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姐早。」

0

「金姐早啊。」

等金秋來了,差不多也到了上班時間。

「早。」

韓錯還不太習慣早上和人問好,但也不是難事。

和金秋打招呼,等坐下韓錯開口:「我梗概寫好一個,一會給你看看?」

「這麼快?」

金秋整理外套坐下,韓錯開口:「也不算快,都兩天了。一共才一周。」

金秋點頭:「行,你拿來我看看。」

韓錯用郵箱傳過去。

上班之後韓錯也重新看了一遍梗概,等她看完一起討論。

這一集叫《種錢》,大致故事是這樣的。

主要人物自然是甘羅還有一群小夥伴。不過韓錯取巧,這一集梗概沒寫太多人物。言多必失類似的道理。

除了主角甘羅,韓錯先寫了反派就是地主老爺馬老爺以及他的侄子馬統。

名字故意設計的,類似兒童劇你寫太成熟也是個事。韓錯也是模仿原劇本的設定風格還有主線寫的。

地點自然是ZS縣。就是投資方要開發的那個地方。

大致的情節是潁上村(那時候還是村子)的最大地主馬老爺漲了地租,把各家的錢收走了,甘羅和小夥伴的家裡都很氣憤卻沒辦法。

這時候體現小甘羅的智慧,因為之前種樹時,樹苗都被地主馬老爺的侄子馬統折斷了,所以這筆賬一定要跟馬老爺家算回來。

甘羅在祠堂里上演了一枚錢幣變成兩枚錢幣的障眼法,成功地蒙住了村裡受人尊重的顧長老,同時也驚呆了被引來的馬統。甘羅表示自己得到了神的指示,跑到村口成功種出一枚錢幣,並設計讓馬統也種出錢幣來,既驚訝又興奮的馬統跑回家,將種錢的秘密告訴了馬老爺,兩人一商量,決定晚上種一袋錢,第二天就可以收穫兩袋錢了。

馬老爺種下錢后,甘羅借著夜色和煙霧,將兩個家丁大餅和細脖耍得團團轉,最後將錢偷偷拿走,分給了村民。

氣急敗壞的馬老爺要甘羅還錢,甘羅借顧長老之口說馬統折斷樹苗,神靈要懲罰他,所以將錢都沒收了。憤怒的馬老爺讓馬統上山種一千棵樹,藉此請求神靈的原諒。

想出整個故事對於韓錯來說也挺痛苦的,看慣寫慣網文的會覺得這寫的什麼玩意,但是你要看受眾。

「看完了。」

金秋招呼一聲,韓錯挪著椅子過去。

「梗概還可以。」

金秋開口:「很貼切主線和人設,故事也挺有意思。」

只是皺眉:「但是場景有點多了,你還特地標註?」

顯然其他沒問題的,場景這裡的確有點多。不過韓錯是故意的。

「這個我是這麼想的。」

韓錯開口:「之前你也和我提過這個項目開啟的初衷。那麼在故事完整的情況下,主要目的側重多宣傳當地的一些景點。」

指著上面標註的地方:「這裡我上網查了一下,都找了照片對照。」

金秋笑:「相當於廣告植入唄?目光挺超前啊。」

韓錯也笑:「是這個意思。當然我們是編劇,先把文字寫出來。具體拍攝的時候反正場景也不出ZS縣的話,多設定一些場景進入畫面也起到宣傳當地景點的作用。這可能也更符合投資方金主的要求。」

金秋思索片刻,點頭開口:「這個你別說,投資方沒要求過,但我也的確沒想到。值得借鑒。」

「那金組長……」

韓錯詢問。

金秋想了想,看著韓錯:「挺好的。這個梗概過了。」

韓錯笑了笑,別說真有點上班之後完成業務的那種暢快感。哪怕只是小小的梗概通過而已。

金秋開口:「你著手動筆寫吧。寫齣劇本再看。但是……」

韓錯詢問:「有什麼問題嗎?」

金秋搖頭:「嫂子……對了,就是主編。我們叫嫂子,她一般不用太多場景。」

韓錯不確定:「那不是應該迎合甲方爸爸嗎?」

金秋開口:「場景多了成本也上升。」

隨即揮手:「你先寫著吧。如果主編嫌場景多了大不了再減下去,其他沒問題就不是大事。」

韓錯答應著,坐回去開始動筆。

不過他沒有急著寫,而是再次把其他定稿劇本都看了一遍。雖然沒有特別要求什麼鏡頭什麼技巧,但是至少場景,黑白,過場,對白這些還是有格式的。

大致都感受一下,韓錯也就開始寫了。寫作就是這樣,好賴你得先動筆,一筆不動然後想那麼多什麼用都沒有。

一上午的時間,突然就中午到點吃飯了。

韓錯第一次感受到廢寢忘食的感覺,一支煙都沒吸。

多工作一段時間估計煙都能戒了。

「吃飯了,下午再寫。」

金秋示意韓錯,韓錯點點頭:「好。」

又不是一起吃飯,韓錯坐在那裡沒動。金秋和其他組員去吃飯。

終於韓錯又用了點時間把初稿寫完。初稿這肯定是不能給金秋看的,要修改。但至少大體完成了。

去後門樓梯口想抽根煙,結果依然鎖著。那乾脆出去走走抽根煙,隨便吃了口什麼。等再回來的時候午飯時間結束,大家繼續上班。

韓錯也坐在那裡開始捋順一遍,又過去兩個小時,轉眼下午三點。韓錯一旦專註起來效率是不用提的。尤其寫書十年練就的手速,韓百更是跟你開玩笑的嗎?也就最近幾年年紀大了精力不足百更不起了,但手速是沒問題的。

大致都寫好,不用說非得磨個幾天。其實也就是一萬字嘛。

結果就在他聚精會神弄劇本的時候,因為編劇組就在正門門口。突然一聲推門響動,周圍都聽到了。

編劇組這邊包括製片部都下意識看過去。

「金秋!!金秋呢?!」

一個三十齣頭的男人,長得高大帥氣,一身休閑西裝看著很像樣。但是表情很是暴躁甚至有點強勢的直接走過來。

看到下意識站起的金秋,韓錯都覺得金秋明明不算嬌小的身材顯得有點無助。

「張部長……」

金秋這麼稱呼,他應該就是編劇組從屬的製片部部長,之前通話的張盛。

張盛指著她:「你過來!!」

說完回到製片部他的位置,他也沒有單獨辦公室。聽說只是公司宋經理和趙總有。宋經理他是嗨寧新銳公司的負責人,韓錯目前還沒見過他。

金秋忐忑走過去,編劇組包括韓錯都探身看著隔著過道製片部部長的位置。

金秋站在他辦公桌面前,張盛手裡的包直接丟在辦公桌上。

「你眼裡還有我?!」

張盛指著金秋:「我讓你辦點事你辦成什麼樣了?!徐導演給我打電話問我什麼意思?!你替我回他?!」

周圍編劇組的成員訥訥不出聲,都互相看著。

其他編劇組成員不知道,但韓錯隱約明白了什麼,似乎是上周六徐導演和吳製片包括楊甜的事應該出了什麼岔子。

金秋被吼得一激靈,看著張盛:「我不知道什麼……我那天就檢查劇本,他們都沒說什麼就走了。」

詢問張盛:「是簽約有問題嗎?」

張盛不耐煩:「她非要吵著看全劇本才簽,人家劇組不給看,結果女主演員和她一個公司的,都已經簽約了居然也提出要再次看劇本,這一提出看就出事了。因為沒改楊甜戲份,卻疑似增添了其他配角的戲,和原劇本不一樣。」

金秋鬆口氣:「那不就行了?我們只負責楊甜的劇本審核,而且楊甜挺滿意……」

「她滿意有什麼用?!」

張盛瞪眼:「又沒改她戲份!!結果她告訴了女一號看劇本!搞得女一現在揪著不放!!」

站起點著她肩膀:「你是不是多嘴了?!跟楊甜說了什麼?!徐導演回到橫惦打電話找我興師問罪!!你在那給我得罪人呢?!」

金秋聲音都發顫:「我什麼都沒說。就是U盤給我劇本我就幫忙檢查,檢查完他們就走了。」

韓錯眉頭皺起,似乎想到了什麼。自己都覺得自己較真想多了,不會這麼忖吧?就真的劇本有改動?!

這不叫主角光環啊,這叫奪命連環鍋!不過張部長這麼生氣幹什麼?他不是介紹楊甜過來自己公司檢查劇本的嗎?真檢查出問題也是立功了。

「什麼都沒說?!」

張盛瞪眼:「楊甜都承認了,是我們新銳編劇的提醒。她和女一是一個公司的!自然就告訴了女一……」

指著金秋:「還不說實話?!」

「我沒有啊!!」

金秋委屈:「我真的沒有,我提都沒提過。不知道楊甜怎麼會,一個小女孩亂說……」

張部長指著金秋:「不是你還是我?!你是不是不承認?!你意思我給你背鍋?!」

韓錯終於明白了,楊甜把自己胡侃的話當真了。當真了不要緊,實際上她的劇情是沒有改動的。但是也的確對她有影響,都是配角,戲份改動影響會很明顯。況且還是瞞著女主改的?那人家能幹嗎?

本來韓錯也覺得好像沒必要鬧這麼大。但不是小說是現實發生的趙霽月的事就時隔不久,那現在看來真的就是有點鬧大了。真的改了劇本不說,女主演員團隊那邊發現了還揪著不放?

關鍵是,你說是我提醒幹什麼?!誰么提醒你了?!

這不把我裝裡面了嗎?!

我特么的……

金秋都快哭了,低著頭辯解:「我真的什麼都沒說……」

而製片部的,張盛下屬估計都習慣了,同情的目光看著她。但是沒誰說什麼。

包括那邊行政後勤還有人事也都看熱鬧,被其他幾個部門主管都叫回來。

唯獨……韓錯沉默許久。

做為普通人,趨利避禍是本能。

但沒怎麼在職場和現實社會經歷過的韓錯,已經慢慢站起。其他編劇組同事也都看著那邊,沒有注意他。

「我告訴你!」

youmurensheng

「站住!把話說清楚了再走!」

Previous article

這點他也有些想不通,難道夜晚對自己的詛咒還會作用在這個方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