巧,不光是方外在今日入世了,連函谷關的封印也是鬆動了。

「王上,龐涓傳來消息,函谷關的封印已經鬆動,只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請王上定奪!」

心中念頭閃爍,嬴季昌突然冷笑一聲,道:「既然方外入世,那本王也就湊一下熱鬧,傳令龐涓率領大軍後撤進入函谷關內,守衛大秦,不準一個妖族以及方外的修士進入!」

「大爭之世,這一次想必是非常的熱鬧!」

「諾。」

塗山素容俏臉微變,她能夠感受到嬴季昌的性格發生了變化,而且這個變化還不小。

之前的嬴季昌性格並沒有這樣的冷漠,他對於人族極為的重視,但是這一次,嬴季昌明顯是發生了變化。

因為將妖族放出來,最遭殃的還是最底層的百姓,雖然天下現在正在布武,但是天下黎庶縱然是修鍊也實力低微。

就算是諸國的大軍都未必是要妖族的對手,更何況是天下黎庶。

望著塗山素容的身影,嬴季昌的聲音徐徐傳來:「在我軍撤離之前,以王令的形式通告諸國,函谷關封印破裂,讓諸國以及各大勢力準備殺妖!」

「正好,看一看方外進入中原的各大勢力的反應,然後甄別出需要清除的勢力!」

「嗯!」

youmurensheng

忽然間,南宮清又想起了什麼,挑起話茬道:

Previous article

畢竟這件事情太大,除了王翦之外,其他人的命格根本扛不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