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若是強行破陣形同和玉女派開戰,這是李道子不願意見到的。

0

他在山崖處站定身形,看到周圍那熟悉無比的景象,滿山青翠,層層疊疊,山風過處,林海起伏。

想當年,這是他瞞著自己師傅和梵清音偷偷幽會之地。

他想起過往之事,胸口一股暖流湧起,心中感慨無限。

隨手從腰間抽出一支長笛,緩緩吹起。

悠揚的琴聲柔瀉而出,抑揚頓挫。

美妙的笛聲如同流水般緩緩流淌著。時而高亢激昂,像漲潮時的海水拍打著海岸;時而清脆薄亮,像徐徐的清風拂過翠綠的竹林。

一開始的時候,玉女派的女弟子還沒太注意。

但幾秒鐘后,好些個懂音律的女弟子卻像是著迷了似的,一臉迷惘得傾聽這美妙的笛聲。

不一會,玉女派內竟也響起了一陣悠揚的古琴聲,與笛聲合奏。

琴聲與笛聲雖然一開始合奏默契。

幽幽的琴聲逐漸向山崖這邊靠近,琴聲漸漸開始變得凄涼,似是嘆息,又似哭泣,琴聲顫抖。

緊接著著,琴聲又變得殺氣騰騰,如同刀鋒一般。

可怕的琴聲從四面八方每一處傳來,如同十面埋伏將李道子包圍,幾隻鳥雀飛過附近,瞬間被音波炸成了碎末。

「好一曲《問天罪》,清音,你的修為已遠超於我了呢。」

被這殺人琴音包圍,李道子仍然神色淡定,暗中運起靈力與這殺伐之音相抗,已然不禁微微氣喘。

「你來做什麼?」只見一個頭髮半白的道姑手持古琴,腳踏飛劍,懸浮在空中,緩緩飄來。

這道姑雖然容貌依然甚美,但臉上已有了皺紋,加上半白的頭髮,看上去有些蒼老。

正是玉女派掌教——梵清音,雲霄仙子的師傅。

她看著李道子,眼神中滿是複雜的神情。

細長的手指中撥弄著琴弦。

那琴聲像是飄在細風裡殺人的刀片,隨時準備將李道子碎剮。

話是如此,但她卻遲遲沒有下手。

梵清音冷冷道:「我說過,你若再敢上玉女峰,我便殺了你。」

說罷,梵清音撥弄琴弦的手指一用力,周圍靈氣波動,瞬時爆炸開來。

炸裂聲『轟隆』作響,雖然沒有傷及李道子的性命,卻炸得他灰頭土臉,非常狼狽。

李道子無奈得用衣袖,抹了抹臉上的灰:「清音,你別鬧了。」

「我沒鬧!!」梵清音美麗面容變得無比扭曲,那尖銳聲音瞬間提高八度,瘋了似的叫道:「逍遙派和玉女派從古至今便是死敵,不死不休。更何況,你。。。。你殺了我師傅。我和你勢不兩立」

說罷,梵清音眼眶中豆大的淚珠滾落了下來。

李道子也是長嘆一聲。

「哎,這都是命數!」

想當年,他和梵清音之間,也像是現在羽塵和雲霄一樣情竇初開,兩情相悅。

而且還更進一步,偷食禁果,成了道侶。

他們年輕時也和羽塵、雲霄一樣,打算等自己掌教之後,致力於化解兩派的矛盾。

奈何造化弄人,突如其來一次大難降臨,讓兩人反目成仇。

那一日,梵清音的師傅被一隻從魔界來的地魔強行奪舍,大肆屠殺吞噬兩派弟子。

當時逍遙派和玉女派正值人才凋零,無人能擋住這隻地魔,一旦地魔成型,兩派立時便是滅頂之災。

能對抗地魔的只有梵清音和李道子。

梵清音被師傅從小養大,寧死也不願傷害她。

但事關兩派生死存亡,李道子迫不得已,只能親自出手。

他趁著地魔尚未成型,布下大千靈符陣將她圍困,然後一劍砍下了玉女派掌教的腦袋,殺掉了這隻地魔。

梵清音親眼目睹師傅死狀凄慘,腦子裡滿是師傅死前的呼救慘叫。

「清音,救救我!!」

一瞬間她精神崩潰,瘋了。

整個人精神出現了分裂,記憶碎片凌亂,出現了好幾種人格,從此視逍遙派為死敵。

兩人神仙道侶的關係盡碎於此。

從那時開始,心懷愧疚的李道子棄劍於萬劍山,從此不再用劍。

而梵清音也長期處於道與魔的精神分裂狀態。

魔心勸她屠戮,道心勸她向善,一來二去,長期被多重人格困擾的梵清音,變得瘋瘋癲癲,一夜白頭,駐顏之術不再,人也變得蒼老許多。

原本玉女派的心法是能長期駐顏的,直到壽命完結,仍然是非常年輕漂亮的模樣。

一代佳人卻因為瘋病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這也是羽塵總叫她瘋女人的原因。

並不是羽塵存心賭氣要污衊她,她是真的瘋了。

這些年要不是雲霄替梵清音執掌玉女派,這個門派早已不復存在。

就像此刻,突然見到李道子,梵清音心中百感交集,情緒激動,瘋病便開始發作了。

她的嘴裡竟然同時發出兩種聲音。

一個聲音說:「李道子,你殺了我師傅。我要殺了你為師傅報仇。我要屠滅了你們逍遙派。」

另一個聲音說:「他不是故意的,你不能殺他。師傅已經被地魔奪舍了,他只能行此下策。你不要傷害他。」

兩個聲音爭執不下,李道子聽得老淚縱橫。

昔日道侶變成了這幅模樣,他也是心如刀絞。

他知道不能再刺激她了,否則又會出現其他人格。

連忙從懷中取出那棵雪魄人蔘精,緩緩放在地上。

「清音,這是世間罕見的雪魄人蔘精。能幫你恢復容顏,你拿去吃了吧。」

恢復容顏倒是其次,李道子期望的是,這雪魄人蔘精能治好梵清音的瘋病。

他放下雪魄人蔘精后,便轉身離去。

梵清音獃獃望著李道子那蒼老的背影,沒有再攻擊他。

她從飛劍上飛身跳下,撿起了那棵雪魄人蔘精。

返老還童的神葯,神仙難覓。

梵清音握著雪魄人蔘精的,玉手不住得顫抖。

臉上早已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她體內的幾個聲音幾乎異口同聲發出一聲呢喃。

「清風哥。」

李道子俗名李清風。

※※※

李道子心情鬱悶得回到逍遙派。

哎。

逍遙派和玉女派之間的千年恩怨就像是一個可怕的詛咒,根深蒂固,不給他們任何化解仇怨的機會。

李道子和梵清音並不是第一對想要化解兩派仇怨的情侶。

以前還有很多這樣事例。

兩派之間,偷食禁果的男女幾乎全都以悲劇收場,無一例外。

相愛相殺,同歸於盡,共赴黃泉。

真是慘啊。

這一代,又輪到羽塵和雲霄了。

李道子雖然表面沒有反對他們在一起,心裡卻著實替他們擔心。

而梵清音那邊的行為則比較激進,為了徒弟不會重蹈覆轍,竟然以死相逼。

「希望那雪魄人蔘精能治好清音的病吧。」李道子晃了晃腦袋,準備繼續去照顧自家的大徒弟。

然而,當他走近羽塵的廂房時,卻發覺,羽塵廂房附近雲霧繚繞,天地靈氣極為濃郁,隱隱還有一層霞光。

李道子愣了一下。

咦?又出什麼事了?

別又是天降異象,把那些不嫌事多的掌門給引來拜見。

※※※

廂房內,藍鳳凰絲毫不顧忌得身體挨著羽塵,悉心給羽塵喂葯。

羽塵時不時能感受到對面雪白玉腿透來的熱度。

雖然羽塵早已習慣了藍鳳凰的玄媚之體。

但真正近距離地觀看這位美麗的少女的絕世容貌時,心中總是會不由自主得湧上一抹異樣的感覺。

眉目如畫,冰肌玉骨。

羽塵的目光不經意得在那本不該看的那片雪白處掃過,藍鳳凰察覺到羽塵在看自己,竟然主動抬起頭與他對望。

羽塵老臉一紅,立刻轉過臉去。

她咯咯笑道

「羽塵哥,你又不老實了。來,乖乖喝葯。」

youmurensheng

黛西緊咬牙關。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