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閃身撲向離他最近的秦然,面對秦然玄妙的劍術,袁樊的刀更顯力量,每一招一式都蘊含着他所感悟到的刀法意境,並非技巧上的提升,而是本質力量上的威力。

0

「落雪!」秦然臉色煞白喊道,現在的他只能勉強做到防守。

金芒雪猊身上的白色毛髮炸開,微微低頭,金角凝聚著強大的內力從身側刺向袁樊。

「麻煩的傢伙。」袁樊微微皺眉,頗為不爽。

落雪的身形太大了!單純的力量就是他的好幾倍,就算憑藉刀法意境,也沒那麼容易抵擋。

「我去攔住洪逸天還有那個姓謝的,」佟言武和林軒背靠着背,皺着眉頭說道,「就算敵不過他,我也死不掉的。」

「敵不過?搞得我很好辦似的……」林軒也是很無奈,「無論怎麼樣,現在清寒和肖寶都沖着我來了!」

他這話倒不是在責怪佟言武,畢竟佟言武能掉過頭來幫他們就已經很不錯了,現在佟言武也是只能一對二,不比自己輕鬆多少。相比而言,清寒只是之前受黃成毅寶物才幫忙,現在黃成毅逃了,他大概發揮發揮就行,也沒有拚命,肖寶的銀線飛刃確實厲害,但攻擊手段還是單一了一些,林軒面對兩個人的圍攻也能勉強支撐。

「去死吧!」

肖寶凝神控制着銀線飛刃,遙遙殺向不遠處與清寒廝殺的林軒:「這麼長時間的廝殺,內力消耗得都差不多了吧,現在的我控制銀線飛刃都有些吃力,你那麼強大的羽翼凡寶,恐怕飛都飛不起來了吧!」

凡寶越是強大,需要催動的內力也越多!

鏘!

一道銀月光華閃過,一襲白衣手持雙劍從遠處衝出,爆發出耀眼的銀色內力,如同一輪圓月初升,將那道襲來的銀光瞬間擊飛。

「徐清姐!你怎麼又回來了?」林軒被一下子衝出的徐清狠狠地嚇了一跳,本來就快飛不起來了,差點直接摔了下去,「不是讓你和雲妙妙他們離開嗎?」

「還好,再一次進來的山門竟然和出去時的又不一樣……」徐清姐也是一副受驚的模樣,只不過她是被差點殺掉的林軒而嚇到的,「肖寶讓我來擋住,要是我再晚一步,肖寶這一招你可吃不住。」

「相信我徐清姐,我的實力比你想的要強!」林軒有點焦急地說道。

「行了,別逞強了,」徐清則是微微皺了皺眉,「你們之間廝殺的消耗到底有多大?相比之下我還有很大的餘力,肖寶除了手上的飛刃,幾乎不敢靠近,我身上又有泯龍甲鎧,就算失誤被擊中也能撐得住。」

「可是——」

「別廢話!」徐清說道,「我有自知之明,我肯定是打不過他的,就算只是幫你當盾牌,我也很吃力!但以你現在的狀態,有一點差池那就是致命傷!難道你覺得你身上的內甲能擋得住?」

林軒瞬間啞口無言。

銀線飛刃是二品凡寶,對上自己的流原甲,流原甲沒幾下就得報廢。雖然經歷了這麼多次生死廝殺,流原甲其實已經快報廢了。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看見林軒很沒辦法地悻悻離去,專心對付清寒,徐清也是鬆了一口氣,笑着想道,「我的實力終究還是太弱了,想要做些什麼都沒辦法,一旦時間拉長,我想擋也根本擋不住肖寶!」

如果自己陷入險情,她還得依靠着林軒回來救她?那自己豈不是在作死?

「沒辦法,必須得拖住他!」即使感到了自身的孱弱,徐清也只能撐下去,看着肖寶慢慢落在地面,「林軒都把凡寶收了起來,那這個全身依靠都是凡寶的肖寶肯定也有不少消耗,就算他身上也有些丹藥恢復,實力肯定也沒之前的強!現在都不再使用飛劍了,估計是寧願保持着銀線飛刃的攻擊,以及自身的防禦而捨棄了飛劍吧……」

這算是肖寶的巨大短板!

無論是攻擊、速度或是防禦,肖寶都能依靠自己的寶物遠超他人,但這也意味着他自身的內力消耗將會非常大。以源氣催動凡寶才最合適,以內力催動會更消耗力氣,肖寶在準備好恢復的丹藥也不可能恢復到圓滿狀態。

「真要來拼實力是不可能的了,只要他來一次爆發我就根本擋不住,」徐清搖了搖頭,心中已經有了決意,「我唯一的優勢就只有肖寶的自傲,過於傲慢,只有依賴於這一點,我才有可能反敗為勝。」 有灰鴉在,他們想收迴風暴鴉巢的圖紙,輕而易舉。

不過到了翡翠湖之後,艾嵐還是遇到了一點意外。

「翡翠湖附近,竟然有玩家。」

千葉森林裡的玩家,好像越來越多了。

以這個遊戲地廣人稀的特性,想在野外遇到玩家還是挺不容易的。

艾嵐站在森林裡,看著這對陌生的小情侶在湖邊嘻嘻哈哈,忍不住搖了搖頭。

「到戰爭遊戲里來談戀愛,真夠無聊的。」

「去吧灰鴉,動作快一點。」

兩個連兵都沒有多少的玩家,艾嵐直接就將他們無視了。

灰鴉帶上魔力珍珠,一個跳躍沖入了湖中。

從入水,到拿到圖紙,到回歸隊伍,灰鴉總共花了不到三分鐘時間。

而這期間,在湖邊嬉戲的兩個玩家根本毫無所覺。

「真是一點警惕心都沒有。」

艾嵐突然意識到,這個遊戲還是有娛樂型玩家的,並不是只有他這種硬核玩家。

「說起來,新世界的風景其實也挺不錯的。」

只是自從進遊戲以來,他一直都是匆匆忙忙,從來沒有停下過自己的腳步。

風景再好,他也看不到。

「走了,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

他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剛剛才邁出了幾步,距離終點還遠著呢。

——————————

無名山谷·廢棄金礦。

這種野外資源點一周刷新一次,而且誰都可以訪問。

當艾嵐帶著部隊來到這裡時,這個金礦的名字早就已經是灰色的了。

不過他的目的,本就不是金礦本身。

艾嵐帶著所有部隊,再次進入了廢棄金礦。

「這裡一點都沒變。」

就算有其他玩家來過,但這裡依舊是他走時的那個樣子,一點變化都沒有。

輕車熟路地找到被偽裝術覆蓋的通道,艾嵐帶著所有精英,再次進入了地下空間。

「大哥,下面只有一百多個小怪物。」

血池果然吸引了許多小怪物在下面,但是沒有精英操作,它的功能被大大削減了。

相比艾嵐第一次來到這裡時的數量,區區一百多個小怪物,如何能夠滿足他的胃口。

「走吧,我們去下面看看。」

來都來了,肯定要再去血池看看。

至於這一百多個小怪物,自然是隨手殺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艾嵐帶著所有精英來到了血池附近。

「好像一點變化都沒有啊。」

他伸出手想要去觸摸這個野外建築,就在這時,一個模糊的身影突然從洞頂一躍而下,朝他飛撲了過來。

「不好,有刺客!」

雷恩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拿出骨弓對準天空就是一掃。

但是這次突襲顯然預謀已久,就在這個刺客動手之時,血池之中竟然也撲出了一道黑影,朝著艾嵐一刀捅去。

「保護軍團長!」

灰鴉大吼一聲,整個人都撲了上去,想要幫艾嵐擋住這一刀。

但是太晚了,從刺客出現到他們反應過來,不過是短短1秒鐘的時間。

等其他人跑過來救援,艾嵐的屍體都涼了。

「危!」

此時此刻,艾嵐彷彿看到了自己的頭上冒出了一個血紅的大字。

便在這危機無比的關頭,他的身影突然一陣模糊,隨後一道幻影代替他出現在了原地。

而他的身體像是被狠狠推了一把,直接彈到了身後五米開外的空地上。

下一個瞬間,刺客狠狠一刀捅在了他的幻影上。

幻影破碎,艾嵐毫髮無傷。

「給老子弄死它們!」

險死還生之後,艾嵐當即就召喚出了兵牌里的所有魚人,擺出防禦陣型,將自己團團圍住。

差一點!剛才差一點他就翻車了!

一想到剛才的那一刀,艾嵐就忍不住心有餘悸。

「太險了!」

這兩個刺客肯定在這裡等了他很久,不然時機不可能把握的這麼准。

他將手伸向血池的時候,真的一點防備都沒有。

「幸好有幻影披風。」

要不是這件寶物在身,今天他非要吃上一個大虧不可。

刺客一從隱身狀態暴露,就代表著它們威脅已經去了大半。

這裡又是地下空間,只要堵住離開的通道,它們根本逃無可逃。

大哥差點在身邊被人一刀刺死,讓雷恩感到了無比的羞惱。

他可是會鷹眼術的,敵人近在眼前,他卻什麼都沒有發現,這簡直是在狠狠打他的臉。

「給我去死!」

雷恩奮力揮動骨弓,將從天而降的刺客一把勾到了身前。

強勁無比的弓弦,將刺客勒得幾乎無法動彈。

「肌肉爆炸!」

毫不猶豫地就開啟了爆發技能,可見雷恩是真的動了真怒。

瘦弱的刺客在堪比怪物一般的巨力下,根本沒有絲毫掙扎的餘地。

只聽一聲脆響。

「嘶啦!」

這個刺客就像是破布衣服一般,被暴怒的獸精靈撕成了兩半。

眼看同伴死得如此凄慘,從血池中跳出的刺客卻沒有半點害怕。

「嘶嘶嘶。。」

youmurensheng

孟婆可不吃這一套,反而是將龍泉劍重新甩在了他們身邊。

Previous article

「糟糕!!」周雨薇大喊一聲,這張靈符有點勁兒大了,忙施展水系法術,護住下面的植被,不然所有冰靈蝶是死了,冰凌三花草,也成了灰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