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這是自己的保命手段,不到生死攸關時刻不準使出,所以,對於蘇柔凰,沐塵認為。

0

惹不起惹不起,我還是趁早……

三十六計走為上,溜之大吉,至於關於蘇妙儀的事,以後再議,最起碼等自己傷勢完全痊癒再說。

好!

心裡做出決定,沐塵抬眼望著蘇柔凰。

蘇柔凰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十分胸有成竹,對於沐塵敗於自己手上的事實,已經定局,等到對方落在自己手裡,自己有的是手段折磨他。

「最後一擊,不要試圖再做無謂的抵抗了。」

蘇柔凰手掐法印,隨著手勢不斷變換,鳳凰虛影越加凝實,猶如活了過來。

對面,沐塵淡定拿出一枚玉片,閃過肉疼之色,這個自己平時可是捨不得用的,但如今,不得不用這個東西了。

沐塵深深吸入一口氣,運氣於心:「來日方長!到時候我定會再次拜訪蘇家!吾先離開此地矣!」

「哼!狂妄!」

蘇柔凰對於沐塵的話不屑,憑他,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掌心,所以,沐塵方才的話她是充耳不聞。

等到沐塵說完,他便狠狠捏碎玉片。

轟!

驚天真氣湧現纏繞在沐塵身邊,空間,發出「咔啦咔啦」的響聲,隨後,「砰」的一聲,空間破碎,真氣夾帶著沐塵沖向虛空中。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等蘇柔凰反應過來,沐塵早已沒了蹤影。

。 「不要搶我的工作好嗎?」

北條誠看著那伸到自己面前的玉手,有些無奈的接受了涼奈的殷勤,在她多餘的攙扶下邁出了車門。

「涼奈是長輩,給身為學生的誠開門是照顧的意思,沒有問題吧?」

玉置涼奈眨巴著純澈的美眸說著,不過她除了嘴上知道自己是大人以外,舉止可一點自覺也沒有,在北條誠站定之後,又往他懷裡靠了過去。

「還敢在我面前擺架子啊?」

北條誠好笑地垂下手輕拍了她一下,低下頭貼在那瑩潤的粉耳旁,小聲說道:

「等會我就讓你哭得像個孩子~」

「拜託了。」

涼奈聽著這明顯帶有威脅意味的話,反而一臉順從的應了聲,依戀的將白皙無暇的小臉蛋壓在他胸膛上摩挲著。

「我該說請放心交給我嗎?」

北條誠翻了個白眼,抬起手將她溫軟成熟的身子抱了一下,然後又鬆開。

「不是說外面冷嗎?你想在這裡抱著我到什麼時候,等會說不定就沒有房間了哦。」

他輕哼一聲的說道。

「是哦!」

在他懷裡撒著嬌的涼奈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垂下手轉而與他十指相扣,向著停車場出口側過身。

「我們快走吧,等會要是真的沒有空房,那就只能在車裡了。」

「你是什麼品種的笨蛋啊?」

北條誠的嘴角抽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該說她什麼才好,天然呆的腦迴路還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就算這裡不行,我們再重新找過不就可以了嗎?難道今晚你還想在車上過夜。」

「可是誠指定的這種主題的酒店又不是哪裡都有,附近開了一家已經是幸運了,這裡如果不行,按照剛才導航上的路線推薦,我們還得再開半個小時左右的車到十公裡外。」

涼奈扁著小嘴的說道。

「你是真的想要被我狠狠的欺負了是嗎?」

北條誠捏了下她吹彈可破的臉蛋,沒有說普通的旅館也可以之類的話,繼續道:

「那就快點走吧,這種門店這麼稀缺的話,說不定顧客真的會特別多呢。」

「所以說快點走啦。」

涼奈迫不及待地牽著他的手向著酒店的正門走去。

「好好。」

北條誠也加快腳步的跟著她,在路人異樣的眼光下走進了酒店,他覺得之所以會吸引到那些視線純粹是因為涼奈。

這麼位有著傷風敗俗的誇張身材的大美人,帶著一名俊俏的男孩,出入這種場所。

不需要什麼豐富的想象力,光靠這時間地點人物,就能讓路遇的人們理所應當的腦補出一下糟糕的場面,尤其是涼奈還一臉的單純聖潔,這種反差感的刺激才是最強烈的。

「呼……」

在前台辦理好手續后,涼奈拿過房卡的那一瞬間就鬆了口氣,轉過頭對身旁的北條誠投去了一個已經變得柔媚潤澤的眼神。

「我們上樓吧?」

她語氣軟糯地輕聲說著。

「好的……」

北條誠倒是還保持著鎮靜,他握著涼奈那已經開始輕顫的小手,溫柔地將之拉到嘴邊吻了下。

「你是在害怕嗎?」

他溫聲詢問著。

「才沒有……姑且一點。」

涼奈先是下意識的否決,不過在他溫情的注視下,略微繃緊的嬌軀又軟了下來,乖巧的將他的手拉到自己的心口處,想要將心跳和心情一併傳達給他。

「你的心跳得有點快呢。」

北條誠抬起手輕柔地環住了她的腰,愛惜地用臉龐小心地在她溫嫩的額頭上磨蹭著,笑容溫和地說道:

「剛才不是還特別得意嗎?怎麼事到臨頭就開始怯場了,你不想的話我們現在回家也沒關係哦。」

「才不要……」

涼奈猛地搖頭,將他的腰摟得更緊了,大有一種說什麼也不放開的架勢。

「喜歡我嗎?」

北條誠動作輕柔地為她打理著剛才在外邊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的髮絲。

「愛你。」

涼奈仰著小腦袋和他對視著,迷離的美眸中滿是愛戀,似乎整個世界就只有北條誠一個人。

「那我們先回房間好嗎?」

北條誠溫聲說著,知道她只是因為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而緊張失措,並沒有打退堂鼓的意思。

「嗯。」

涼奈又把小腦袋藏在了他的懷中,語氣也已經帶上了一絲撒嬌的感覺,小聲的道:

「要抱抱。」

「這時候就允許你把自己當成小孩子哦。」

北條誠輕笑了一聲,平時他都願意寵著懷裡的女孩,更別說現在了。

「不要亂動。」

他不客氣的將涼奈攔腰抱起,身體已經軟的使不上勁的少女也很配合,一雙藕臂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水光粼粼的眸子深情的凝視著他的面龐,像是正努力的在心中臨摹刻印。

「放鬆一點啦,又不是立馬就要對你怎麼樣,還有準備的時間給你呢。」

北條誠輕笑著出聲的同時,也已經沿著燈光昏暗的走廊來到了一間房外,他試圖將氣氛緩和。

「那是要做什麼啊?」

被公主抱的涼奈這才回過神,迷惑的歪了下小腦袋,表示著自己的不解。

「我們奔波了一天,總要先休息會吧?而且還要洗澡呢。」

北條誠說著,又用眼神示意她已經到地方了,他現在可沒手開門。

「用你手上的卡開下門。」

「哦哦。」

剛要說話的涼奈又懵懂的應了一聲,笨手笨腳的將手上一隻攥著的房卡貼向了識別器,房門頓時應聲而開。

「關門吧。」

走進玄關感應燈已經亮起的房內,北條誠又讓懷裡的女孩把門合上后,就用肩膀蹭了一下牆壁上的室內燈開關,橘黃色的曖昧燈光頓時亮起,將房內的一切都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唔……」

涼奈的眼角餘光似乎是捕捉到了什麼讓她畏懼的事物,像只受驚的小兔一般將小臉蛋埋在了他的懷中,發出了無助的長音調。

「敢情你剛才在外邊都是虛張聲勢的嗎?」

北條誠哭笑不得的看著瑟瑟發抖的她,這個笨蛋剛才可是囂張的不行,一到現場就怕怕了?

他的視線也在房內掃了一圈,這裡的確不負特別之名,室內的圓床正對著的那面牆上就掛著各色各樣的「刑具」。

其中某些的確是觸目驚心,反正他是捨不得對涼奈用的,不過拿來嚇唬她倒是可以。

「涼奈沒有在怕……」

她小聲的反駁著,不過緊抓著北條誠衣角並且還在顫抖的玉手卻將她出賣,臉龐也還不敢抬起。

「不會欺負你的啦。」

北條誠看著她這可憐無助的模樣,都不忍心再戲弄她了,語氣溫柔地說道:

「我放你下來了哦,你累了的話就先坐會,我到浴室放熱水去。」

「哦……」

涼奈嘴上雖然應允,但身子卻沒有任何的表示,明顯還是不想下來。

「不用這麼不安的,你要是不想,那我們今天晚上就在這裡過一夜什麼都不做。」

「就要!」

涼奈悶聲說著,語氣倒是倔得很,屬實是人菜癮大。

「好好。」

北條誠沒有辦法,只好拿出了哄小孩的愛心,輕聲細語的道:

「那現在先下來好嗎?夜還很長哦,我們慢慢來。」

「嗯呢……」

涼奈這才同意,略微的仰起了臉蛋,用怯弱的眼神看著他。

「像平時一樣就好了嘛。」

北條誠輕吻了下她的額頭,想要讓靠在懷中的那顆心冷靜下來,努力地將自己的疼愛傳達。

「涼奈現在很淡定!」

她一臉認真地強調道,不過搖顫的眸光卻無法跟隨她的話語平靜,持續訴說著少女的緊張。

「我知道啦。」

北條誠忍著笑意沒有再揭穿她的逞強,動作輕柔地將涼奈放到地上,不過她穿著小皮靴的玉足才觸地,他還沒來得及站直腰身,一雙白皙的藕臂就纏了上來。

「你這樣多少粘人誒。」

北條誠無可奈何,又只好將她摟住,安撫地拍著她的美背。

「不可以鬆開涼奈。」

她用輕微的音量說著惹人憐愛的話。

「那我們就先說會話,等會再洗澡,這樣好嗎?」

北條誠溫聲說著。

「誠是好人。」

涼奈頓時像是只小奶貓一般用臉頰在他身上磨蹭著,語氣都變得軟膩,滿溢著依賴。

youmurensheng

從這件事後,繆父就將浮廣真人當做知己好友,更當做救命恩人,時常都會來看他。

Previous article

忽然間,南宮清又想起了什麼,挑起話茬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