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糟糕!!」周雨薇大喊一聲,這張靈符有點勁兒大了,忙施展水系法術,護住下面的植被,不然所有冰靈蝶是死了,冰凌三花草,也成了灰燼。

0

奔雷小隊的幾人這個鬧心啊,紛紛使用法術護住全身,心說,周姑娘你甩出大威力靈符先知會一聲,差點敵我不分了,

再說用化神期修士製作的靈符,對付冰靈蝶也太浪費了吧,簡直是高射炮打蚊子,

那可是用來防身的至寶,把這片山頭所有的冰靈三花草都賣了也不如一張靈符值錢了,大門派出來的弟子,就是財大氣粗。

過會兒火靈符的能量耗盡,除了周雨薇護住植被還好,其他山石都被燒成灰燼,奔雷小隊的幾人傻愣愣的看著周雨薇,心裡直冒涼氣,

李安不愧是隊長,最先反應過來,

「嗯,那個雨薇,我們只是對付冰靈蝶,這種數量多戰鬥力不是特彆強大妖獸,不需要動用珍貴的靈符,得不償失,只有在危機時刻保命再使用才划算。」

周雨薇也有點后怕,她還沒用過師父給的火靈符,這也是是第一次,表情窘迫的說道:

「隊長,我沒經驗,不知道我師父的靈符威力如此強大,我也是第一次用,

以後不用這種了,我用自己畫的靈符,就沒有這麼厲害了,呵呵,讓大家受驚了,抱歉啊。」

幾人一開始沒注意,再一琢磨,嘶的一下吸口涼氣,什麼?她師父的靈符,那意思就是她師父是化神修士,天啊,原來他們真的招到個了不得的隊友。

那個化神修士弟子,會加入他們這種散修隊伍進山歷練,人家大門派都有月供,不缺靈石和資源,歷練有自己宗門所屬的秘境,就算遊歷也不跟散修組隊。

看來周雨薇是個異類,她性格隨和,沒有一點宗門弟子的驕傲,不懂的就會虛心和大家學習,讓奔雷小隊幾人特別滿意,

現在知道周雨薇可能有個化神期的師父,後台超級硬,他們才真心接受了周雨薇成為隊友,心裡不再抱著考校的目的。

冰靈蝶全部燒死了,最多留下一些蟲卵,過不多久孵化出來,還會成長起來,這片靈藥過個一年半載又可以採集了。

奔雷小隊的人,開始小心翼翼採摘靈藥,周雨薇可沒耐心一顆一顆挖,利用木系法術,一揮手就是一大片,這樣效率多高,

這又讓李安他們咋舌不已,他們以前咋沒有想到木系法術還能這樣用,沒多久這片冰靈三花草都被採摘一空,留下都是幼草,幾人才停手,

李安招呼一聲,「可以啦,這些足夠了,我們順便再去采些其他草藥,別浪費時間。」

大家跟著李安,又去其他幾個地方,都是奔雷小隊熟悉地方,採藥打妖獸,基本都是在外圍和內圍交界處,暫時他們還不想內圍,畢竟剛惹怒火焰鳥,還是消停幾天吧。

幾人在外圍幾個奔雷小隊經常採集靈藥的地方轉個轉一圈,收穫滿滿回到城裡,交了任務,拿到報酬, 「對了!老葉,你說咱們剛剛都夢見那元帝是怎麼回事?」

「這裡難道不是將軍墓而是帝陵嗎?」胡八一這時疑惑道。

「看這墓的規模應該不是一個將軍能有資格享受的,很有可能那湘西將軍墓只是帝陵的守墓陵!只是為了保護帝陵而存在的!」

「至於我們剛剛的幻覺,都是那個女鬼尸利用巫蠱之術和周邊的環境製造出來的!」葉浩初解釋道。

「原來如此啊!」

眾人感嘆道,要不是有葉浩初,恐怕他們這些人應該都死了吧?

胖子此時環顧四周,發現了一個問題,「哎!你們說,我們從宮殿里掉了下來,那些棺材和明器不也應該掉下來嗎?怎麼四周啥也沒有?」

眾人聽見胖子的話這才反應過來,是啊!他們都掉下來了,那些棺材明器沒道理不掉下來啊?!

就在眾人都是一臉的疑問的時候,葉浩初開口道:「先進宮殿看看,找一些繩索吧!」

「是!」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隨後眾人又來了主殿前!從外面看,宮門十米高,門上刻著神秘的圖案,還有兩個大金龍頭懸挂在門的中間。

「這不是我們先前來的那宮殿!」葉浩初皺著眉頭說道。

「是的!這座宮殿雖然和我們先前的去過的宮殿很像!但應該不是同一個,而且這座宮殿感覺更加奢華,這門上竟然還有鎖!」

胡八一也看出來了不同點,門是上著鎖的。

「娘的!這古人以前真不把金子當回事么?做這麼一扇門得浪費多少黃金啊。」胖子看著那黃金做的大門,眼裡都是心疼。

「讓我來吧!」齊案眉說了一句。

只見她撩起頭髮,然後用一根頭髮絲在那鎖頭上鼓弄了大概一分鐘后,咔嚓一聲鎖頭打開了。

「我去!牛掰啊!這要是當小偷!那還不得發了!」胖子眼睛都看直了。

葉浩初也是意外的看了一眼齊案眉,沒想到這女人還有這麼一手呢!

鎖打開了,只不過齊案眉一個人根本推不動這沉重的宮門。

「來來來,搭把手!」

眾人圍了過來,一起推。

咯吱咯吱的,門開了,一陣陰冷的風從門裡面吹了出來,吹得眾人直打哆嗦。

門的後面是無盡的黑暗,胡八一讓人準備火把和手電筒。

燈光照亮前進的道路,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因為他們面前,根本沒有宮殿的地板,而是一個黑暗的深淵,只有一條不足一米寬的弔橋。

「嘶~!」

這時眾人才明白,原來,這個宮殿的外表是用來迷惑人的,目的是讓人在打開宮殿大門的那一刻放鬆緊惕,一步踏空,墜入萬丈深淵中。

而且在深淵的石壁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掌控,落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葉浩初心裡嘀咕,真是好雞賊的設計啊。

想要通過宮殿到達前方的目的地,只能通過面前這座搖搖欲墜的青銅鏈橋。

青銅鏈橋上布滿了灰塵。

胡八一這時用手搖晃了一下前面的青銅鏈橋,說道:「這個青銅鏈橋不知道結不結實,為了安全起見,大家都綁上安全繩,一個一個過橋!」

陳金水此時看著這橋有些慌了,說道:「這底下可是萬丈深淵啊!要是這宮殿里啥也沒有的話,咱們就沒有前進的必要了吧?」

胡八一聞言點了點頭,並讓胖子向前面打了一個照明彈。

「次啦!」

照明彈劃過黑暗,落在了對岸。

照明彈落在對面的平台之上,因為閃爍的火光,可以看清楚對面的平台上有什麼東西了。

「是寶貝,全是寶貝!」陳金水和胖子此時極有默契的大喊道。

「你倆怎麼知道那裡有寶貝?」楊雪梨好奇說道。

陳金水摸了摸下巴笑道:「楊小姐,你有所不知啊,我陳金水其他的不敢說,就這個看寶貝的眼神,那都是杠杠滴!

葉浩初眼睛一亮,,還真如這貨所說,前方平台上堆滿了明器珠寶,全是金山銀山,各種奢華的陪葬品全部存放在平台上。

「他奶奶的,這一次咱們是真的發財了。」

「都你還別高心得太早,咱們能不能過去,都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我相信咱們能過去!那邊可都是寶貝啊!會長!咱們過去吧!」

「嗯!」

於是乎,葉浩初一聲令下,剩下的十幾名人,便開始工作起來。

對於這種鐵鏈橋,眾人拉扯著一根粗大的麻繩,用麻繩將青銅鏈橋牢牢的捆住,然後一個一個人過去。

很快,眾人都過去了。

「卧槽!這裡好多金銀珠寶啊。」

「咱們發了!發了!」

看著這些明器,眾人此時激動的渾身顫抖!這也太多了!都堆成山了!

翡翠玉鐲、玉杯、珍珠項鏈、純金的王冠、青銅器皿、墨龍玉勾什麼的都堆積如山,琳琅滿目,在眾人的燈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璀璨奪目,看得人那叫一個眼花繚亂

先前他們拿得那些明器簡直和這些沒法比!

葉浩初最後一個前往,剛踏上對面的平台時,自己便聽到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這個聲音跟之前在墓道里聽到的毒蟲爬動的聲音一模一樣。

他心裡咯噔一聲,心說難不成這個深淵底下,也有成千上萬的毒蟲不成?

葉浩初又閉著眼睛靜靜的聽深淵底下的動靜。

那咯吱咯吱的聲音突然又沒有了!

尹仙月此時看見葉浩初這個樣子,說道:「姓葉的,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么?」

葉浩初沒有回答,而是突然看向明器的方向,在金山銀山中,他突然看到了一張人臉。

一張七竅流血的人臉煞是恐怖,而且還露出了邪惡的笑容看著自己。

「閃開!」

情急之下,葉浩初快速的拔出龍鱗匕首,對著那張人臉射去。

咻!

鏗鏘!

葉浩初的匕首直接就從胖子的脖子旁邊穿過,射在了陳金水腦袋旁的石壁上。

可是,射出去的瞬間,那張詭異的人臉憑空消失,不見了蹤影。

「老葉,你怎麼了?」胖子深深的咽了咽一口吐沫。

而陳金水都快被嚇尿了,剛剛差點就掛了,吞吞吐吐的說道:「會長……我不會一個人獨吞這些珠寶明器的。」

陳金水還以為是會長誤會自己要獨吞這些明器呢!於是趕緊解釋。

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看到了一張恐怖的鬼臉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呢,難不成是我眼花了么?

不對!剛剛明明看見了那張詭異的人臉,不過這人臉怎麼有些眼熟呢! 「咔!」

葉飛雙手猛然的張開,手銬啪的一下就破碎,身上的氣勢也崩斷了腳銬,那西方人看到葉飛竟然一瞬間就崩斷了手銬腳銬,便是睜大眼睛後退著。

「你!你……」

那西方人驚呆了,他看到了什麼?葉飛竟然把鐵鏈給生生的崩斷。

葉飛手中一抹飛刀閃現而出。

「你……你這該死的奴隸。」

那西方人直接揚起便是,啪的一下就打了下來,葉飛猛然的抓住那鞭子的頂端。

「這個世界,沒有奴隸,也不需要奴隸,今天沒有,未來也不會有!」

葉飛冷冷的對著面前的男子說著,一步一步的朝著他走去,那西方男子鬆開了鞭子,不斷的向後退著,他好像看到了一頭野獸朝著他走來。

youmurensheng

一個閃身撲向離他最近的秦然,面對秦然玄妙的劍術,袁樊的刀更顯力量,每一招一式都蘊含着他所感悟到的刀法意境,並非技巧上的提升,而是本質力量上的威力。

Previous article

小藝緊緊抓着小望,拉直他,看着小望,壓抑的吼道:「小望,那不是媽媽,媽媽死了!再也不會出現了!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只有我們兩個相依為命了!媽媽!死了……嗚嗚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