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站住!把話說清楚了再走!」

0

共工的怒喝傳來,接引准提就像腳下生根了一樣,穩穩站住。

皇庭二代們暗道共工中計,接引以進為退,就在這專門等著共工呢!

果然,接引回過頭來,悲呼道:「共工道友這是何意?貧道已經把蒲團讓給了盤厲道友,為何還要苦苦相逼?」

共工聞言翻了個白眼,他被氣笑了。

「好好好!那蒲團分明就是吾等幫助十三弟得到的蒲團!怎麼到了你的口中,就成了你讓給十三弟!」

接引瞪大了雙眼,指著那六個蒲團,一臉無辜,又有些悲憤的說:

「共工道友,諸位同道,你們看看端坐在六大蒲團之上,東王公等五位道友!再看看盤厲道友!

這六大蒲團分明就是聖人為了吾等開闢世界宇宙的大能所準備的!

東王公等五位道友從開天烙印中悟出開闢世界之法,開闢世界宇宙!

盤厲道友身為盤古正宗,卻連開闢世界宇宙都做不到!有何資格坐蒲團?

貧道開闢華藏世界,小世界、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環環相扣,重重疊加,理應坐於蒲團之上!」

接引說到華藏世界時,一改之前柔弱悲憤的語氣,自信滿滿,氣度不凡。

末了,接引怒目圓睜:「貧道心善,不忍盤古正宗連一方蒲團都沒有,這才不和盤厲道友相爭!

准提道友為貧道不平,想為貧道討一方蒲團,卻被針對!

你們盤古正宗連一句好話都不給貧道說,居然屢次針對貧道!

盤古正宗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天道不公!」

接引好一番長篇大論,滿座皆驚!

逆劫與皇庭二代們再度對視,以前還真是小瞧了這默默無聞的接引!

或許諸神現在還是一知半解,但從小和權謀打交道的二代們已經明悟了接引的心機。

接引在賭!

賭諸神會不會對盤古正宗不滿!

很顯然,會!而且一定會!

從盤厲打碎金橋開始,盤古正宗就在諸神心中留下了打破規則的霸道形象。

我們都是辛辛苦苦的悟道,憑什麼你們就能那樣霸道!

就憑你是盤古正宗?

若只是單純的打破規則不算什麼,洪荒強者為尊,盤古正宗名正言順,諸神奈何不得。

可諸神也有野心!

盤古正宗太強了!強到阻礙了某些大能稱霸!

除了諸神不知底細的皇庭之外,就屬盤古正宗強!

以前還好,三清和祖巫不和,諸神還能接受,現在不知為何,三清祖巫齊心協力,好的就差穿同一條褲子了!

盤古元神加盤古精血,再加力之大道!

這組合誰人能敵?

東王公不能!

太陽三兄弟不能!

蚊道人、鯤鵬、冥河、鎮元子……都不能!

偏偏這幾人一個比一個野心勃勃,一個比一個凌雲壯志!

盤古正宗已經令諸神忌憚了,再加上他們的霸道,如今又有接引帶頭挑事!

——盤古正宗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天道不公!

這最後一句話可謂是說到諸神心坎里了!

諸神按照接引的邏輯,觀察六大蒲團,這一看不得了,可不是嘛,以前沒發現,或者發現了也沒人敢說。

東華帝君擁有盤古大世界紫府世界海!

伏羲道友擁有乾卦世界!

逍遙界主擁有二十八重北冥宇宙!

紅雲道友擁有雲之大陸!

蚊道人道友擁有蟲界!

人家五個都是開闢世界宇宙的存在,顯然這蒲團就是為開闢世界宇宙的大能而準備的。

接引的華藏世界諸神雖不願說,但也不得不承認,其世界強度,恐怕只有鯤鵬的二十八重大逍遙可比。

如此看來,接引確實有資格名正言順地坐蒲團!

雖然諸神都知道「有資格坐」和「已經坐上蒲團」的區別,也知道先來後到的規矩。

但,不可否認,也無法阻止諸神用接引的說法向盤古正宗表達不滿,向盤古正宗施壓施壓!

——反正帶頭挑事的是接引,和吾等有什麼關係呢!

至於接引說的什麼給盤厲讓蒲團、准提和紅雲之間的恩怨、接引以後會和盤古正宗發生什麼,諸神才不管呢!

乘此良機,聯合起來針對盤古正宗才是王道!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盤古正宗太強了,必須遏制他們!

諸神的氣息瞬間改變,針對準提的變成隱隱針對盤厲。

接引敏銳的發現了這一點,暗中鬆了口氣。

別看接引之前一副振振有詞,其實都是胡說八道,他就是在賭諸神不會允許盤古正宗一家獨大。

如此思考,描述起來麻煩,可宮中諸神無不是心靈通透之修,瞬息之間便明悟了其中曲折。

祝融共工當即罵道:「混賬接引!如此算計吾盤古正宗!」

盤厲冷笑:「真是不為人子,小小鼠輩都算計到吾盤古正宗頭上來了!」

「大哥?拿下此賊?」

祖巫齜牙咧嘴,目現殺機,就連通天和元始都在蓄勢待發。

諸神心頭一顫,盤古正宗敢在聖人道場殺人?諸神愈加慶幸他們的選擇,這樣的盤古正宗,太囂張了!

唯獨接引低頭不語,因為他知道,會有修士說話的,率先發聲的那個,就是野心最大的那個!

「接引道友所言有理,盤厲道友,不如你給接引道友讓出蒲團,吾等六位開闢世界宇宙的世界之主,也好交流心得。」 「陛下要對煙草專供專賣,想來是認定煙草之利頗豐,臣敢問……」

沒等楊一清問完,朱厚煒直接截斷話頭道:「前一兩年是民眾接受和認可的階段,而且煙葉產量還沒有跟上來,所以不會有太大的利潤,估計一年三四百萬兩也就差不多了,等過個五六年,朕需要煙草每年為內庫創收五千萬兩!」

五千萬兩,幾位大臣差點沒被嚇昏過去,如今大明每年的稅收已然超過兩千萬兩,那可是正德朝的三倍之多,可以說如今嘉靖朝的財政官員要多豪橫就有多豪橫,底氣要多足就有多足!

但是煙草……五千萬兩,光是一個煙草就比國庫兩年的稅收還多?

怎麼可能,眾臣幾乎是下意識的認定皇帝是在吹大氣,但是……

只要回過頭來想想看,嘉靖帝什麼時候吹過牛,似乎沒有!

但凡嘉靖帝說過的話還有吹過的牛幾乎都在一一實現,除了鋼鐵能在天上飛……

這也就是說皇帝要煙草為內庫每年創收五千萬兩,絕對不是隨口說說,而是會有很大的可能實現!

細思極恐!

楊一清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瞄了瞄御案上的香煙盒,他想不通皇帝的自信到底是什麼。

「陛下……」

話頭再一次被朱厚煒無情的打斷。

「楊愛卿是內閣首輔,也是朕的財政部長,你想要打什麼算盤朕心知肚明,不過別說現在煙草的錢朕還沒賺到手,就算賺到了……朕也窮啊。」

有些話聽的多,眾臣已經不想吐了……

「好了,朕也知道你們不信,但是你們很快就會信的,戰王即將出征的事諸位愛卿知道吧。」

「陛下在天策軍大營的事臣等已有耳聞。」

「嗯,周寧已經給朕回報,天策軍十三萬將士人人願意追隨戰王遠征海外,為大明開疆拓土!」

眾臣聞言很是淡定,似乎這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畢竟武人想要出頭,最快捷的途徑就是戰場!

而且現如今大臣們對武人的偏見也小了很多,其原因就在於這此大災新軍戰士的無畏表現!

大臣也都是有自己家鄉的,而這次大臣中不少自己的家鄉也都遭受了水災,幸虧有新軍將士捨生忘死,拚命賑災,這才將大災造成的災難損失減少到最小。

投桃報李,這個時候如果朝臣們還敵視武夫,那還能算個人?

讀書人確實有不少迷失在權力的慾望之中,但要說他們完全喪了良心,也還不至於,總歸是讀聖賢書長大的精英階層,多少還知道什麼是禮義廉恥。

因為這次大災,英烈祠的香火比起往日興盛了不知多少倍,英烈祠前也不再是大臣們的禁地,那些受了新軍之恩的官員會特地或者讓家人去英烈祠上一炷香,捐些香火銀子,表達一下自己的哀思。

當今天子已經不能說是雄心勃勃,應該用野心勃勃來形容才對,他要為大明打下幾塊不亞於大明本土的龐大疆域,此舉之意義堪稱大到了突破天際。

這不是草原問題,草原能打下來,但是很難有效佔據,天子的草原大政能否真的實現還要靠時間去驗證,但是開闢如大明一樣的疆域意義完全不一樣。

兄弟之國,什麼是兄弟,守望相助才是兄弟,也就是說哪怕大明衰亡,只要兄弟之國強盛,那麼照樣可以提兵殺回本土,幫扶朱家恢復社稷,此舉可永保大明宗廟不失!

另外王朝衰落的根源在於土地,在於土地養不活日益龐大的人口,每次王朝末年都會因為經歷一次人口大衰減,新生的王朝在舊王朝的廢墟上建立,從而以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

可說白了,新的王朝之所以能大治,其根源在於人口少了,土地夠分配了,舊的勛貴勢力被剷除,新的勛貴才剛誕生,大量的土地等待開墾,兼并土地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也就是說,只要擁有大量的土地,那麼就能養活更多的人口,消弭掉因為土地不足而造成的巨大隱患,無需經歷王朝末年的大亂,便能徹底解決掉矛盾的根源。

內閣曾經做過統計,以大明的土地來算,把土地兼并的速度也考慮進去的話,大明能養活不超過三萬萬的人口,按照王朝更迭的宿命來看,大明的國祚應該不會超過三百五十年,也就是說離現在還有差不多兩百年。

可以說這個結論還算是比較中肯的。

只可惜這個世上長了前後眼的只有朱厚煒一人,他們看不到通古斯野豬皮的崛起,也料算不到小冰河世紀的到來會將本就衰弱不堪的大明徹底推向毀滅的深淵。

嘉靖帝欠正德一個皇位,這個滿朝的大臣都知道,他們兄弟情深,不分你我,你投之我桃,我還之以李,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聽說陛下許諾給戰王十萬兵馬去攻打大洋彼岸的英吉利和法蘭西,不知道這兩國離義大利有多遠?」

朱厚煒看著楊一清,心道你竟然知道義大利,不過隨即一想就知道了,因為歷史上也就是元朝的時候,義大利的傳教士馬可波羅曾經到了華夏,帶來了不少西方的理念。

youmurensheng

索菲婭明白,父親讓她過去詢問大都督,是表示對華夏大都督的尊重跟禮貌。 東方鈺帶着東方錦離開,留下獨孤鶩和鳳白泠夫妻倆。

Previous article

「金姐早。」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More in 未分類